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妈偏心超雄表弟,把我送去农村历练。

我被人贩子拐卖,被老光棍残害失去双腿,她都无动于衷。

死后我才知道,原来她和姑父是初恋情人,偷情近二十年。

再睁眼,我回到六岁那年。

我冲进卧室撞破他们的奸情,化身大喇叭在小区宣传。

妈妈急疯了,我乐坏了。

这一次,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重生了,重生在六岁那年。

发现重生的第一时间我就支开了保姆,蹑手蹑脚地打开卧室门。

果然!

只见我姑父赤身压着一个女人,那手腕上的翡翠赫然昭示着她的身份——我的妈妈!

怪不得前世专门为我雇了一个保姆,24小时不间断地跟着我,照顾我的衣食住行。

后来更是把我送到乡下,美名其曰体验生活。

八年后再次见到妈妈,我穿着病号服呜咽着扑向她,却被一把挥开。

因为她脸上的嫌弃和丢脸,我甚至怀疑我不是妈妈的孩子。

直到我死后才知晓——

她是怕我撞破他们的奸情,童言无忌地到处说才想尽办法把我支开!

人言可畏的滋味,你们不尝尝怎么行?

床上是男女交叠的身影,看着脚下的橡胶袋子,我忍着恶心抓在手里,欢呼雀跃地跑到小区娱乐设施处。

“快看!我找到了一个新气球!”

一堆小孩围上了我,七嘴八舌地问:

“你骗人!这不是气球!我妈妈说这是小孩嗝屁套!快把它丢掉!”

“咦,这里面怎么还有那么多的鼻涕?”

附近的大人也凑了过来,看到我手中的东西后纷纷变了脸色:

“倩倩你这是从哪里拿的?不要在垃圾桶里乱翻!”

“倩倩快丢掉!什么缺德人啊,做完了也不知道收拾好。”

我乖乖照做,手指在衣服上蹭了好几下才懊恼地扬声:

“妈妈和姑父背着我在房间里玩这个气球,让我走开,我就偷偷捡了一个,居然还是坏的!”

2

话音落,旁边锻炼的大爷大妈立马从健身器材上下来,刚还在摇扇子唠嗑的奶奶也聚精会神地盯着我,带孩子的更是把孩子赶到一边去。

“你妈妈和你姑父?你没看错吧?”

我像是被激怒了,一跺脚,盯着说这话的人,稚气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地相信:

“我怎么会看错!她们不仅玩气球,还玩叠叠乐的游戏,背对着我赶我走,都不和我玩,真讨厌!”

人群中不知谁发出一声嗤笑,接着就是无尽的“噗嗤”“哈哈”声。

别墅区里人缘最好的沈奶奶抓住我的手,殷切地问:

“倩倩你在说的清楚一点我们才能相信你,去帮你教训教训你妈妈!”

我一听顿时乐了,教训?我都迫不及待了!

“我看到姑父趴在妈妈身上玩叠叠乐,把床都弄得乱七八糟的,不过……奶奶,叠叠乐为什么要光溜溜的?”

大家顿时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神色,对视一笑,尽是了然。

“什么?就欺负我们倩倩!我可得好好说道说道他们!”

说着,沈奶奶就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到了别墅里面。

快走到楼梯间,沈奶奶才喊出来:

“翠萍!你看看你跟孩子置什么气?孩子身上都汗湿透了!“

说着脚步就又加快,“我过来给孩子拿件衣服!”

虚掩的门被推开,只见男人正套着衣服,赤裸着的上身汗水抓痕密布,女人身着裙子,眼神湿润、面色酡红。

房间里还有一股令人难以言说的味道。

大伙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看着眼前的大戏尽是了然。

妈妈护着胸口尖叫:“谁让你们不敲门就进来的?这是私闯民宅知不知道?”

沈奶奶捂住眼,叫唤道:“哎呦,还是穿好衣服再说吧,我的老花眼可不能再长针眼了!”

有人没忍住,一时间憋笑的声音不断。

3

我妈的脸燥的通红,姑父穿上衣服后就僵硬地站在床边,头恨不得低到地下。

我嘴角勾起弧度,果然,最狠毒的狼往往披着绵羊的外衣。

姑父被姑姑招赘进的家门,平时唯唯诺诺,连自己亲儿子都能蹬到他脸上,谁能看出来是他把我们家所有人哄得团团转?

