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在小巷被人凌虐致死时。

哥哥正开心地陪着我家的养女过生日。

他一直恨不得我去死。

现在他总算如愿了。

可当哥哥看到我的尸体,他却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林芊!你怎么这么恶毒,居然推染染下楼!你难道不知道她明天还有舞蹈表演吗?”

我被哥哥一把推到在地上,他怀里抱着瑟瑟发抖的林染。

我一抬头就对上哥哥厌恶的表情,林染在他怀里朝我得意的笑。

“我没有!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摔下去的!”

啪!

一个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哥哥怒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撒谎成性,恶毒不堪!我真希望我没有你这个妹妹!”

“你从来都不把我当做你的妹妹,在你心里不是只有林染这一个妹妹吗?”

我哭着质问哥哥,许是话中带着的委屈让他动摇了,但还是被他压了下去。

这些年一直都是这样,他宁可让我被人冤枉也不肯林染受半分委屈。

就因为她长了一张和母亲七分像的脸。

说到母亲,我的委屈一股脑冲上来。

小时候哥哥带我出去玩却被一旁的玩具吸引,他让我独自等在原地。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给人贩子骗走了。

父母疯了般找我,终于在第三天在一个荒废的村子里找到了我。

他们如获珍宝那般抱着我。

可是,那个人贩子拿了钱,不知为何却反悔,拿着刀冲了过来。

爸爸拦不住他,母亲因为保护我被匕首狠狠刺入心脏。

那天,我和哥哥失去了母亲。

从此,爸爸成日郁郁寡欢时常抱着我痛哭。

哥哥也变了一个样,他把失去母亲的恨意施加在我身上。

但明明是他把我弄丢的,才有了后面母亲的遭遇。

这样的现象一直持续了很久,直到爸爸带回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孩子,她和照片上的妈妈长得很像,所以爸爸一直很宠溺她

哥哥也开始无条件对她好,我逐渐变成了家里的边缘人物。

林染仗着他们的宠爱和对我的冷淡,在他们面前装乖,背地里一不开心就欺负我。

我同爸爸和哥哥说过,却换来他们一顿责骂,他们说我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把我关在小黑屋整整两天不吃不喝。

等想起我时,我已经晕在地上很久了。

即便如此,他们也只是淡淡看了我一眼,然后送去医院。

在此期间他们甚至没来探望过我一次。

我不止一次怀疑我真是他们的家人吗?为什么要那么对我?

我深陷自责与怀疑之中,加上在学校被林染带头霸凌,我一度患有重度抑郁症。

前两年爸爸离世了,他走之前好似良心发现,他不熟练的抚着我的头发,好似透过我的眼睛在看妈妈

“阿卿,我来找你了,希望你不要怪我下来得太晚……”

爸爸走了,去见妈妈了。

我也好想随他一起离去。

这些年我受到的伤害也少不了他的一份放纵,爸爸却能这样潇洒解脱,留我在这世间痛苦挣扎。

可我不能死,妈妈拼死用自己的命换我。

我不能辜负她。

我只是感到无比心酸。

回忆结束,对上哥哥怨毒的目光,我如坠冰窟。

他们兄妹情深,我倒是成了外人。

我转身离开,哥哥讥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又要跑去哪里鬼混?你有本事就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我一顿,哥哥一直都想让我死。

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我怕我的病复发把林染吓到,哥哥又要责怪我。

但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我死在了那场初雪降临的日子,死在了他们的凌辱下。

2

“林芊居然还没回来?整天就会给我惹事,有本事她就一辈子都别回来!死在外面算了!”

我死后,灵魂飘到了哥哥的身边,听到他的话我莫名心头一紧。

哥哥,如你所愿,我真的死了。

但凡我跑出去时,他能挽留我或者追出去找我,说不定还是另一种结局。

很奇怪,我明明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感到难过呢?

林染在一旁好似关心般抚摸着哥哥的背。

“哥哥,都这么晚了你真的不用去找芊芊姐吗?还有,你也别气坏了身体,姐姐可能就是气上头了才会推我下楼。”

哥哥听到这里火气一下子又涌了上来,重重拍了下桌子。

“哼,明明是她自己作死把腿摔坏跳不了舞,现在她又来陷害你!真是天生的害人精,害死了爸爸妈妈现在又来害你!”

