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在灯红酒绿的城市,电光和雷雨交错着起舞,金钱与欲望的味道慢慢包围这个世界。

马路上的行人纷纷朝不同的方向疾步着,脚步激起的雨水又缓缓地落下,雨水滴落的声音在这里将黑夜吞噬。

咖啡厅优雅的乐曲掩盖了外面的躁动,暖色的装饰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深棕色的圆形小桌也显得小巧可爱。

咖啡厅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位戴丝巾的女士,看起并不怎么起眼,却见周围的人都对其指指点点。

或许是周围的眼光太过灼热,她匆匆起身结账走了出去,我看向那个女士的座位,似乎感觉这人十分熟悉。

“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有,有的女孩真是不自爱,为了钱什么都不顾。”

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我转头看向那群衣着讲究的女士,她们瞥了一眼刚刚走出去的女士说道。

只见另一位女士开口应和:“有的人不就是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嘛!把自个价搞得低的呦!”

“行了行了,不说这些了,那个女孩也怪可怜的。”第三个女士在一旁叹息道。

“秦太,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善心哈,新闻都播成那样了,你还觉得她可怜。”

开头说话的那位女士讥讽着看着她。她只是讪讪地笑了笑,往自己的咖啡中加了块糖,没做应答。

暮色渐渐掀起了夜潮,看着桌上已经凉透的咖啡,我拿起包包走了出去。

回到家中,已是凌晨一点,看着漆黑的楼道,我慢慢打开手机的光,心里还不耐烦的想着都这么久了,物业还不来修。

打开房门后,我又看见了那位咖啡厅遇见的女士,不过这次她没有戴丝巾。

她的出现很奇怪,却又让我觉得合乎情理。

我突然想到,她应该是新来的合租舍友。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是新来的合租舍友吗?”

女士缓缓抬起头,勾了勾头发,反问了我一句:“我可怜吗?”

我看着她年轻的脸庞,不禁疑惑:看起来年纪和我一般,为什么穿这么老成的衣服。

夜晚的风总是清爽舒适的,可能今天下了雨,叫人升起一股寒意。

我尴尬地笑了笑,而后给她倒了杯热水,她红红的眼睛看着有些吓人,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哭久了的原因。

我又给她擦了擦脸,我很好奇自己这自然的举动,不过想想应该是出于新舍友的关系。

02

清晨的一缕阳光悄悄爬到我床头,我打开窗帘,呼吸着窗外新鲜的空气,感觉今天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我洗漱完,吃完早饭,也没见新舍友出来,寻思着她是不是上班去了,可路过她房间时却发现她并没有出门,而是坐在床上拿着手机在看什么。

我推开她房间的门,窗帘的遮掩让这里充满了黑暗,我缓缓走进去问她:“你还好吧?”

她无助地望向我,似乎在祈求着什么,又似乎想说些什么。

我走过去把窗帘拉开,她本能的遮住脸,似乎很害怕看见什么。我走过去拍着她的背,劝她出来吃点饭。

看着她腥红地双眸,我怀疑她好几天没睡过觉了,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条,眼睛却还是盯着手机,我看她好像在刷评论,她看着看着又红了眼睛。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便说:

“我下午要出去给人拍照,你要没事,我们可以一起,就当散散心。”

她听到要去摄影,眼睛像镀了金光一样,看着这样的她,我竟想到了自己第一次干这行的时候。

出门的时候,她又将自己打扮得严严实实,她似乎看懂我的目光,悄悄说着:“我怕有人认出我。”

这次的拍照景点在海边,我给人拍照,她就坐在一旁看着我拍。

我回头望了她一眼,似乎感觉距离不是很远,却又让人觉得很远。中间休息时,我跑过去问她渴不渴,却听到旁边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你看,是不是微博上那女的,抖音上好像也播了。”

男孩瞟了几眼我们,问女孩:“你说的那个?”

