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958年9月25日,一场特大暴风雪从新疆东北部呼啸而过。寒风肆虐之时,万物茫茫,四下难辨。

正在三塘胡盆地开展考察工作的石油勘探队恰赶上此次寒流,队长杨拯陆眼见风暴来袭,不停关照队员做好防护,自己却不幸大风被卷走。

等救援人员找到杨拯陆时,她的身体已经僵硬,十指插在雪中,似乎是在护着什么东西。

人们将她的身体轻轻抬起,这才发现,她怀里护着的是1张图纸,上面记录着最新的地质考察资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艰苦的童年

杨拯陆走了,永远离开了她所热爱的石油事业,年仅22岁。

杨拯陆是爱国将领杨虎城的女儿,生于1936年3月。彼时,中国因遭受日寇践踏,山河破碎,蒋介石却坚持要先安内再攘外,持续对日军施行不抵抗政策。

作为爱国人士的杨虎城,对蒋介石的做法不能苟同,他带着必死的决心与张学良一起发起“西安事变”,迫使蒋介石签下了联合抗日协议。

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自此建立起来了,而杨虎城自己的人生也无可避免地走向了悲剧。作为他的女儿,杨拯陆的命运自然也受到波及。

“西安事变”刚结束时,蒋介石迫于各方人士的压力,不敢立即追究杨虎城兵谏的责任,只是悄无声息地解除了他的实权,以“考察”为名,强令他出国游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年幼的杨拯陆从此与父母分离。

杨虎城在外期间,多次请求回国抗日,却屡遭蒋介石拒绝。1937年12月,杨虎城秘密回到国内,希望能投身战场,抗击敌寇。

然而,他终究是高估了蒋介石的气量。杨虎城刚刚回来,蒋介石就假意有事商谈,将其骗至南昌幽禁。

为了稳住杨虎城,也为了对外界有所交代,蒋介石随即又派特务接走了杨虎城的妻子谢葆真和次子杨拯中。

此时,杨拯陆还是个两岁左右的幼儿,尚未来得及对父母和兄长形成完整的记忆,便与他们成了永诀。

杨虎城夫妇被国民党特务关押后,其亲属和朋友恐蒋介石再向杨虎城其他家人下手。因此,杨拯陆和几个兄弟姐妹被紧急送到了四川,与外婆一同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战火频仍,还要提防特务报复,杨拯陆的童年生活过得提心吊胆。没有父母的关爱和倚靠,外婆是她生活中唯一的光芒。

老人不停地更换着住所,并时时告诫几个孩子,不要向外人透露自己的身世。安全起见,几人对外都称谢姓。

尽管生活颠沛流离,小拯陆还是在外婆的庇护下,艰难地长大了,并且得以读书识字。

抗战胜利后,杨拯陆主要在西安读书学习。虽然动乱的生活使她落下不少学业,但她很快就凭着勤奋刻苦的学习劲头,将功课补了上来。

令人欣慰的是,尽管杨虎城被特务迫害,缺席了杨拯陆的成长,她对父亲的爱却始终炽热浓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外婆常给杨拯陆讲述父亲杨虎城的英雄事迹,杨拯陆也在心里把杨虎城当作榜样。校园生活安定下来之后,杨拯陆学着父亲的样子,在班级和学校中主动承接事务,担当责任。

1949年,因表现优异,她光荣地成为了中国共青团中的一员。这一年,也是注定要在杨拯陆生命中划上深刻印记的一年。

英雄子女英雄志

1949年5月份,我军解放了西安,后来,上海、长沙、兰州等大城市相继得到解放,新中国即将成立的好消息也传了出来。

杨拯陆的内心雀跃无比,连走路的脚步都不自觉变得更加轻盈。她盼着重庆早日解放,盼着新中国快快成立。

因为,这意味着她将见到阔别十多年的父亲、母亲和兄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13岁的杨拯陆最终等来的只有一个又一个噩耗。

