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橙旅游】步入11月,和上海迪士尼“疯狂动物城”园区官宣一起到来的,是全国城市里不期而至的“疯狂”动物们。两只猕猴在北京街头游逛,它的同类则“大闹”西安某水果摊。在郑州,鸵鸟狂奔在高架桥,不止不休。

插曲背后,城市居民正越来越对野生动物感兴趣了。许多人选择前去寻觅自然环境下的飞鸟鱼虫,以“生态旅游”的方式实现“零距离”接触。

现在,“飞去伦敦喂鸽子”也许不再只是“都市传说”,而转变为一种旅行模式。

观鸟游悄然流行

什么是生态旅游?定义一般为“以自然生灵为主要欣赏对象、以保护生态环境为重要前提、旨在实现保护与发展双赢”的一种旅游业态。

这一概念由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于1983年首次提出,区别于传统出游方式,其更关注旅游过程中的可持续性。伴随两山理念的践行和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卓有成效,为生态旅游带来发展机遇。

着眼于动物观赏的生态旅游项目包括云南腾冲“观猴”旅游、广西北海“观鲸”旅游等,而其中发展得最为普遍的,则是观鸟旅游。

顾名思义,观鸟旅游指的是在自然环境中对鸟类进行观察、拍摄的一种户外活动,还可以为科学研究提供数据记录。由于鸟类种类繁多、分布广泛、观鸟的准入门槛较低,因而有着全民、全域参与的基础。

据科普游子自然教育创始人、全国自然教育网络华北区域常务副主席马庆宇介绍,目前,社会公众对生态旅游体验的参与度越来越高。随着中小学校开展生态教育,观鸟的基础队伍也越发壮大,观鸟活动越发大众化。许多“已经拍遍中国”的专业人士甚至走出国门,前往东南亚、南美洲、非洲等国家观鸟、拍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源:科普游子自然教育

观鸟“同好”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内容创作也受到欢迎。微博观鸟话题的阅读量达到4.3亿,小红书观鸟标签的浏览量也有1.2亿。上至北长尾山雀等 “网络红鸟”,下到珠颈斑鸠等 “平民之友”,人们往往惊讶于身边原来有如此丰富的鸟的踪影,也有这么多喜爱鸟的人。

从乌鸦喝水的睡前寓言到从“四害”变“三有”的麻雀,鸟在人们生活中从来都不陌生。那么,以观鸟为主题的旅行又有什么独到的“吸睛”之处,让众多游客“趋之若鹜”?

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黄璜博士分析,观鸟旅游等依托野生动物资源的生态旅游,同时具有研学旅行和体育旅游的属性,旅游者在观赏和研究野生动物的同时,也在环境优美的生态空间中进行了户外运动。因此,与普通生态旅游相比,旅游者能够在生态空间中开展更为丰富多样的科研、康养、摄影、运动等活动,旅游者的收益更多、体验感更强、重游率更高,也更有利于旅游者养成热爱大自然的环保意识。

“扶摇直上”的市场

以观鸟旅游管中窥豹,生态旅游市场正发展得有声有色。

科普游子自然教育是一家面向城市居民提供自然科普活动的公司。据马庆宇介绍,其全年组织的主题观鸟活动有一百余场,在机构开展的各类自然教育活动中约占三分之一。如果将大型活动中会安排的半天到一天的观鸟环节也纳入统计,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提升。

观鸟活动的主要参与人群是亲子家庭,大多热衷参加主题观鸟活动;其次是学校学生,以年级或者班级为单位参加生态研学和观鸟活动;最后是企业员工,越来越多工会、妇联将订制生态体验内容作为企业团建和答谢活动。除此之外,拥有自主观鸟能力的人群也在稳步增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源:科普游子自然教育

可以说,观鸟活动的受众已经覆盖多个年龄圈层和社会群体,曾经小众的需求走入“寻常百姓家”。

游客“看见那只鸟”的渴望日益增长,各级政府也开始发力改革供给侧,自上而下将观鸟打造成为新的区域名片。

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释放旅游消费潜力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明确提出要发展生态旅游产品,为助推生态旅游的议题定调。