女孩伸手拍了男孩一下,娇嗔道:

“你说哪个,那个攀附某某集团副总裁的女的,人家资助她,她还去讹人家钱,最后还被爆了不雅照。”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却一点也没听明白,我看向她,疑惑的问:“他们在说谁呀?”

“在说我。”

出行一天,到处被人指指点点,我终于知道她为什么老捂这么严实了。

楼道的灯还是没人修,我气鼓鼓地掏出手机,正准备开门,却被闪光灯照着的东西吓了一跳。

而她却似乎习惯了般走过去将那个沾满红色颜料的布娃娃拿开,开了门进去。

我瞥了一眼那个布娃娃,发现上面还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抢人家老公。

婊子

回到家中,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走进自己的房间,直到彻底与黑暗融合,我看着她这样的背影,竟有种久违的感觉。

对于她的事,我一无所知,可是网上一查,她竟霸占了热搜第一,而且事情还在酝酿中。

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今天才看见这条热搜,好奇的欲望让我下滑着下面的评论。

热搜内容:20岁出头女大学生为钱疯狂,忘恩负义,诬陷一直资助她上学的某某集团副总裁侵犯她,还以此事威胁向其讨要巨款。

接着就看到她和那个老总的聊天记录,确实是女孩一直向其索要钱财。

还配有录音,录音内容也是女孩的声音咄咄逼人,男人的声音在里面听着像无可奈何。

据说还不止这些证据,官方给出的只有录音和聊天记录。

我看着下面的评论,都是骂声一片。

网友A:为了钱,真是一点节操都不要。

网友B:呵,现在的女的大多都这么物质,要车要房要彩礼,这女孩手段稍高点。

网友C:回复网友B,现在的女的物质,那男的呢,好的到哪去?

网友E:回复网友B,你说的是一部分好吧,不要以偏概全。

网友B:回复网友C,男的好不到哪去,那人家资助她上学,她倒反过来讹人家。

网友F:回复网友B,你这人说话真逗,这女孩能代表所有的女孩吗?杠精!

网友G:社会的毒瘤,不知道这么多书都读哪去了。

网友H:这种人应该曝光才对!

看着这些骂声,我不禁揪心的疼。看着她这几日的表现,我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些证据一出,谁会相信她呢?

昨晚看评论睡得较晚,我睁开眼睛,才猛地想起,今天约了人。我腾地坐起来,看着已经上午10点了,便匆匆穿衣服,收拾东西。

走的时候,我看见她的门关上了,想着她也不会出门,便锁门走了。

我抱起朋友的猫,白色小团子很乖的躺在我怀里,我笑呵呵地对朋友说:“你又把它喂肥了。”

朋友笑了笑说:“那可不,今天就是来找你给拍照的,拍好了我请客。”我正和朋友说笑着,却听到了她的声音。

“你能再借我点钱吗?二审对我来说很重要。”

只见她对面的女生皱了皱眉,看着她说:

“你也知道,我也刚毕业不久,念在我们一起长大,我才……,我知道我这样不对,要不是你当年在孤儿院帮我,我肯定不会有今天,但是,我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见她难过地说:“你也觉得是这样,是吧?呵呵,我最好的朋友,你明明都知道的呀!”

说着说着,她哭了起来。

我和朋友说了抱歉,说去处理一些事情,朋友理解地笑了笑,让我离开了。

03

“我能帮你,别担心!”我扶起颤颤巍巍的她,对她说。

她拉着我说:“真的吗?”我笑了笑。

拥挤的办公室内,坐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黑色眼镜下是一双细小的眼睛,他抬起眼皮看了看我们,而后轻蔑地说:

“方小姐,这次你有钱我也帮不了你了,一审你输得太惨,我有责任,但我不能昧着良心赚钱,对不起人家梁总。”

说罢把开头的钱还给她了。

她无助地望着天花板,没有悲伤,没有无奈,就像一具没有灵魂的空壳。

我陪着她到处转悠,她先是来到自己的大学,我竟不知道她和我是校友。

我问她:“要不二审我们再请一个律师吧,反正律师不止他一个。”

她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似乎不在意别人的指指点点了,抚摸着这树上的叶子痴痴地笑。

后面她又去了她从小生活的孤儿院,我看着这里的场景是那样的熟悉,却又感觉不曾来过。

她站在外面看了良久,终是没有进去。

临近回家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她拿出律师退还的钱买了很多酒,我和她一同提回去的。

不出所料,门口照样挂着一些恐怖信件。她麻溜地开门,坐在地上就开始喝酒,边喝边笑。

过一会又自言自语道:“是我的错吗?”