母亲谢葆真因忍受不了痛苦的幽禁生活,早已精神崩溃,曾多次采取绝食、服毒等手段自杀,却未能成功,身体状况也因此变得极度糟糕。

后来,看守的特务见谢葆真拒不配合,恼羞成怒之下,早在1947年就已将她杀害。

而父亲杨虎城、哥哥杨拯中,以及母亲在幽禁期间生下的孩子,她素未谋面的小妹妹杨拯贵,也在9月份被特务害死在重庆松坡林。

杨虎城没能看到杨拯陆长大后的样子,没能亲声在耳边给予她教诲,他变成了纪念馆和烈士陵园中的英雄铜像,变成了世人心中的不朽丰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拯陆注视着父亲的铜像,决心要继承父亲的遗志,把热血献给祖国。

因此她积极响应国家发展工业的号召,报考了西北大学地质系,学习的重点内容是探测工业原料。

接到录取通知书后,杨拯陆第一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哥哥姐姐。她所学习的专业全称为石油天然气地质勘探,学制只有两年。

学成时,杨拯陆只有19岁,学成后,主要工作地点都在户外,辛苦是不言自明的。考虑到这些,连一向支持她的哥哥姐姐都不免有些担心。

几人均赞同杨拯陆的报国理念,他们自己的人生选择也是以此为目标的。但看着妹妹瘦弱的身板,他们又忧虑杨拯陆会吃不消日后的工作内容,劝她再考虑考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杨拯陆的决心出乎意料地坚定。

她从国家的五年计划角度出发,向家人明确表达了自己学习石油相关专业,为国家的重工业发展贡献力量的决心和理想。哥哥姐姐也便支持了她的决定。

进入大学后,杨拯陆不仅专业知识过硬,而且积极参加团体活动,在同学中广受好评,很快就被发展为党员。

毕业前夕,杨拯陆以英雄后人和共产党员的高度觉悟,主动提出,她要去新疆,去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工作。

分配结果出来后,杨拯陆和另外几个同样有志于建设边疆的同学带上行装,坐上了去往新疆石油管理局的列车。

图源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火车、汽车不停地倒腾,杨拯陆终于抵达工作地点。刚刚跳下汽车,来接人的老同志就慨叹说:“看着小得很呀,咋到这地方来了,以后有的苦吃哦。”

这话,杨拯陆其实已经听到很多遍。

学校里的老师,火车站的售票员,汽车司机,一路上,只要对方得知她这个小姑娘是要到新疆去勘探石油,总会感叹说,她要吃苦了。

的确,新疆的气候条件只能用恶劣来形容。她在车上所见的不是雪山绵延,就是黄沙万里。狂风起时,飞沙走石,人都要被吹倒。

天气又冷又干,到这里没多久,她已经流了几次鼻血,脸颊也被风吹得通红,并且有些皲裂。

不过,杨拯陆并没有被众人所说的“苦”吓到,她热情满满地请求单位给她布置任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令杨拯陆失落的是,她被分配到的具体工作是在地质科担任文员,负责收发文件、下达通知等事宜。

她想请命加入野外勘察队,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这才得知,自己的文职工作出自机关领导的特意关照。

原来,野外考察工作吃苦还是小事。由于气候条件恶劣,这个岗位上时常面临死亡考验,已经有不少石油人因遭遇极端天气而牺牲。

领导知晓她是杨虎城将军的后人,不愿她涉险。又考虑到,单位里党员同志数量少,让杨拯陆任文员,也有利于文职工作的开展。

可杨拯陆志在找出埋藏在新疆地下的油气宝藏,为国家的工业发展输送能源,哪里坐得住办公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找到人事处和管理局的领导,终于被批准加入野外考察队。

不朽的丰碑

刚参加野外勘察工作时,杨拯陆的工作地点是在位于塔城地区的安集海峡谷。

这里山头连着山头,直线距离看着很近,只有一公里,实际却需要勘察人员爬十几个山头才能测完。

杨拯陆每天跟着考察队不停地爬山、勘测、绘图,常常累的直不起腰。有时爬得太累,体力不支,还会发生从山上滑落的情况。

好在山体不高,没有出现大的事故。

经过一年多的野外工作,安集海的每个角落几乎都被杨拯陆跑遍了。她迅速成长起来,由稚嫩的学生蜕变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57年,工作经验成熟的杨拯陆被任命为117勘探队队长,在新疆克拉美丽红山地区进行地质探测。

