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向节俭的老公竟然让女儿入学了一家高档私立幼儿园。

直到一天,我发现负责对接我们的老师是他的前女友。

她为了报复我,竟然对我女儿下手。

我怒了,直接送她蹲监狱,却不想更大的阴谋还藏在后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女儿马上就满三周岁了,老公推了一家高档私立幼儿园给我。

我惊讶于他特意为女儿做了功课,毕竟这男人家境不好,无论什么消费都精打细算,我从没想到他肯主动地在幼儿园这件事上一掷千金。

直到我发现负责对接我们的老师是老公的前女友。

在幼儿园关停大潮的情势下,她至少得让一个孩子通过她介绍入园才不会被辞退。

我是在女儿入园后才知道这件事的。

女儿第一天回家跟我说朵朵老师不喜欢她。

我开始只当小孩子没得到特殊关注而不适应。

直到她第三次同我讲的时候才引起我的注意。

于是我通过班级群加到了朵朵老师的微信。

我礼貌性地打了招呼,在等待回复的间隙,我无聊点开了她的朋友圈,赫然发现了疑似老公的身影。

一颗心悬了起来,我点开确认。

她的朋友圈全部公开,数张两人亲密的合照及视频就这样毫无遮拦地出现在我面前。

最近的一张是凌乱的洁白床单,配文只有两个字“再见”,时间显示是四年前的三月份。

而我和陆宇宏领结婚证的日子是四年前的七月十二号。

2

我选取了一张夕阳下的背影图发给陆宇宏,他表现得比我想象中的坦然。

“是我研究生时候的女朋友,后来性格合不来,我又要专心考博,就分手了。”

“没跟你说是怕你多想。”

他发来一张配文为“亲亲”的兔子表情。

兔子皱着眉头撅着嘴巴求亲吻,既讨好又不耐烦。

“为什么是这家?”

他发了一个苦恼的表情,仿佛在为我的多想感到无奈。

“就是校友会碰到的,无意间知道她现在在幼儿园工作,看着环境不错就发给你了。”

“你也知道我那帮哥们晚婚晚育,就咱女儿快要上学了,也当顺手帮她个人情,不至于让她丢了饭碗。”

“哎!说了你也不明白。”

“你是养在金屋子里的小公主,又不用找工作。”

“现在要想找一份工作可太难了。”

“不聊了哦,老婆,公司还有事忙。”

我看着和陆宇宏的聊天框,又打开朵朵老师的聊天框。

整件事情因为这几张照片变得无比荒诞。

“什么事?”

朵朵老师的聊天框冒出三个字。

我突然不知道我该怎么面对这位朵朵老师。

我猜她应该知道我看到了那些亲密合照。

我把女儿的情况简单描述了一下。

她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像一个普通老师一样,解释幼儿刚进入幼儿园可能会由于不适应学校生活而产生不适感,属于正常现象,如果家长不放心可以随时查看教室内的监控,并且保证以后一定会多加注意孩子的情绪问题。

3

朵朵老师平时话不多。

可能怕我担心女儿,她后来会定期拍一些女儿在幼儿园里的视频发给我。

除了微信朋友圈改为仅三天可见之外。

她所以的表现都像是一个普通老师对待一个普通的孩子家长。

我偷偷查过老公的手机,他们的记录仅仅停留在校友会那天介绍幼儿园的链接。

除此之外便是几句疏离而客套的问候罢了。

我和陆宇宏结婚五载,从恋爱到结婚,倒不至于为了前女友而产生隔阂。

更何况他和我有太多利益牵扯,都是成年人,会权衡利弊,有什么理由为了年轻时候的爱情,放弃大好的前途?

不过为了女儿的心理健康我还是决定尽快办理转学。

不然我真的没办法对她解释朵朵老师为什么对她态度奇怪,不是因为她不乖巧,而是因为朵朵老师是爸爸的前女友。

幼儿园为了培养孩子的能力和眼界经常组织园外活动。

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每个孩子必须有一名家长陪在身边。

陆宇宏像是刻意避嫌一样,拒绝参加幼儿园的一切活动。

于是女儿的所有的事情都落到了我身上。

我不得不为此脱离公司一段时间。

好在陆宇宏很能干,再加上有杜岚和李威帮忙应该可以应付得了。

在有女儿之前我是一个拿命工作的人,但是有了女儿以后,我把我珍贵的宝贝放在了工作前面。

就算是巴菲特要跟我做生意,我也得先陪我女儿上马术课。

陆宇宏总笑我是女儿奴,我只能耸耸肩,他说得非常对。

4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八月份。

幼儿园组织马术课。

我告别了杜岚的生日派对才急忙赶过去。

到了地点以后其他孩子都已经选完了,剩给我们的是一匹黑黑小小的马。

朵朵老师把马牵过来,低着头交给我:“这匹马很乖。”

确实很乖,小小的马儿没有几斤肉,根本折腾不起来。

我都怀疑女儿这个胖丫头上去会不会把这匹瘦小的马压扁。

到底是集体活动,不好搞特殊。

我把女儿抱到马上,慢慢安抚这两个无措的小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突然,小黑马像是受惊了一样,干枯的鬃毛倏地立起来,马头一下蹦得老高,猛地窜了出去。

女儿尖叫着,惊恐的趴在马背上。

然后我眼睁睁看着女儿掉了下来,从围栏的下方缺口处滚下去。

医院里我抱着女儿不肯撒手。

我永远不可能忘记,在马受惊的瞬间,朵朵老师在我耳边说的话。

“你抢了我的东西,我要让你一无所有。”

那样阴狠的语气,听得人骨头发凉。

是她干的!

