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鸿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枫丹这次的故事是环绕着“罪”开始的,我们先回顾一下枫丹贯穿主线的预言——
所有人都会溶解在海里,只剩下水神自己,在神座上哭泣。
首先我们来解决这个预言的第一部分,
所有人都会溶解在海里,这句话我们拆开来就是:
为什么是“枫丹人”溶解在海里,不是其他国家人?
为什么溶解在“海”里?
为什么最后会剩下水神自己?
首先,我们来解决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枫丹人。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并不是枫丹人,而是“枫丹这个国家所在的地区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清洗,谁来这儿,都会被洗洗干净”。
这件事情要从在尘世七执政坐定七国的座位之前说起了。
通过须弥的剧情,我们可以得知提瓦特大陆存在降临者,迄今为止一共是四位。根据最新的文案,“降临者”不仅是世界之外到来的智慧生命,而且是需要“拥有匹敌一个世界的力量的存在”。(所以Boss吞星之鲸虽然也是外来生命,但是力量强度和智慧程度都不足以被称为“降临者”)
四位降临者中的第一位,就是天理、原初之人、至高,我们暂且用《日月前事》中的称呼,叫他“法涅斯”。
在法涅斯降临到提瓦特大陆之前,整个提瓦特被“旧日七龙王”所统治。它们是纯粹的元素生物,要撼动它们就是和这个世界的规则进行对抗。法涅斯一个人没法儿“迅速清理”这么强大的七个对手,所以,分离出了自己的四个影子——生,死,时,空四位神祇。(加上法涅斯代表的“天理”,分别对应了圣遗物的理之冠、生之花、死之羽、时之沙和空之杯。)
法涅斯和四个影子联手之后,镇压了七龙王,并且驱逐了七龙王的眷属——龙蜥。(现在渊下宫的深海龙蜥就是其中,即使被人为改造也尚未凋零的一脉)
为了防止七龙王再度作乱,法涅斯从七龙王身上各剥离了一部分权能,宣告了名为“尘世七执政”的神座,恩赐能登临神座的魔神可得到权能。
一旦获得额外的权能,实力就能剽悍到吞并一方势力。即使是钟离这样“无意逐鹿”的魔神,也必须为了自己的子民不会被其他夺得神位,获得额外权能的强大魔神所欺凌而加入战局。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各国一开始,迭卡拉庇安和安德留斯共处蒙德,奥赛尔、山中的螭、归终、锅巴、赫乌莉亚和钟离能有一段友好相处的时间,赤王、花神和树王能共。
但从尘世七执政的职位昭告后,魔神战争开始变得惨烈的。
(注意,奥罗巴斯和雷电真、雷电影的情况在这个讨论之外,奥罗巴斯是因为看到了《日月前事》这本涉及天理是外来者的书籍后,为了向天理献上忠诚而假装征战,最后被雷电影杀死的,它并不是主动争夺权能)
在此期间,出现了一个意外——
初代的水龙王死了。
文本描述为“四十个夏天沸腾了海”,可能是描述战争持续时间之长,达到了四十年,也可能是描述了水龙王是在漫长的高温之中,被“煮”死了。总而言之,初代的水龙王,倒在了它守护的原始胎海之中。
原始胎海是提瓦特上一块奇特的区域,里面的成分和血液相似。所有生命在这片海域之中共享着意识。(这一点来自主线任务中,被瓦谢设计杀死的女孩最后反而共享了彼此的意识,重新凝结成了促使旅行者逮捕瓦谢的纯水精灵可得知)其中的意识为了能到达陆地和天空,进化出了血管包裹原始胎海之水。所以,一切生命来自原始胎海,而每一次生命的鼓动,都是在拜服原始胎海的主人——水龙王。
(我一开始以为是引用了印度神话里的“搅动乳海获得不死甘霖”的传说,因为无数宝物也是从其中搅动中诞生。但后来同僚提出意见,枫丹不是须弥,不太可能引用一个印度传说。其次,米哈游公司对《EVA》爱得深沉,所以这个可能是LCL之海)
统辖着原始胎海的水龙王逝去后,这片海域处于无主的状态,原始胎海之水开始暴动。为了能控制这些原始胎海之水,天理勒令四个影子中,掌控“生”的那位制造了一枚全新的“心脏”来继续控制原始胎海。(重点是,这颗新的心脏所有的制作材料,都是取自提瓦特本身,而不是来自世界外的力量)
这时,枫丹这片土地上出现了第一代的文明。
