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7月28日的《经济日报》上,出现了一篇不起眼的小短文,作者是一个叫郭仲义的人,他在报纸上呼吁一件事,希望国家能尽快大力发展气体打火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为什么要呼吁这件事呢?原因有两个:

第一,当时的中国基层,普遍使用的是木质火柴,火柴的柴棒是木材所做,因此大量的木材用于火柴,会损耗我国宝贵的木材资源

第二,郭仲义通过调研发现,日本流行的一种打火机,其综合成本已经和木质火柴基本持平,因此郭仲义认为未来应该是属于打火机的时代,我国尽快布局打火机,一是可以减少木柴损耗,二是可以在未来的经济市场占有一席之地

比他更早关注打火机的,是一个叫新田富夫日本人。

新田富夫早年学的是电气专业,毕业后他进入了打火机行业,当时的日本主流打火机市场,还是以油料作为主原料的打火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是一般人,他可能会按部就班地工作,然后有了积蓄之后就买房成家,但是新田富夫属于二般人,他在工作之余,也会经常关注打火机行业的一些前沿信息。

有一次他查阅资料时,发现法国市场上出现了一种新式的打火机,这种打火机不再使用油料,而使用的是丁烷等气体。丁烷的成本不光低于油料,而且这种打火机因为成本不高,甚至可以用完就直接扔掉。

新田富夫人对这个新的信息很感兴趣,就利用业余时间对这种打火机做了更多的调研,经过他的调研,他发现这种打火机的使用成本果然很低,使用成本甚至可以和火柴相提并论,因此他认为这种打火机会有光明的未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当时这种新式打火机有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这种打火机比较容易漏气,为了解决这个可能关系这种新式打火机生死的问题,新田富夫不光自己做了很多研究,还请教了很多相关的专家学者,最后他终于找打了解决漏气的方案——用超过声波溶解熔接接头来防止漏气。

解决了新式打火机生死的问题之后,新田富夫想尽办法筹措了一些资金,然后成立一家叫东海精器的公司(中国现在还有一些打火机厂,会用东海精器这个名字),专门来生产这种新式的打火机。

新田富夫在大批量生产这种新式打火机的时候,还把原来金属的储气单元,改成了透明的,这样不光节省了相关成本,还让消费者可以清楚地看到打火机剩余的气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新田富夫已经把新式打火机构想得相对完美,所以东海精器的打火机很快就风靡起来。

此时的新田富夫本来已经可以“躺平”,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停下自己发展的脚步,而是想把这种新式打火机更好地推广出去,这该怎么做呢?

当时拳王阿里是世界级的明星,他的影响力几乎可以覆盖全球,因此新田富夫就打起了阿里的主意,他在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果断花大价钱买下了一场阿里拳赛的广告权。

结果这场由上百个国家都转播的拳王争霸赛,不光让人欣赏到了阿里的拳王风采,也让很多人都记住了新田富夫的“蒂尔o米蒂尔”牌新式打火机。

由此新田富夫的打火机不光在日本国内声誉更上一层楼,在国际市场也开始慢慢铺开。尝到广告甜头的新田富夫,自此以后,每年都会拿出大量的资金用于宣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式打火机的发展让很多人都看到了商机,因此很多人都开始模仿“蒂尔o米蒂尔”牌新式打火机,一时之间新式打火机开始面临激烈的竞争。

新田富夫面临激烈的竞争,又开始展开调研,他发现新式打火机的成本,其实不在打火机本身,而是来源打火机的生产过程,也就是人力成本和时间成本。

新田富夫发现了这个问题之后,很快就想出了解决办法——实现生产的机器自动化

1980年,新田富夫新开了一家新式打火机的生产工厂,这家工厂使用了当时较为先进的电子计算机控制,生产过程基本实现了自动化,这样生产出来的打火机,其生产成本大约为30日元左右,市场售价新田富夫则定在100日元左右,而当时市场上的新式打火机,普遍价格都在200日元左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田富夫真正做到了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有我廉,结果东海精密很快就占据了九成以上的日本本土市场,并远销几十个外部国家,仅1987年一年, 新田富夫的打火机就已经卖出了840亿日元!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目前生产的普通打火机,在市场份额上现在已经全面取代了日本生产的打火机,当然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