陆宇宏进来抱住我。

“没事了,老婆,医生说女儿只是轻微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失声痛哭。

“陆宇宏,是她做的!她想杀了我女儿!是她!”

女儿从小娇养,连皮儿都没磕破过一块儿,这回被人害得从马上摔下来。

陆宇宏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听我说,老婆,听我说。”陆宇宏轻拍我的肩膀。

“李朵已经和我说了,她不是故意选这匹马给女儿的,是其他人都挑完了,她才把这匹马给你的对不对。”

“她没有时间也没有理由做手脚。”

“来把女儿给我,你状态不好,休息一会儿吧,我让李朵看一会儿孩子。”

他伸手要从我手上抱走女儿。

“不,不行,她要杀人,她要杀我们!”我死死抱住孩子。

“她为什么杀你?因为你抢了我?”

他露出厌烦的神情,仿佛想要知道如此荒谬的想法是怎么进入我脑子里去的。

“白楠,我们是夫妻,女儿也是我的孩子!”

“不……不能给……李朵……不行……”我缩在床头哀求他。

他语气软了下来:“我看着女儿,行不行,相信我。”

他把手慢慢伸过来,我也慢慢放下防备。

这个时候李朵突然进来:“对不起嫂子,是我不好,你骂我吧!”

“马我已经让马场的人烧了,不会再出事儿了。”

我突然站起来,从陆宇宏手中抢回女儿:“你听到了吗,她在湮灭证据!陆宇宏,她就是凶手!让她滚!滚!”

李朵突然眼睛发红,朝我跪下来:“对不起嫂子,下个月我就辞职回老家结婚,再也不回来了。”

然后哭着跑了出去。

“马是我让法医取证完处理掉的!”

“你还没闹够吗?白楠!”

陆宇宏厌恶地看了我一眼,追了出去。

5

晚上我没有回家,而是带着女儿回到了爸妈出国旅行后留下的房子里。

陆宇宏悔不当初,一连半个月,每天晚上下了班带着礼物守在房子门口。

陆宇宏是农村考出来的孩子,大学的时候靠助学贷款过活。

我和他刚结婚的时候每次吵架说他是农村人,他就会像个河豚似的炸开。

所以我知道陆宇宏并不是在意李朵多过在意我才追出去的,是那句“回老家”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显然李朵也知道这一点。

“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让李朵离开我女儿。”

“我想身为老师,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安全事故,难道不应该承担责任吗?”

李朵太可怕了,她是一个如此偏执的人。

李威说,李朵是汉语言专业研究生毕业,即便放到大公司里这样的学历也是很够看的。但是她却在毕业之后自降身价到幼儿园里做起了幼师助理。

即便根本不擅长跟家长和孩子打交道也坚决不换工作。

“你是有钱人,所以你根本不知道,她为了保住这份工作有多辛苦。”

“每天都要熬夜写总结,好不容易挣些钱,房租水电都要花去大半。”

“为什么你就不能发一发善心,帮她一下呢?”

我被气到浑身发抖。

“我做项目的时候难道没有熬好几个大夜?你难道就没有被甲方折磨得睡不着觉的时候?几乎要没命的是你女儿!李朵亲口说要杀死的也是你女儿!谁可怜你的孩子?”

“根本没有人要杀人!李朵说了不是故意的,难道你非要去为难一个老师?就因为她是我前女友?”

我闭上眼睛噙住泪水,心里生出一股绝望。

“陆宇宏,我只有让她离开这一个要求,如果你不做,我就打电话到教育局投诉,让头脑清醒的人来处理这件事。”

6

李朵走了。

带着她全部的行李,好像这五年根本没来过这里一样。

陆宇宏办完这件事就把我从爸妈家接了出来。

他应该想通了,由他亲自出面办这件事,能给李朵离职这件事安一个相对体面的理由,最大程度不影响李朵下一份工作。

这也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我们都很默契地没再提这件事。

月底的时候,陆宇宏的父母带着大包小包进城来看我们。

他们总是觉得自己家底薄,面对我的时候总有些局促。

我泡好茶,略坐了坐,就去厨房切水果。

把空间留给他们一家三口。

“宇宏,我听说李朵回来了。”

“妈告诉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白楠这么好的媳妇,你要是对不起她,祖宗也饶不了你!”

我听到了婆婆说的话,心中一暖,就算她平时有千般不是,总归心肠是好的。

“她家里这么有钱,现在离婚可什么都分不着。”

“妈跟你说,一定得抓住她的把柄……财产……过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