她丢掉酒瓶抓起我说:“我有罪吗?为什么,为什么都是我。”而后便倒地昏睡过去。

我看着这样的她,心里很难受,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第二天一早,她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还做了早餐,笑着对我说:“多吃点,好好当回正常人。”

我疑惑的看着他,问:“二审咋办?”她竟和没事人一样,说:“什么二审?”

我看着照镜子的她,竟有半晌的失神,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后面她叫我和她一起出门,一起出门采光。我看着她拍出来的照片,竟比我拍的还要好看。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开怀。

后面我们一起去了烧烤店,下午去看了场电影,尽管周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们,我们还是玩得很开心。

晚上回了家,她关掉了所有电源开关,似乎黑夜是她最好的朋友,而后她对我说:“谢谢你能帮我,但是我要离开了,你也要走了。”

我以为她是说她要搬走了,便没多想,回到房间睡觉去了。

04

外面的鸟儿已经开始歌唱,阳光也偷偷溜进了家里,我开心地跳起来,想看看她。

但打开房门,我只看见一个躺在红色血泊中的人,我想掀开她的头发,却发现我根本触碰不到她。

我呆呆的走出去,想拿手机叫救护车,可发现我连手机都触摸不到了。

我走到窗前,看着湛蓝的天空,回忆起那个咖啡馆,原来穿驼色大衣的就是我;

又想起海边,原来在那看海的也是我;

再想想和朋友相约的地点,发现坐在那个女人对面的也是我;

这样想来,去律师所的也是我,原来我就是她,我就是律师口中的方小姐。

我渐渐湿润了眼睛,想来我没有舍友,我也没有朋友,更也没有家人,有的只是打不完的官司,和突如其来的骂名。

没有人能帮我,能帮我的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心中那仅存的一点的希望。

我在这里呆了很久,直到小区全体维修水管,才发现我。

我看着这空旷的屋子,想着我为什么还不离开,是啊!我为什么还不离开?

门外有警察在做笔录,听到一个大妈说:

“这姑娘挺吓人的,一个人经常自言自语,好像身边有人似的,我最后一次看见她,是上周六,她又自言自语的走了出去,因为性格孤僻,我们对她了解不多。”

旁边一个中年妇女嗑着瓜子说:“刘婶,你不看新闻呢,这个女孩就是网上传巴结富豪那个,啧啧,可惜了,怪水灵一姑娘。”

没闹出人命时,我背负了一身骂名,这人没了后,网络的风向竟也跟着变了。

孤儿院院长也出来发声了:

“某某集团梁总总打着资助的名号糟蹋了院里好几个姑娘,但是他以断掉资助来威胁我,我有失院长之责,这次出事的方姑娘其实是为了保证院里资金供给,才有了那段聊天记录。”

而那个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也出来说了实话:

“那段录音是我录的,但是原对话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梁志就是个,他找人拍了我的裸照威胁我,我不得已才这样做。”

畜生

随着网友不断调查,发现原来那个律师也是被买通了的。

梁志的老板怕这样的名声影响公司的股票,便让公关公司买水军先在网络上把方小姐名声搞臭。

现在事情败露,再加之公司查到梁志挪用公司公款,便也不再保他了。

经过警察调查,梁某涉嫌强奸多名少女,私自挪用公款,等待判决。

人不在了,事情却明了了,我看着网友现在对梁志的骂名,慢慢转身离开了。

“谁能帮帮我?”

“我能帮你。”

“你是谁?”

“我是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