人常说慈不带兵,善不经商。我偏偏是个心善之人,却误打误撞,走上经商之路。

我在商场上,摸爬滚打20年,没败在商业对手上,却败在原同门师父,警察同事手上,我的结局,惨遭同事杀熟连环套,弄得我哑口无言,无处申辩。

九十年代中期,我很荣幸在市公安局宾馆结识了罗老师。受他点拨指教后,我笔耕不辍,先后在省、市公安报刊发表了不少文章,连续六年获市局公安宣传先进个人嘉奖。在此期间,我带同所民警杜某写作,我俩合写的《一件难忘的事》小小说刊登在《四川公安报》副刊上。

我离警24年,2001年初下海经商,建筑节能产品及工程遍及川陕,却一心想做有情结的文化工程项目,而因在陕投资丝路文化信息亭失

,再次返回成都,寻找机会,准备东山再起,巧遇省警察文学师父,仍怀念那段从警的峥嵘岁月。

于是,我邀请罗老师前来酒店侧面的京港

肥牛

叙旧,倾听他教诲,为我创业导航。

当天下午,已退休两年的罗老师,准时前来赴宴,因我不胜酒力,便邀请在省政府工作的战友作陪。

从那以后,我与罗老师频繁接触,他先后给我介绍过宣传处的张某,还有做智能枪弹柜的时总,也有做智能警银亭的戴总,据说,戴总是

南部县

政法委原副书记之子。

当时,易

揽胜

科技公司已在南部县城计划选址10个亭子点位,因没走完投放流程,想将计划投放警银亭的点位,以2万元一个,卖给我公司,政府投文批文由戴总负责跑完。

经罗老师牵线,让我从戴雨池那里,把南部县警银亭投放指标买下来。

我因工程款套牢,没钱接他的盘。我原同事杜某,主动为我纾困,借给我20万,按月息2分计算。他还积极帮我,引向给

旺苍县

公安局李副局长,同意在县汽车站,搞个试样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为:旺苍县汽车站警银试样亭

旺苍,南部两地,同时投放警银亭,不仅资金缺口大,而且跑政府投放批文难度更大。

经罗老师授意,我分两次,转给易揽胜科技戴总10万元跑指标预付款,待政府投放批文下来后,再转另一半指标款。

随后,第二天,我便陪同戴总驱车去南部县公安局,把投放警银亭合同签了下来。

可县公安局迟迟未走政府投放批文流程,致使我从原同事杜某那里,借月息2分的20万跑指标的贷款被套牢。

正当我找易揽胜戴总退批文指标款时,我原警察同事杜某,以帮我公司纾困为名,其实是向我放贷。他因偷鸡不成蚀把米,他利用职务之便,挪用罚没赃款借贷遭人举报。他被县纪监委留置审查,他趁机用他人电话,向我催还借贷。

我舍弃,正在施工的广安

华蓥市

“工人新村”工程项目,以8万元承包给我员工施工,又从亲戚处借2万,凑齐10万,按他指定的帐户将款还回。

至此,我从杜某借20万已还本金10万。另外本金10万在易揽胜戴总处。我多次催退款解借贷套,戴却以各种理由,不予退款。

三年前,我向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

以合同纠纷案,起诉易揽胜科技(现中虹正德科技有限公司),但一审败诉。

据悉,杜某挪用赃款放贷,被县纪监委查处,在市纪监委备案。退还了赃款,撤销了职务,保留了公职。

五年来,我多次劝他,还本止息,可他不听,便向旺苍县法院,对我进行了起诉,便以本金192000元加月利息2分,利滚利累计达55余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旺苍县法院通过走司法程序,查封我

绵阳

二处资产,其中,法拍了我西安一处资产91万。

回想起原同门师父,师弟,为买警银亭投放批文,让往日同门战友当背锅侠。那曾经患难与共的同门师弟,他为了私利,而忘记江湖道义。

他违法放贷本与我无关,却把知法犯法过失之责强加于我。我舍利重义去捞他,他放出来就使出杀熟绝技,让我多背40万的利息。

更让我不能理解的事,人民法院非法资金放贷却支持收利息。他借钱转贷是否合法,更待争议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