不是这样的,明明是林染找人把我的腿打断,让我错失了那次表演的机会!

我在空中疯狂挥舞着手想要解释,奈何哥哥却听不见。

哦,我都忘了,我和他们身处两个世界。

我悲哀地缩成一团,看着他们兄妹情深。

我永远记得那天,我被舞蹈届的名师看上,邀请我参加国内大有知名度的表演,我欣然答应了,却被林染带着一群小混混堵在巷子里。

他们一下又一下抽打着我,我拼命挣扎却始终寡不敌众,腿上钻心的疼……

最后还是好心的路人把我送去了医院,那时的我早已奄奄一息。

可林染却捏造事实说我惹上了外校的大人物才被打成这样,哥哥听了愤怒不已,在我醒来后跟我吵了一架。

“林芊!看你干的好事,你现在这个样子就是活该,惹了不该惹的人,这就是后果,你好好反省反省!”

“哥哥,不是这样的!是林染找人把我打成这样的,哥哥你要相信我啊!”

我慌张的解释这是林染陷害我的。

没等我解释完哥哥的巴掌就落在了我的脸上,我愣住,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你贱不贱!亏得染染还帮你说好话!你还倒打一耙,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

林染委屈地缩在哥哥的身后。

“哥哥,我想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又是这句,永远是这句,哥哥从来不去验证她的说法。

最后还是林染假惺惺的打圆场才把哥哥拉走了,走之前林染还不忘给我抛来一个得意得眼神。

我早该知道,但凡牵扯到林染的事,哥哥都会毫无疑问的偏向她,不会听我一句解释。

我无力地垂下手,感受着身体的疼痛。

我只想抱紧自己,再抱紧一点,这样仿佛妈妈在世时抱着我一样。

要是妈妈还在,就不会有人能够伤害到我了。

可那仅有的温暖再也不会出现……

因为我的伤,导师执意要换人。

但表演时间定在了三个月后,我的伤很快就会好的,为什么要换掉我!

“芊芊,你是不是跟你哥哥吵架了,他特地找到我给我施压,对于这样的结局我感到抱歉,如果可以的话你就跟你哥哥服个软吧”

导师叹了口气,说是哥哥推荐了林染。

可是凭什么呢?

我明明比她好那么多!明明我才是他的亲妹妹!

但我知道无论我多么努力也不过只是哥哥一句话能解决的事。

我讨厌这样的哥哥。

我恨林染,更恨他。

3

没想到死后再去回想这些依旧难过,不是说鬼不会流泪吗?为什么我感觉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哥哥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林染逗得合不拢嘴了,丝毫不在意我现在身处何地处境如何。

我不愿再去看他们兄妹打闹的画面,转身就想走。

但没想到被一股吸力打回他们身边。

神啊!我生前已经那么惨了,为什么死后还要把我捆在他们身边?

我对着空气无能咆哮,但所幸林染很快就离开了,在林萧办公的时候我盯着他看了很久。

他跟林染相处了那么久,又不是亲兄妹,没有一点别的感情我是不信的。

我现在莫名起了一股恶意,如果他知道自己喜欢的女孩把自己的亲妹妹害死了会是什么反应?

是生气还是无所谓继续包庇她?

不过片刻我便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毕竟我这个妹妹可是他最恨的人啊。

未来几天,林萧越来越烦躁,开始对下属莫名发脾气,烦躁得失眠一整夜,甚至对林染也变得不耐烦。

终于,他爆发了。

他叫来助理把我立刻带到他面前。

他早已习惯了对我这个妹妹呼来唤去,他觉得只要他想我就要立刻出现在他的面前。

“林芊居然敢那么多天都不回家,真是毫无规矩!等她回来我定要好好管管她!”

