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913位真人故事

我叫黄栋梁,80后,贵州遵义人,抗癌6年重获新生。

我原本以为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健康的父母,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

没想到6年前,我被可恶的“肿瘤君”牢牢缠上,两次进ICU,差点离开人世。

如果不是妻子的不离不弃,我早就放弃了活下去的勇气。如果不是儿子给予我的力量,我无法以健康的心态完成艰难的康复之路。

真爱让肿瘤君滚蛋,真爱创造了奇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爱人一起坐在江边看夕阳)

1987年,我出生于贵州遵义。父母都是农民,我头上还有两个姐姐。

我从小调皮捣蛋,喜欢惹祸。哪家女孩子被逗哭,哪家庄稼被糟蹋,左邻右舍就会跑来找我父母,因为十有八九多半是我干的。

母亲总说,我怎么养了这个不争气的逆子

我想说的是,那些“爱哭鬼”女孩子其实我就想着逗她们玩,有的时候那些庄稼被破坏了,也并不都是我干的。我很想解释,但怎么解释,父母也不会相信,总是会招来父亲的拳头。

其实父母很希望我能用读书改造命运。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望子成龙是每一位父母的心愿。

可我的心中有着一个勇闯天涯的梦想。我不爱读书,读完初中,我就选择了出门打工。背上偌大的背包,装上被条和洗换衣服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脚踏车是童年美好的回忆)

很快我就在杭州萧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那一年我16岁。

我是和一个老乡一起来的,他带我进了一个小印染厂,做印染工人。

也许时光真的是一个魔术师,他会改变人。我这么调皮的一个人,在工作的时候居然如此踏实和认真。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争气。我要打工挣很多钱回家孝顺父母,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乡亲,对我刮目相看。

2003年,我回乡过春节的时候,终于如愿以偿拿到了身份证。2004年再和老乡一道出门。

这次我们来到了杭州的一个全球500强公司。这是杭州萧山最大的企业,里面的工人有好几万。

就在这茫茫人海里,我认识了比我大两岁的妻子小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车间,我是一名操作工)

那一年我18岁,她20岁。她比我先来三年,我当操作工,而她是包装工。

和她的相识源自同事的介绍。我们之间有一种既是同事又不像同事的微妙感觉。我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她了。

2006年回家过春节之前,我很慎重地让小梅做我的女朋友,并邀请她跟我回一次老家。小梅认真地告诉我,希望我能遇到更好的女孩,可以把她当成姐姐。

过完春节回到厂里上班,小梅始终像个大姐姐一样关心我,经常给我买衣服买鞋子。我们经常在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我们之间向爱情慢慢靠近。

同一个班级的同事都知道了我和小梅谈恋爱的事。他们总是调侃说:“栋梁这小子艳福不浅呀!被别人追了几年的厂花,居然就这么鬼死神差地看上了他。”

从几个工龄较老的同事嘴里,我才知道在我来之前,有好几个小伙子对小梅展开猛烈追求,

可她都婉言拒绝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厂区食堂)

好像我们之间真的有那种默契的缘分。2006年的情人节,我们互送的礼物,就给了彼此很大的惊喜。

小梅送了我一个手表。她那时一个月的工资才1200块钱,手表就花了500多。我送给小梅的是一辆漂亮的女士小型摩托车,那是我用加班攒下的钱买的。

我之前的一只电子表摔坏了,小梅就放在了心上。而我也曾见过小梅看别的女孩骑摩托车洒脱身姿的羡慕眼神。

小梅把装着手表的小盒子放到我手里,我把摩托车钥匙递到她手上,两人相视而笑。

我问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说:“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然后扭头问我:“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也用她的口气调皮的说:“喜欢就是喜欢,哪有那么多的理由。”

江水悠扬,月色很美,我把她的手拉了一下,顺势拉入怀中。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拥抱。