随着今年候鸟越冬时节临近,观鸟条件成熟,一系列观鸟活动和扶持政策也联袂而来。

10月20日,首届京津冀晋生态旅游观鸟季启动仪式在北京世园公园举行,活动现场还特别发布了《京津冀晋观鸟地图》和首张《北京市观鸟路线图》。

11月3日,第三届鄱阳湖国际观鸟季活动召开新闻发布会,将活动时间由过去的一周延长至一个季度,并邀请20个海外国家的驻华使节或代表参与。

11月12日,“沿着黄河遇见海”黄河口国际观鸟季活动在山东东营开幕。开幕式上发布了3条观鸟旅游精品路线,并启动首届黄河口国际观鸟季摄影大赛。

不止是在野外观测点,城市内的生物多样性修复也取得了可喜成果。11月是《上海市野生动物保护条例》施行后的首个“保护野生动物宣传月”,据统计,全市记录在案的鸟类达到519种,包括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天鹅等稀有种类,对野生动物的关注和保护理念深入人心。

据马庆宇介绍,近期北京市还将推出由园林绿化、文旅、教委、发改委、规自等10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观鸟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旨在将观鸟培育成为一个产业,他预测,观鸟旅游未来的市场规模将比现在大几十倍。

作为一种经济业态,观鸟游联动并影响着旅游的多个环节。

在道路交通方面,交旅融合的推进使得爱好者和观鸟目的地之间的链接更为通达,铁路、空运或自驾游等多元出行方式满足游客个性需求,使其能够便捷地在多个观鸟点间穿梭观览。

在文旅消费方面,以观鸟活动为媒介,有针对性地开辟文创、餐饮、民宿等消费点,拉升周边休闲旅游客流,提升当地居民生活收入的故事屡见报端,成为“乡村振兴”、提振区域经济活力的典型案例。

不难发现,即使仍然属于较为小众的细分领域,但观鸟旅游的发展潜力不可忽视。

商业为辅,生态为本

也正是因为观鸟旅游的小众性质,其规范化体系化程度有限,又与许多经济社会因素勾连,要解决行业发展中大大小小的问题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仅凭爱好者或专业机构的自律独木难支,除了发布鼓励性文件,在实际执行中,政府的搭桥和斡旋也尤为关键。

马庆宇就指出,观鸟地点大多位于远离喧嚣、自然生态良好的地方。其中有些地方道路和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较差;有些地方经常出现观鸟者打扰鸟类繁殖的现象;也有些地方在建的工业、农业以及传统文旅工程正在威胁当地的鸟类栖息,也影响观鸟活动。对这些问题的解决、统筹、管理或授权管理,包括对各方利益的协调,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工作。

特别是在生态旅游领域,经济效益永远不是唯一的影响因素和衡量指标。

据黄璜博士介绍,从国际发展经验来看,生态旅游的发展主要看重其社会效益。例如美国的国家公园实行年票制,购买一张80美元的年票,就可让一家四口全年无限次游览超过2000个国家公园和游憩地。他认为,生态旅游资源作为大自然留给人类的遗产,更应该从社会效益的视角来评价其发展水平,在严格保护的前提下,让广大人民群众能够以低廉的成本去亲近自然、享受自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源:科普游子自然教育

可以说,鼓励观鸟游等生态旅游,既是推行一种出行选择,同样也是建立一种邂逅自然的生活指南,培育一道保护环境的社会文化。而旅游的范围,也有机会从省外甚至国外的目的地拉近到城市近郊,甚至是家附近的公园和平野。

在这种社会氛围下,马庆宇十分看好观鸟旅游的前景。据他分析,有钱有闲的“拍鸟大爷”将是市场中一支重要力量,其规模还将继续壮大;有自主观鸟能力的年轻人和亲子家庭数量也在快速增长,通过自然机构参加观鸟活动的人群将向“高端、精品”小众人群和庞大的中小学生两个方向扩展。

而就行业整体而言,未来五年内,开发较早、影响力大的观鸟目的地还将继续火爆,新生的一批观鸟目的地和目前正在打造的观鸟基地将出现竞争抢客的局面。

而谈及更为广阔的生态旅游,黄璜博士认为,依托以国家公园为主体、自然保护区为基础、各类自然公园为补充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我国的生态旅游必将取得长足发展,但要更进一步,则首先要解决生态空间可进入性的问题。发达国家通过遍布全国的绿道(Trail)体系的解决模式,可供我国参考借鉴。同时,也要避免旅游设施的过度建设,实现保护和利用的辩证统一。大自然的生态空间就是天然的旅游项目,既要避免大量人造设施的建设,又要在生态空间里开展观鸟、观星、康养、研学、体育、露营等丰富多样的生态旅游活动,才能更好实现生态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它们早已飞过。(品橙旅游Hen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