此地干旱缺水,工作上的困难之外,日常生活也极为不便。炊事员坚持不下去,几次想撂挑子离开。

杨拯陆只好早起晚睡,帮炊事员分担工作,以让他安心留下。

好几次,杨拯陆工作到大半夜才回来,还坚持早早起来与炊事员一起烧水、做饭,仿佛是个铁打的人。

炊事员见杨拯陆才20岁出头的年纪,就如此辛苦,心中实在过意不去,红着眼睛对她说:

“杨队长,你快休息吧,别再干了,会累垮的。你放心,我一定能把工作坚持到底。”

由于缺水,队员们的洗漱也成了大问题。杨拯陆就带头将头发剪得极短,以节约用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克拉美丽红山地区主要地形是戈壁,夏天有五六十度,冬天又会降到零下好几十度。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杨拯陆带领她的队员来来回回地行走、测量,终于摸清了此处的石油状况,并出具了详细的考察报告。

第二年,杨拯陆的勘测队被更名为106队,转战三塘湖盆地。从6月到9月,106勘测队克服了高温、大风、干旱等困难,完成了近7000平方公里土地的勘测。

按眼前的工作进度,杨拯陆盘算着,工作队有望提前完成三塘湖盆地的勘测任务。

恰好9月24日这天,有老乡为勘探队送来了羊肉,杨拯陆便早早结束掉当日的工作,让队员有了难得的放松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临近中秋节,队员们在休息时纷纷思念起远方的家人,杨拯陆也十分想念正在另一个工作队实施油气勘察任务的未婚夫谢宏。

两人是大学同学,不仅脾气很合得来,而且志趣相投,同样怀有投身边疆、报效祖国的志向。

原本二人早就要结婚。为了工作,婚期被一拖再拖,最终被拖到了9月份。

可新疆临近冬季,野外考察工作在冬天极难开展,因此杨拯陆和队员加班加点,希望能让三塘湖盆地的考察工作在冬天来临前收尾,二人的婚期只好再被延后。

想到两人在一起的甜蜜时光,杨拯陆在信中写下了对结婚的渴望,希望能在此次工作任务结束后,立刻与谢宏结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幸的是,这个婚,最终也没有结成。

9月25日,杨拯陆带着队员来到考察地点,和往常一样,他们勘测、绘图,工作有条不紊。

没想到,天气在中午时分发生突变。一股猛烈的寒潮呼啸而过,晴天立刻变成雨天,转瞬又迎来了大雪,同时伴有狂风。

沙尘四起,到处白茫茫一片,杨拯陆着急地呼喊队员:“快就近寻找地方避风,安全第一……”

没多久,她的声音就被淹没在了暴风雪中。

突发性寒潮是野外考察工作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留守在营帐之中负责整理数据的队员了解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组织老乡进行救援。

经过好几个小时的搜寻,外出的工作队员基本被安全寻回。只有杨拯陆和一个名叫张广智的队员始终下落不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众人打着火把,一直搜寻到26日凌晨,终于在戈壁上找到了他们。但,二人此时均已牺牲。

被发现时,杨拯陆10指插在雪中,身体朝着营地的方向。队员们将她抱起,发现她的怀里揣着一张完好的图纸,上面标注着最新的勘测数据。

几天后,谢宏收到了杨拯陆的书信,也收到了杨拯陆的死讯。

他们的爱情未能圆满结尾,但谢宏,以及千千万万的新疆石油人,接续下杨拯陆的理想,继续奋战在石油勘测的战场上。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杨拯陆曾经勘测过的土地,如克拉美丽红山地区已经成功开发出好几个优质油田。新疆地区的石油开发也在整体上达到了相当成熟的水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结语

2008年,为纪念杨拯陆对新疆石油开发事业做出的重要贡献,吐哈油田公司在她倒下的地方建设起一座纪念铜像。

而她早已用爱国热忱和敬业奉献精神在人们心中筑成了不朽的丰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