这一代文明在我的估算之中,是久远到和龙脊雪山上的芬德里尔王国同期的文明。我的观点是,文本描述中,此时期“天空的使者与地上的凡人同行”的时期,这个符合了打开雪山最后的密室之后(也就是获得雪葬的星银的密室)可以看到的神明降临的壁画。
但是天空的规则不许人们输给诱惑,因为漫长的安定导致地上的人们开始觊觎“天空未曾许诺的永恒”。他们的僭越导致高天触怒,于是降下了无法承受的洪水,直接摧毁地上的生灵和居所,抹除了一切文明的痕迹,让这个时代彻底终结。
(这样的“大清洗”势必发生过多次,通过打“无相”系列掉落的冠冕中的描述就可以得知,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就是会导致捉摸不透的天理降下神罚清理掉这个文明,遥远未来的芬德里尔,和更遥远的未来的坎瑞亚也是因此毁灭的)
在此之后,天上的神不在于地上的凡人同行。
(我这里提出一个假设,可能并是不神因为厌倦了人的贪婪而停止了支援。而是根据《日月前事》的记载,天理这位第一降临者和第二降临者发生过一次大战,其中一位的马车从高坠落直接砸出了层岩巨渊。然后,龙王尼伯龙根带着“世界之外的力量”降临提瓦特,带领龙族发动第二次大战。天理和第二降临者战胜尼伯龙根之后,陷入了漫长的沉寂。我们暂不知晓天理到底是战死还是沉睡,但肯定以他的情况无法再分出心力去辅助人类了,所以高天的使者才停止了援助)
枫丹文明断档的漫长时期里,原始胎海的人造心脏开始觉醒人格,成为了纯水精灵——厄歌莉娅。(文本描述为“最初的僭主来到原始之海时,水国的先主曾赠与他一杯水”,也就是说,当僭主还未登临王位时,厄歌莉娅就已经要分离出“能送东西给别人以示友好”的心智了)(要注意的是,厄歌莉娅现在不是“水神”,它只是纯水精灵)
因为洪水的侵蚀,土地面积缩小。整个枫丹需要通过船只进行开拓。这位僭主驾驶着舰船法图纳号,随着大航海而来,被后人称之为——雷穆斯王。
雷穆斯精通耕种和建设,城邦开始兴起。(这里有一句“居尔的王座兴起又倾覆”,也就是说,雷穆利亚王国的文明略晚于须弥的沙漠文明。所以鉴于大清洗的彻底性,我更倾向于,雷穆斯并不是枫丹本土人。)
直到有一天,雷穆斯找到了化身成金蜂的先知——西比尔。西比尔带来一个预言“万物的纯净起源——原始之海,这片海会吞没一切生命,原本不属于原始之海的物质将会被滤除,成为浮渣”。
雷穆斯很快就找到了原始之海(毕竟就在梅洛彼得堡下面,现在用闸门压着呢,并不远)。并且遇到了厄歌莉娅,厄歌莉娅这个“烂好人”就窃取了原始胎海之水的力量,给了雷穆斯一杯水。雷穆斯用这杯水制作了甘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借助甘露的力量,雷穆利亚达到了空前的强大。最强盛的时期,哪怕是巨龙也向这个帝国臣服,自此,雷穆利亚王国的文明纪元开始。(不太理解甘露的功能,可能是能让这个帝国的生育能力上升,多加人口?毕竟现在枫丹都还有去找泉水求子的习俗,能诞生生命的原始之海水增加生育率也不是不可能)
当时的雷穆利亚因为民生富足,所以建筑、绘画、雕塑、音乐都是空前的繁荣。现在的枫丹艺术,都有许多借鉴了雷穆利亚的残余。无数的精壮战士和乐师登上了舰船,在征战之中,扩散着赞美雷穆利亚的乐章。
为了应对预言中的“溶解一切”的危急,雷穆斯开始兴建巨大的乐器。
(治国方针自此开始跑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认为,只要能寻觅处最慈善,最柔美的乐章来赞美天空之上的神座,就能够获得宽宥,从而从必死的预言之中解脱出来。所以一天天也不想着怎么精兵强民了,就琢磨着写乐章,让各个岛屿之间循环播放。他的职责也从亲率大军征战,变成了高坐王都“卡皮托利姆”的歌剧院中,通过巨大的琴来矫正乐章发音错误的岛屿。
此时的雷穆斯身边有位调律师叫做波爱修斯,他是岛上难民,凭借灵巧的手指和清亮的歌喉,让他成为了雷穆斯的赏识,脱离了原来的蛮荒村落,舍弃旧名,进入了卡皮托利姆。他得知雷穆斯每天为了督促周边的岛屿演奏乐章就已经心力交瘁,根本无暇管理朝政后,就联系自己的好友卡西奥多,加入了雷穆斯选拔人才的竞选中,期望能出人头地。
因为波爱修斯对王庭细致入微的观察,也因为卡西奥多的能征善战,一共也就分封了四位镇守四方的王,他俩各占了一个。
前面说到了,波爱修斯的出生很低,由于补偿效应,童年时得不到的身份、财富和权力突然之间获得了,他就会想尽办法攥在手中。于是,他从预言的另一个角度展开了研究,即:能够溶解一切原始之海上无法溶解的浮渣到底是什么?
