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冲突的风暴再次席卷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以色列携带强硬及极端立场,引发国际舆论关注。其不仅宣称要打击哈马斯,更有意将之彻底剿灭,这样激烈的行动无视了人质的安危,忽略了国际人道主义价值,甚至公然挑衅联合国,声称可以与全世界为敌。如此放任自流、摒弃国际合作的行为,使人觉得这已经超出了战争的范畴,而更像是一场赌上生死高下的对决,只能存活其中一方——要么以色列,要么哈马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的存在,无疑对以色列来说是一股强大的威胁。哈马斯的军事行动,不断削弱了以色列的安全感,使其感觉到自身处境困难,如同狭路相逢,以色列无处退步,只能挑选对哈马斯进行全面剿灭。

以色列内部的政治势力格局也在推动着冲突的升级。以色列社会的两极化态势日益明显,彼此间的理念冲突愈演愈烈。一方面,爱好和平的社群呼吁单方面停火,寻求共处之道。他们主张在相互理解和尊重的基础上,和平共存,化解双方矛盾。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无法保证巴勒斯坦人民也情愿放下武器。另一方面,那些主张以色列的复国主义者则倾向于解决问题的另一种方式,他们欲以全部占据巴勒斯坦土地,将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完全纳入以色列的统治之下。这种趋势正是以色列现行策略的反映,也是导致加沙地带成为世界最大“露天监狱”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另一个引发本次冲突的因素是以色列的外交策略。以色列的外交进程早在建国之初就显露出一种独特的态度和模式——倚重西方,却对周边国家持敌对甚至侵略性行为。

最初,以色列受到了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全力支持,这使得以色列能够在中东地区稳坐“小霸王”之位。借着强大的军事实力和外部援助,以色列自信满满,看不起周边的中东国家,毫无将他们视为合作伙伴或潜在盟友的意愿。反而,以色列采纳了“远交近攻”的策略,将周边国家视为敌人,与他们保持敌对状态。这种自大而孤立的外交政策,让周边的中东国家对以色列充满敌意,形成一种消灭以色列的共识。

内塔尼亚胡强硬的态度以及他扬言要彻底消灭哈马斯的针对性行动,不仅引发了以色列背后的美国的不满,并且更加激化了中东其他国家对以色列的反感情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随着战争进一步升级,以色列在加沙的军事行动造成的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美国已经开始对以色列的空袭方式表示担忧,并对哈马斯若被击败后,加沙地带与约旦河西岸的未来前景提出疑问。

拜登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指出以色列应该暂停攻击举行谈判,加沙应该重新归属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重新治理,同时,拜登还表示,只有中方的“两国方案”才能够彻底的解决巴以双方的矛盾,保证加沙民众的长期安全。尽管现在看来,这样的未来似乎从未如此遥远,但这场危机使得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以色列首相内塔尼亚胡对拜登的看法并未采纳。他声称,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在当前没有能力治理加沙,因此以色列无意在战争结束时将加沙移交给他们。他还强调,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未对引发加沙战争的大屠杀进行责备,还有部分巴勒斯坦官员在庆祝这一事件。

面对如此复杂和敏感的局势,以色列首相内塔尼亚胡的态度十分坚定。他声称,除非彻底消灭哈马斯,否则以色列不会停下军事行动。这种强硬的立场同样得到了以色列内部极端复国主义者的支持,他们主张完全接管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将它们纳入以色列的领土范畴。

这种剧烈的冲突事件放大了中东地区的紧张气氛。中东多国已经多以色列围攻加沙造成的巨大伤亡感到十分地不满,特别是伊朗以及土耳其更是多次强烈责备以色列,甚至一些组织已经摩拳擦掌准备迎战以色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的冲突状态明显表明,原有的平稳被打破,新的秩序正在形成。以色列虽尝试通过军事手段解决问题,但这只会进一步加深矛盾,在国际社会上引发更大的反响。未来的局势进展可能会更加复杂和纷乱。如果以色列能早点挑选和平方式,通过国际社会的干预来调节哈马斯突击事件,可能会比现在的局面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