“弟弟没了,叶希还能让她老公和弟媳妇住一个房子,我就说不合适,看,搞到一起了吧?”

人群中不知道谁嘟囔了一句,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姑父无声地想溜进卫生间,然而吃瓜的人哪肯放他走?

一个劲的拉住他,哥俩好的问:“景龙哥,你说你来弟妹房间有啥事?这脖子上的红痕是蚊子咬的吗?”

姑父闭嘴一句话不吭,倒是我妈发了飙,把床上的枕头一个个地对着我们砸:

“滚出去!都给我滚出去!这里是我家!你们什么都没看见!都不准说!”

大家这才交头接耳地出去了,想必出去这事很快就会传遍整个别墅区。

门紧紧关上,两人的视线都落在我的身上,一个愤怒,一个狠毒。

“都是你!死丫头片子!把他们都招过来!小芳呢?她是怎么看你的?”

我被一巴掌扇的倒下,妈妈还卡着我的脖子,声嘶力竭地问。

喉间的窒息带给我的没有痛苦,只有熟悉——

每一次我惹她生气、每一次她哪里不顺心,都会拿我当出气筒,甚至有一次我差点就被掐死。

上一世,我也撞到过他们偷情,还在饭桌上问他们在床上干什么。

第二天我就以“体验生活”的名义被送到了农村,免得在姑姑和其它人的面前瞎说。

表弟也在饭桌上听到了,他们说干脆也让诚诚磨磨性子。

4

那是我一切噩梦的开端。

后来我被骗走,在别人家里当童养媳,睡的是草席子,干的是牛的活,还跟猪抢食吃。

被村里老痞子拖到猪圈里上下其手,精神恍惚间被卷到收割机里,双腿截肢。

上了当地的报纸后我姑姑才知道这一切,让手下的人找到我。

回家后我向妈妈哭诉这些年悲惨的遭遇,更痛恨自己缺失的双腿。

妈妈只是漫不经心地欣赏她新做的美甲,像听戏一样说:“你出去一趟还蛮精彩。”

我不可思议,情绪激动间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身下漫开的液体让她尖叫连连,直骂我恶心。

我拉着她的衣角不让她走,却一下整个摔在了地上。

手下的肮脏,身体的疼痛都比不上她头都不回的身影所带来的绝望。

“为什么?妈妈?我是你的女儿啊!”

我甚至偷偷做过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她确实是我的妈妈。

身体的残缺,不能自理的痛苦,不识字的苦闷,让我深陷情绪的泥沼。

是不是我像正常人一样,妈妈就不会这么嫌弃我了?

后来我积极复建,努力学习,成年后接管爸爸留下来的股份,和开展国外业务的姑姑强强联合。

妈妈也对我笑脸相迎,我看似已然是事业有成、家庭幸福。

只有我知道恶心的残肢上、手腕的动脉有多少我试图自杀的证据。

我始终得不到爱,甚至连一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表弟都能得到妈妈和姑父真正的爱,为什么我没有?

直到我死后化为灵魂才知道,妈妈和姑父是初恋情人,他们就盼着表弟长大、姑姑去世,他们能趁机占有公司。

他们也确实做到了,把姑姑害死,表弟只听他们的话,之后更是把两人的亲生儿子接回了家。

怪不得!怪不得!那个孩子出生的那一年就是我被拐走的那一年!

他们欣喜于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时,我在黑暗中匍匐哭泣。

“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能改变这一切吗?”我听到灵魂深处的质问。

“我要他们不得好死!”

5

“夫人,姑爷,是我没看好倩倩,你们罚我吧!”

小芳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拽了出来,我看到妈妈和姑父都收拾得和往常一样光鲜亮丽的样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和小芳,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轻蔑和厌恶。

“都滚出去!”

小芳把我从房间里抱出来,哭丧着脸给我上药:“倩倩你惹她干什么?不是告诉你了什么都不要在她面前说,哎呦,脸都肿了。”

我看着面前人年轻的脸庞,前世后来她自责于没照顾好我导致我被拐,毅然投身于寻找孩子的公益事业。

在我被找回来后也悉心照顾我,忍受我不堪的一切。

“没事的,芳芳,你别哭,”我抚去她脸上的泪水。

这一世,我不会给那两个贱人机会。

果然,八卦传播的速度是最快的。

连我上下学的路上都能感觉到别人看着我窃窃私语,一脸惊讶和幸灾乐祸。

幼儿园里我也成为了焦点——

“倩倩,你姑父是不是要当你爸爸呀?”