其实答案就在这个预言里,这个世上的“生命”都会被溶解的话,那“不是生命的东西”不就不会被溶解了。于是,集合了黄金般的灵露和“不会被原始之海溶解的”石头制成的魔像就在波爱修斯的推动下不断制作了出来。
但是这个技术存在漏洞,人从血肉之躯转化为魔像的过程极度痛苦。以至于诸多转化对象在转化的过程中就精神奔溃,放弃生的意志,悲惨赴死了。而生者察觉到了这种技术的漏洞之后,也开始抵触高位的王者一拍脑袋想出来的馊主意。(其实也不单单是这件事,包括劳民伤财地制作向高天演奏的乐器,妄图通过艺术挽救国度,已经开始让民众失去信心了。引用一下艾尔海森的话,就是“人性本就是不平的砖石,你却妄图用它堆砌高塔,当私欲不断叠加,群蜂将杀死它们的王”)
当疯狂的转化达到民不聊生的时候,连杯中的灵露也被痛苦得扭曲的灵魂污染,变得漆黑浑浊。这个实验制造了大量的污染,这种充斥着蛮荒元素力的灵露让水中的原生种族避之不及!(这就是璃月的纯水精灵出逃的原因)
龙族、龙蜥族、纯水精灵都开始在这个时间点慌乱出逃。
于是,当预言中的天灾到来前,人类中就已经爆发了巨大的战争。人类之中开始出现反抗暴政的纯水骑士,龙族之中开始出现以名为拉库斯的“亲王”领导的反抗势力,纯水精灵纷纷叛逃,整个王国陷入了混乱。
魔像战士纷纷出动,拥有石头身体和灵露血液的它们和龙族陷入了漫长的拉锯战。一方不老不死,一方寿命悠长,这种战争持续到双方的人手毁灭殆尽,才终于在“不知道该为谁而战,为何而战”的悲凉结局中结束了。
而波爱修斯曾经的挚友卡西奥多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毅然加入了反抗波爱修斯这个“错误的调律师”的队伍中,于是这片本来丰饶的国家走向了动荡的战乱。
对内的好友相残,对外的石像与龙族之战让雷穆斯崩溃了。他只是想让自己的国家走出必死的预言,事实却是,按照如今的战乱,自己的国家会在预言奏效之前完成“自杀”。
于是,他取走了用原始胎海之水制成的灵露,想从根源上阻止这场战争。
但他这种行为对于“已经疯魔了”的波爱修斯就是“最严重的背叛”。(波爱修斯:大哥,我为了你,和我兄弟反目成仇。把我的下属逼得疯的疯,死的死。仅存的子民千辛万苦转化成功,还都被拖去和龙族打架了。现在打架快打完了,你开始圣母心爆发了,你真是我大哥)
波爱修斯召集了剩余的禁卫夺回了甘露,并且成功镇压了龙族。(我个人倾向于,雷穆斯死于禁卫夺回甘露的过程中,因为后世的记载之中,波爱修斯仍在活跃。但雷穆斯就失去记载了。如果真的认定雷穆斯为背叛,波爱修斯不可能留下他的性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战争打断了岛屿上的乐器奏响,所有乐章陷入死寂。
当高天从空中窥视,发觉地面上依然是千年前的混乱不堪,战争和丑恶四处飘散。
当雷穆利亚帝国在灭国的战争,和不知何时会到来的可怕预言中挣扎时。
第二次大洪水降临了,
一切还是如同预言中一样,洗刷得干干净净。
那些象征永恒
雷穆利亚帝国,自此毁灭。

(这里的前半段,是枫丹这个国家之前两个纪元文明的总和历史。这里其实明说了,大洪水不是只有枫丹爆发,而是枫丹这块区域,不管是第一纪元的无法得知名号的帝国。和第二纪元的雷穆利亚帝国,都已经被爆发的洪水清理了。人们是可以从遗迹中确信这段历史的,所以才笃定“枫丹也一定会爆发大洪水”)
然后,枫丹的故事,才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