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大早,吴茜就被丈夫赵雷从床上摇了起来。

昨晚刚加过班的吴茜头都是晕的,好不容易等到周末,原本她是打算睡懒觉的。

结果赵雷看她不醒,还伸手拍了她两巴掌。

吴茜吃痛,这才睁开了眼睛。

赵雷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你咋这么能睡呢?赶紧起来,一会儿我妈他们要来了,你赶紧弄几个好菜去。”

吴茜无语极了,她跟赵雷都AA制生活好几年了,一直都是各吃各的。

现在他们家亲戚要来,凭什么要她伺候?

她翻了个白眼,一句话都不想理,想蒙着被子接着睡。

谁知赵雷这下急了,知道吴茜是吃软不吃硬,语气都放软了:“哎哟算我求你了,咱俩AA的事儿我妈又不知道,她还以为家里是你主事呢。这样行不行,我给你两千块,你帮忙给做顿家宴,反正他们也就吃顿中饭就走了。”

这态度还算那么回事,吴茜这才一翻身坐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看吴茜答应了,赵雷这才放下心上。

冰箱里食材不多,吴茜还得出门买,赵雷又在旁边提醒道:“你记得买点排骨,我二哥爱吃,还有鱼,三叔每回吃饭都要有的。别的蔬菜你看着弄吧,反正菜色多弄点,毕竟有那么多人呢。”

吴茜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不是只有公婆吗,怎么二哥三叔都冒出来了?

她连忙叫停:“打住,姓赵的你跟我说句实在话,到底来了多少个人。”

赵雷心虚地移开了眼睛:“没多少……也就我爸妈,加上二哥一家子,还有三叔一家。满打满算也没多少人,就十二个人。”

吴茜冷笑了一声,她就说怎么做顿饭赵雷一出手就给两千,感情是有这么多人等着她去伺候呢。

赵雷看她生气,又开始说好话了:“拜托了,这么多亲戚呢,你就当给我个面子行不行?”

吴茜没吭声,把门一甩,出去买菜去了。

虽然她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两人毕竟还是夫妻,吴茜强忍下了这份不快。

菜市场有点远,要采买的东西又多,两个小时后她才拎着大包小包回来,塑料袋都在她手上勒出了一道红痕。

还没进门,她就听见了一阵吵闹声,显然是赵雷那些亲戚都来了。

她一进门,就是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过来。

赵雷的三叔瞟了她一眼,数落道:“这不是小吴吗?知道我们要来吃饭,怎么都这个点了还没准备上?”

吴茜心里本来就不高兴,一听这话更火了,索性一言不发地直接进了厨房。

厨房门都还没合上,她就听到三叔在外面发火,声音老大,生怕她听不见似的:“这个小吴现在怎么回事啊,见到长辈也不打招呼了,不就说了她两句,摆这个脸色干什么?我跟你说啊赵雷,这种媳妇你得管管,不然迟早骑到你头上去!”

吴茜没忍住,用力地剁了一下砧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接下来的备菜过程中,时不时地就要从外面飘来一两句她的坏话。

偏偏赵雷也不反驳,就在旁边好声好气地陪着笑脸。

吴茜越听越气,这一家子什么意思,把她当免费保姆了吗?

呵,吴茜总算是明白了,就这群人,哪里配吃什么好菜。

看她一会儿怎么收拾他们!

吴茜把之前备好的菜全收进了冰箱,只掏出了一颗大白菜。

她把叶子和菜帮分开,硬是折腾出了四菜一汤,全是清汤寡水的白菜。

这时赵雷也钻进厨房开始问:“菜好了没?我叔他们想先喝酒,你先弄一两个下酒菜出来呗。”

吴茜指了指桌子上的菜:“诺,你端出去吧。”

那几盘菜都盖着盖子,赵雷也没觉得不对,直接都端出去了。

吴茜跟在后面,看那耀武扬威的三叔一揭开盖子,整张脸都绿了。

其他的亲戚凑上来,看到清汤寡水的菜,也纷纷愣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三叔刚准备张口骂,吴茜就赶在他前面开口道:“你们一群人上门打秋风的还好意思嫌弃?就这标准,爱吃不吃,不吃就给我滚蛋!”

三叔一下被气得脸色铁青,吴茜的婆婆也觉得脸上无光,开口训斥道:“你现在是怎么回事,跟长辈说话是这个态度吗?”

吴茜再也不想忍了,一把拽过赵雷:“你们有事都问他行不行,我告诉你们,我跟赵雷早就AA制生活了,我愿意招待你们那是我人好,别给脸不要脸!”

说完,她就甩下了众人,径直回了房间。

至于接下来的事儿,赵雷要怎么解释,那就不关她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