可是,我回不来了呀,哥哥。

这么多天都无人认领,我的尸体已经在停尸房烂透了。

我的脸被人划烂,手机和身份证都没被那些人拿走,我成为了一具无人认领的惨死女尸。

小助理很快就回来了,他脸色白的不像话,林萧看着他的样子不厌其烦的开口询问:

“是林芊又犯什么事了吗?真是每一刻都在祸害别人,你去帮她摆平后赶紧把她带到我面前来。”

“不是的林总,安小姐她……那天在一条小巷子就消失不见了,听附近居民说最近有一个女生惨死在巷子里……”

小助理说到后面声音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我生前待身边人都很好,他们对我也有一定的感情。

我飘到他的身边象征性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林萧一听,一把抓起小助理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问他:

“你胡说什么?她怎么可能会死!她那么自私自利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说到后面,他目眦尽裂,眼眶泛红。

我没想到他的反应会那么大。

是因为我的死吗?还是他觉得我又在给他丢脸了?

“不是的林总,我已经找到当地的派出所了,把那具女尸和您做了DNA匹配,结果显示她真的是安小姐……她真的死了啊!”

说到后面他居然不顾形象的哭了起来。

看啊,一个陌生人都会为我的死感到悲伤,而我的亲哥哥,他可能只会庆幸他甩掉了我这个妹妹吧。

林萧怔愣一瞬,甩开小助理踉踉跄跄跑了出去。

他开车前往警察局了。

他始终不相信我会死。

4

停尸房里,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站在我尸体旁。

我飘过去好奇地打量着他。

他五官硬朗,浑身透露出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但不得不说的是他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

但他为什么会在我的尸体旁呢?

应当是因为死亡,我发现我的记忆在逐渐淡化。

在我愣神之际林萧已经到了,他看着眼前黢黑的尸体冷笑:

“果然是这样!林芊给你们多少钱了让你们陪她演这场戏?”

“这个体型一看就不是她!以后演技能不能好点?快说她现在又在哪里鬼混?”

警察确认了一番,DNA确实匹配上了,但不是这一具尸体,因为我的尸体早已腐臭不堪。

林萧不行邪地走到我的尸体想要掀开我的白布,我慌张的想要制止他,那个男人遂了我心意拦下了他。

“你就是林芊的哥哥?”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男人挥动着拳头一下一下朝着林萧砸去,林萧显然不是他的对手,被按在地上打得痛苦的叫嚣着。

而那张盖住我的白布早已被掀开,里面躺着的正是我。

林萧看到后顿时浑身无力。

他想走近些看,却被男人死死抓住。

周围人看到后都急忙拉住男人,从他们的话中我听到了关于男人的信息,他是警队最出色的法医沈礼。

今天他来这边对接我的信息,刚好看到了我的尸体以及旁边DNA的匹配信息。

他愣在原地,再然后林萧来了,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我好奇地围着他转,好耳熟的名字,难道他认识我吗?

林染姗姗来迟,一出现就扑在林萧身上哭,林萧难得对她有了不悦的神色。

我想应该是压到他的伤口了。

不然他怎么会舍得对林染摆脸色呢。

“哥哥,姐姐怎么会变成这样。她怎么会就这样走了,我舍不得她!我们一定要为她主持公道啊!”

她说着还不忘擦一下眼泪,好似她真的有多么伤心,但林萧好像总是吃她这一套说辞。

居然还在我尸体面前肆无忌惮的安慰林染!

他真的不知道我有多讨厌她吗?

我强忍着恶心不去看他们两个,但声音怎么挡都挡不住。

一旁的沈礼看不下去了,拉着林萧就往外拽,留下林染一人待在原地,我清楚看到她在看到我的尸体时露出的一抹笑。

我打量着她,越来越坚信我的死和她有关,但一旁的声音却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真是她亲哥吗?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哥哥对自己亲妹妹这样!”

“你知道林芊有严重抑郁症吗?你关心过她吗?她有你这样的哥哥真是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

“什么?她有抑郁症?她怎么从没跟我说过!像她这种自私自利只会欺负别人的人怎么会有抑郁症!”林萧摇头喃喃着不可能,他这样越发让我讨厌。

沈礼再次爆发,把一叠资料全摔在他的脸上,林萧看着那些诊断深深陷入了怀疑。

我飘在上面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不断怀疑和抽打自己,一股莫名的快感直冲大脑。

这时林萧突然反应过来,抓住沈礼的衣袖就问:

“你又是谁?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