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哈马斯一名武装人员突然从地道窜出袭击了以色列的哨所,从那之后以色列就修建了一道智能化边境墙,这道墙在2021年完工。以军总参谋长阿维夫·科哈维曾炫耀说:“这道屏障是我们地面、空中、海上防御铁壁的一部分。”

2023年10月7日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哈马斯发动了一场“阿克萨洪水”行动。世界的是两件事,一是哈马斯军事行动的组织力,能够透过以军在隔离墙边上的层层封锁,给予以军致命一击。二是以军的拉胯程度,竟然被这些扛着火箭筒、AK的非正规武装给揍了个鼻青脸肿,花巨资修建的边境墙毫无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士兵

其实看这些年哈马斯的发展历程就可以知道,哈马斯绝不是一般的中东武装,其组织能力也不是简单的“黑社会”水平。在信息爆炸的今天,以色列的“伪强国”面具被撕了下来。哈马斯是伊斯兰抵抗运动单词首字母缩写,就像特朗普的“MAGA”一样拼出来的。说哈马斯,还得先从阿拉伯世界鼎鼎大名的穆斯林兄弟会讲起。

当时的巴勒斯坦地区深受英国殖民和犹太人抢夺生存空间的双重挤压,巴勒斯坦人反抗情绪愈演愈烈。穆斯林兄弟会创始人班纳看到了巴勒斯坦的情况,便派出人员到当地帮助巴勒斯坦人抵抗犹太人的侵略,并援助巴勒斯坦人建设自己的家园。二战结束后,穆斯林兄弟会正式在巴勒斯坦设立分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六日战争中的以色列士兵

在1967年六日战争之前,穆斯林兄弟会在巴勒斯坦地区的作用并不显著,主要以一个宗教组织示人。这一时期的巴勒斯坦穆斯林兄弟会隶属于埃及和约旦,并不是独立组织。但六日战争之后,纳赛尔为首的阿拉伯联盟瓦解,巴勒斯坦地区开始意识到靠人不如靠己,游击队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加沙地区的穆斯林兄弟会也脱离埃及成为独立分支。

但1967年之后的穆斯林兄弟会与法塔赫是反过来了,法塔赫为了追求民族独立开始对以色列军队进行袭击,要求建立独立的政府。加沙地区的穆斯林兄弟会主要以救人和宣传宗教精神为主,看起来很人畜无害。加沙穆斯林兄弟会成员亚辛在1973年成立了伊斯兰中心,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是哈马斯的创始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亚辛

1978年亚辛创立的伊斯兰中心,得到了以色列的许可成为一家合法慈善机构,在加沙地区难民营建设诊所、图书馆、学校、清真寺等。以色列能容许伊斯兰中心存在,是因为此时法塔赫对以色列军队的袭击,让以色列急需一个巴勒斯坦人自己的慈善机构缓和社会矛盾。以色列相信亚辛的伊斯兰中心能做到,这本身就是对巴勒斯坦社会的不理解。

以亚辛本人为例,亚辛在12岁时因巴以战争成为残疾,从此在心底埋着一颗复仇的种子。诸如亚辛甚至比亚辛更惨的巴勒斯坦人比比皆是,以色列指望靠怀柔政策降服巴勒斯坦人本身就是幻想。巴以问题本质就是美国霸权的结构性问题,只要美国霸权存在一天,巴勒斯坦人就一天不会跟以色列和解,以色列无论是指望亚辛,还是现在的阿巴斯,都是不现实的。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亚辛的伊斯兰中心已经在加沙地区变成了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与法塔赫类似帮会一样靠个人影响力维系团体运行不同,伊斯兰中心已经有极强的基层组织能力。1987年“石头革命”的爆发成了哈马斯崛起的关键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向以色列投石块的巴勒斯坦人

