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卡纳塔克邦,拥有着全印度最先进的信息科学技术,一度成为印度“进步”的代名词,却也拥有着印度热闹的红灯区。

在那些阳光触及不到的角落里,蹲满着年老色衰的“圣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们14岁时嫁给了印度教的神,表面上看,她们做着侍奉神明的高贵工作,与神沟通,实际上,她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被辗转于庙中各僧侣之间,满足这些人的兽性。

有些当地的望族,出点钱,也可以“享受”到和僧侣一样的待遇。

寺庙,成了印度光天化日下最大的“红灯区”。

那些圣女年华老去后,满身疾病,又没任何一技之长,只能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一些微薄的生活费,聊度余生。

即便如此,那些底层人家的女儿还是被源源不断送往寺庙,家人以此为荣,以此为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印度的某些教派,何以如此明目张胆地招徕“性奴”,又为何会有那么多家庭趋之若骛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玛拉的家庭,是印度的“达利特”。这是印度种姓制度下最底层的阶级,被认为是贱民,是污染和不净的。

玛拉13岁时,她的哥哥四处活动,替她求来一个机会,参加“圣女”选拔。最后,和玛拉一起入选的,还有另外200个姑娘,都是14岁左右。

“出嫁”那天,玛拉身着上等布料缝制的纱丽,头戴花环。这是她自出生那天开始,被打扮得最漂亮的一次,在那之前,玛拉连套干净的衣服都没有。

玛拉“出嫁”那天,全家最高兴的人要数哥哥了,他正等着用玛拉换来的一笔钱娶妻。玛拉的母亲脸上则是一副奇怪的表情,没有喜悦,有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

此时的玛拉,还以为自己即将做上一份高贵的工作,满心期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天晚上,玛拉被送入高僧房中,高僧和玛拉说了一大通“为神献身”的教义,然后扒下了玛拉的衣服。

高僧结束后,房间里又来了十几个僧侣。玛拉在寺庙的第一夜,就在这种折磨中度过了。

接下来的几天,玛拉常常处于这种让她担心恐惧的生活中,

许多僧侣边折腾她,口里还边念诵着经文,他们认为,这样也是种修行,能让自己更快得道。

玛拉不敢反抗,因为高僧说了:

反抗就是不敬神明。

几天后,玛拉回到家,爸爸和哥哥笑逐颜开,穿着上等布料裁制的衣服,家中的牛棚又多出了几头牲口。

玛拉扑进母亲怀里大哭,母亲能做的只有摸着她的头安慰:“你应该高兴才是,你看,家里生活越来越好了,你哥哥马上就要相亲啦。”

圣女有时可以回家,但只要寺庙僧侣一声召唤,她们就得马不停蹄赶回去侍奉。因为,圣女们是已嫁给神的女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寺庙里,她们没有读书,没有任何学习,一旦身体染病,就会被立即赶出寺庙。这时,僧侣会说:“别污脏了神。”

很多时候,圣女们感染的还是花柳病。不知那些僧侣,会不会想到自己。

等到圣女们年老色衰后,寺庙更容不下她们的存在。寺庙要给新选的圣女腾挪地方,那些老圣女,一无所长,只能靠到红灯区,出卖自己的身体去交换活下去的一点生存资料。

一批又一批圣女,周而复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的事情,不但在印度是公开的秘密,就连他们的世界文化遗产中,都把“性”看成是一种修行方式。

克久拉霍寺庙群,是印度最具风情的名片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38年,一个英国工程师在密林中偶然发现了这座寺庙群落。据考察,这块占地约有6平方公里的丛林区域中,曾有85座寺庙,如今保存了22座。

这些庙宇的雕塑中,大约有10%描绘了男女交合的画面,栩栩如生,充满想象力,让游客屏息惊叹。甚至有人曾考证,印度瑜伽也发端于这些性力派寺庙。

人们不禁发出疑问:

这样的东西,为何会出现在宗教之中?

回溯一下克久拉霍寺庙群的建立时间,就可知一二了。

克久拉霍寺庙群建于10—11世纪,月亮王朝时代。

在月亮王朝崛起之初,印度中部地区人口稀少,出生率极低。王朝统治者为了提高人口出生率,便借助寺庙来普及秘教。

于是,这便有了克久拉霍寺庙群的性爱雕塑,也便有了后来印度的性力教派把这些内容堂而皇之地纳入“修行”。

有了堂而皇之的旗帜,一切黑暗变得有据可依、有理可循。

于是,数以万计的圣女,一批又一批延续着悲惨的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那些圣女们的家庭为何会愿意把女儿送去呢?他们难道不明白,这样的所谓“圣女”意味着什么吗?

人心,远比一切小说更残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得不说,有一部分圣女的父母,是真心认为成为圣女,是女儿修来的福分。

这样的父母,受印度宗教头脑洗礼太深,毫无自己的判断力和分辨力,以为能与神明沾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但有一部分圣女的父母,就是借着“神”的名义,来为自己的家庭阶层跃升打基础。

因为在印度,嫁女儿,是要出一笔很大嫁妆的。如果嫁入寺庙,会省下一大笔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寺庙还会供给圣女家庭一些衣物、牲口、金钱,用以改善家人的生活。这些钱,足以用作家中男丁娶妻。

更可怕的是,那些带着大笔嫁妆嫁给普通男人的姑娘,命运也不见得会好到哪去。

她们之中,有些人刚嫁过去没多久,就不明所以地丢了性命。而她们的嫁妆,也就留在了男方家中。男方会继而续娶,面上无一点悲痛。

积累到一定的财富,整个家庭的收入进入良性循环,从而为实现阶层跃迁,打下了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说到底,在这个奇葩国度的最底层,一个女人,想要活得安全点,活得自在点,完全是一种奢望。

那些所谓的得道高僧,打着“神”的名义,做着下流的勾当,受众人景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