“那你不就多了一个弟弟吗?一点都不好,我讨厌弟弟。”

小孩子童真的话让我发笑,却也透露出大人表现出来的信息。

和姐夫偷情这个事起码是别墅区的人接受不了的,往常和妈妈打牌、约着做美容的的阿姨一个电话也不再打来。

姑父更是足不出户,不知道酝酿着什么糊弄姑姑的说辞。

更何况住在这个别墅区的人非富即贵,叶氏集团只是里面普通的存在,大家之前也只是看我姑姑叶希失去了弟弟才对我们有格外照顾。

现在只会避之不及,有的甚至不让他们的孩子跟我玩。

我有成年人的灵魂自然不觉得有什么,我的表弟可就不一样了。

他闹腾到妈妈和姑父面前,撒泼打滚让他们和他一起玩。

我姑父大手一挥:“诚诚想去看小鸭子吗?去爸爸老家看小猪小鸭子好不好啊?”

6

我和表弟被送到了村子里,和上一世不一样的是,这次没有小芳跟着我。

临走前,小芳给我缝了口袋在外套里,里面塞满了零钱。

“倩倩,你到那里要是吃不惯记得买点零食,别饿着肚子。”

刚到那里,村民们对我们都很好,即使姑父的妈妈不怎么照顾我们,也保证了一日三餐。

不过我还是会去百货店买点东西,静待那个时机的到来。

“叶诚,回家吃饭!”

旁边的小孩问我:“倩倩姐姐,为什么诚诚不姓李啊?”

“因为他爸爸才是嫁到我们家的新娘子!”

叶诚气势汹汹地把我扑倒,年仅四岁的力气已让我挣扎不开。

“你个贱人!我爸爸才不是新娘子!”

我也不甘示弱,跟他打了起来。

“快去叫奶奶!”旁边的小伙伴都跑回家叫人,只有我和表弟在林子边打架。

突然,我和表弟被人一手一个拎了起来。

是他!

我毫不犹豫地掏出口袋里的小刀,瞅准机会划了他一刀,趁着他松手的瞬间跑进了林子里。

叶诚!这辈子轮到你了!

上一世我明明有逃跑的机会,却听着他的哭喊声没忍心把他丢下,没想到他在被松开的一瞬间把我推到了人贩子身上,转身自己跑了!

那一刻的背叛我铭记于心,永不敢忘。

后来我被卖给一个山沟沟,给一个痴傻儿做媳妇。

每天的家务打骂都是常事,他们剩下的饭我吃,运气不好的时候,只能舔他们碗底的米粒,抢牲畜圈里的猪食吃。

我慢慢长大,村里年近七十的瘸子鳏夫对我欲行不轨,趁着收割机的轰鸣声遮掩把我拖去地里折磨。

我的腿也是在那时候的挣扎中没了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我看着大腿一半往下的空荡,转不过神。

“你的腿被收割机搅进去了,幸好机器运行不良报废了,要不然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

“我们做血型匹配时才发现你被录入了失踪人口,你家人已经赶过来了。”

就这样,我以残疾的代价逃离了魔窟。

7

这一世,叶诚被人贩子拐走了。

我在林子里一直躲着,直到村里人过来找我们。

“不好了!叶诚被一个叔叔抱走了!我追他没追上!”

我被带回了家中,我妈整日咒骂我,说怎么没把我抱走,说着说着就和姑父抱在一起互相安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像是完全不掩饰了,大摇大摆地结伴出去约会旅游,留我一个人和小芳在家里。

“小芳,姑姑还没说要回来吗?”

我第一时间就让小芳给国外的姑姑打了电话,告诉她出轨和叶诚丢了的事情,可惜姑姑正在跟进一个大项目,只吩咐她的助手报案并寻找叶诚。

我毫不意外她的冷漠。

上一世,哪怕叶诚赌输了几百万,天天参加派对,她也只会断了他的零用钱。

我曾经也以为她没有心,可我死后唯一为我流泪的人是她。

一周多以后,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看到姑姑就在家里二楼站着。

我好奇的走近,才听到房间里迷乱的声音。

“倩倩,回你的房间,别出来。”

我回了房间,却没有听她的话,门开了一条缝用镜子看。

只见姑姑拿出手机一直举着,推开房门像是在录像。

紧接着就是一阵慌乱,妈妈的尖叫,姑父的忏悔,穿衣服的窸窣。

“景龙,我们离婚吧。”姑姑的声音十分平静,没有一丝一毫的难过和愤怒。

我一个外人都忍不住怀疑——他们之间真的有感情吗?