12月8日,以色列一辆军车在加沙路上撞上了一辆巴勒斯坦汽车,四名巴勒斯坦人死亡。以色列从来不把巴勒斯坦人当人,怎么会公平处置?此事很快引起了加沙人的不满,愤怒之火也蔓延到了约旦河西岸。亚辛马上集合伊斯兰中心高层开会,成立了哈马斯。哈马斯团结加沙地带的抵抗力量不断袭击以色列,使得以色列当局焦头烂额。

亚辛一开始是被法塔赫关押,后来以色列当局亲自下场逮捕。但哈马斯的强大之处在于体系而不仅是个人。亚辛被以色列逮捕后,哈马斯马上俘虏了几个摩萨德逼以色列当局放人。从此哈马斯开始反以之路。2004年亚辛被以色列导弹炸死,都没有平息哈马斯的反抗。

一开始哈马斯还只是一个小团体,法塔赫仍然是巴勒斯坦的重要力量。但法塔赫的问题在于组织过于松散,阿拉法特完全靠着个人影响力在约旦河西岸执政。随着阿拉法特的去世,法塔赫已经彻底沦为地方政府,甚至于连约旦河西岸都控制不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阿拉法特

2005年巴勒斯坦进行了地方选举,哈马斯在加沙地带获得完胜。其实这也是巴勒斯坦的社会状态,高失业率、人口结构年轻化、贫困化的具体体现。当一个社会完全看不到希望,身边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与以色列有血债,那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反抗。而法塔赫尝试与以色列和解的道路自然得不到巴勒斯坦人的支持。

这一次哈马斯偷袭成功,让众多以色列军官葬身加沙,与哈马斯多年的卧薪尝胆有很大关系。如今的哈马斯,相比于90年代和21世纪初,最大的改进就是组织度。当年的哈马斯虽然有民意基础,但整体的军事抵抗还是靠着游击队或者卡桑旅这样的武装力量。

如今的哈马斯,其组织度高于任何一个西方国家。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分工非常明确,军事力量、后勤组织、宣传组织以及安全机构都样样俱全。所以,你才能看到阿克萨洪水这样的军事行动,摩萨德完全被蒙在鼓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士兵

加沙地带的识字率极高,达到了惊人的97%。哈马斯由于仅掌控加沙地带这一个城市,为了加强基层管理就必须要培养足够多的人才。在加沙地带,一个巴勒斯坦人在中学毕业后,会进行一次为期21天的“高考”,根据成绩进入巴勒斯坦的大学或者公费留学。这些年轻人在毕业后会进入加沙地带各个机构负责管理或者技术,以维持加沙地带的正常运转。

哈马斯不同于其他中东武装组织的一点还在于去中心化。哈马斯没有真正的领袖,他的组织是个网状结构,以色列任何斩首行动都无法消灭哈马斯,想要消灭哈马斯除非把整个加沙地带变成无人区。但即便如此也没用,因为约旦河西岸、叙利亚、西奈半岛、黎巴嫩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是新哈马斯的诞生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哈马斯为了抵抗以色列,在加沙地带挖了超过2500条地道,这些地下网络分为进攻用途、防御用途、生活用途、储藏用途和制造用途多个门类。哈马斯的武器来源100%靠地道,每天都有上万人来维护和开发地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的地道

其实这也是以色列给自己制造的问题。在21世纪初,哈马斯还是跟很多中东武装一样靠着人肉炸弹袭击以色列军警。但2007年以色列封锁了整个加沙地带,地道产业已经是加沙地带第二大产业,巴勒斯坦年轻人靠着修地道维持生计,哈马斯靠着地道维持加沙的物资供应。

最后就是美国制造的混乱,满足了哈马斯的武器供应和军事升级。小布什时期,哈马斯还要靠放冷枪和自杀袭击。

近些年美国到处制造战火,带来的就是大量武器的流出。尤其是俄乌冲突的爆发,大量北约制式武器和无人机出现在军火黑市上,这些武器迅速流到哈马斯手里。结果就是今天以色列面对的不是一支游击队,而是有着强大组织度、火力密度和训练水平的正规武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