“小希,我们不是你看的那样的,是……是她耐不住寂寞勾引我的,我只是意乱情迷,我一直爱你啊!”

姑父卖力的解释,语气像是天塌下来了一样。

我忍不住佩服,这演技,不愧是专业吃软饭的。

妈妈听到这话又骂姑父污蔑,又哭诉自己为我爸爸守了那么多年没再婚,给我们叶家生了长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话里话外都是要钱要股份。

情绪激动下竟是直接晕了过去。

8

“刘翠萍,你怀了两个月的身孕。”姑姑平静地对我妈说着。

我看到姑父的脸上闪过惊喜、慌张,最后定格在伪装出来的后悔和痛惜。

“小希,这都是意外,我没想到……”

“装什么装,景龙,你看她有反应吗?诚诚丢了她都不在乎,更别说你了!”刘翠萍打断姑父的话,一脸得意地看向姑姑,丝毫不顾姑父阻拦,脱口而出:

“既然你都发现了,我们也不遮掩了,你把叶安生前的股份给我,再分给景龙一半的财产,我们立马走。”

姑姑像是听到了好笑的话,露出一抹笑:“我哥走前早把所有遗产都留给倩倩了,而我和李景龙,我们签的婚前协议,他是知道的。”

姑父的脸色早已一片煞白,却还不死心的挣扎:“诚诚,诚诚不能没有爸爸。”

“没关系,我会给他找一个后爸。”

听到姑姑往门口走的声音,我悄悄回了房间。

“倩倩,以后小芳照顾你好吗?”姑姑蹲下来看着我。

我点点头,还是忍不住问出来:“弟弟呢?姑姑你不担心吗?”

姑姑脸上闪过一丝厌恶,却没有对我撒谎:“你弟弟他是超雄宝宝,科学家说得了这种病的人会变成坏蛋,我不喜欢他。”

怪不得!

上一世我被找回来接受警方笔录时,发现我弟弟从来没有把他和我一起遇到人贩子的经历说出来,也没有提供任何线索。

我质问叶诚时他还倒打一耙,说我是不是居心不良想让他也被人贩子拐走。

妈妈和姑父把他藏在后面,一脸憎恨的看着我。

像我是什么拐卖犯一样。

后来我知道他涉嫌黄赌毒还以为是姑父的溺爱,没想到竟然是基因问题!

“我也不喜欢他,他经常打我。”我笑着对姑姑说,却也忍不住试探:“那姑姑喜欢我吗?”

姑姑抱起我:“怎么会不喜欢倩倩呢?你可是我们叶家的大宝贝!”

9

妈妈和姑父,不,应该是刘翠萍和李景龙被赶出了叶家。

姑姑也没有赶尽杀绝,给了他们普通人求之不得的财富,足够他们正常生活到晚年。

我上了小学,因为还有上辈子的记忆接连跳级,十二岁就上了高中。

我展现出对市场独特的敏锐度,姑姑还同意我旁听公司事务,在几次我提出关键性意见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小小年纪就带领叶氏集团的国内事业翻了一倍。

姑姑也因此减轻了身上的担子,倒是时常回国看我。

和她的相处中我才渐渐了解了姑姑——

不仅是面冷心热,而且十分有责任感。

每年父亲忌日,她就会带着我去祭拜,怀念她和弟弟童年的点滴。

“小时候你说咱俩双剑合璧,把其他公司打得片甲不留,现在你女儿倒是做到了,可惜你看不到。”

姑姑总是会这样说,带着未尽的遗憾。

在我十五岁顺利考入全国最高学府那年,叶氏集团也已然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而我也被尊称为“小叶总”。

我的升学宴也邀请了诸多老总,个个都夸我年少有为。

“小姐,外面有一男一女求着见你,说是你妈妈和姑父。”

我一挑眉,低声交代了几句,又拿起酒杯和他们谈笑风生。

直到宴会结束,才去往杂物间。

“小姐,都在里面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