那时的爱情真的很纯洁,我们每一次青春的骚动也只是拥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送给小梅一辆轻便漂亮的摩托车)

其实那时候小梅的父母是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他们想让小梅在四川老家找个条件比较好的人家嫁过去。谁愿意把女儿嫁到又穷又远的贵州呢?可小梅告诉父母非我不嫁。

毕竟是婚姻自由的年代,父母也没办法强迫女儿嫁给不喜欢的人,最后,岳父母同意了我们的交往。

通过两年的相恋,2008年秋天,在我的老家,我和小梅举行了简单而又热闹的婚礼。

没有婚纱,没有鲜花,农村的乡俗,十几桌的酒席,来的全是亲朋好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农村人结婚的隆重和豪迈不比城市差,只是方式不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承诺风风雨雨,相爱一生直到白发添头)

辈分相差不大的年轻人开始闹洞房,他们用蛋糕把我和小梅弄成唱戏里的花脸,用彩带吊一个苹果,让我们去啃,苹果晃来晃去,新房里一阵阵欢声笑语。

他们让我们接吻,那个年代的我们都很害羞,当那么多人的面接吻,我们尴尬极了。

深夜,亲朋散去,掀开妻子的红盖头。我把她拥入怀中,心像是掉进了蜜罐。我们彼此承诺:今生有福能享,有难同当。

2010年正月,我们的儿子降生了,长得可爱又壮,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

从恋爱到结婚,我和小梅从没闹过矛盾,也从没吵过架。小梅是真正的贤妻良母,对公婆孝顺,对我也是温柔顺从,照顾儿子周到又勤劳。

我觉得自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健康的父母,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跑车很累,一想到家中妻儿,累也值得)

为了让父母、妻儿过上更好的生活,2012年,儿子两岁那年,我用打工的所有积蓄买了一辆大货车,跑老家快递运输。

为了能挣到更多的钱,我总是玩命工作,那时候总认为自己身强力壮,饮食总是很不规律。在外面跑车时每天中午2点多吃饭,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2012年,领导看我干事这么能吃苦。就把跑长途的大单分给我了,长途单虽然辛苦,但是很挣钱。

为了多拉快跑,我连轴转,一单跑完接着一单。每次打瞌睡了,我就会在自己的眼睛周围涂上风油精。然后继续赶路。车上也总是装了面包牛奶。 因为半个月有两天的休假。

星光不负赶路人,通过我的努力和小梅的勤俭持家,我们的经济收入有了不错的改善。推倒了家乡的土房,盖起了三层楼房。

就当我们期盼着未来的日子越来越好时,2015年4月,在一次公司体检中,我被查出患上了恶性肿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来的土房子)

看到体检报告显示Tm的代号,犹如晴天霹雳,不敢相信。为什么一点征兆都没有?肯定是医生的误诊。

当我告诉小梅,她也不相信。她陪我去了一家更大的医院再次检查,检查的结果一样。

2015年六月,托二姐夫帮忙把大货车卖掉,儿子让父母帮忙照看,小梅带着我来到北京最好的医院,开始住院化疗。

化疗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化疗高达20次以上,才让癌细胞被控制住,不再继续发展。

我曾经承诺要给一生幸福的女人,开始陪着我在抗癌的漫长路上苦苦煎熬。

本该享受天伦之乐的老父亲,为了筹钱给我治疗,在乡村里面帮人犁田打耙,收割打草。

那年的大年夜,是小梅陪我在医院里度过的。那个时期我的病情极其严重,说话都无法发音,双腿也开始肿了。

除夕夜那天,她买了我平时最爱吃的黑鱼,用破壁机打碎熬成鱼汤,小心翼翼地喂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盖起了新房,美好生活从此开始)

病房有一位来自东北病友,身边没有亲人,而且病情比我严重,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处于昏迷状态。后来在正月初八的早晨病情恶化离世,他才26岁。

与他相比,我是何其幸运,如果命中不是有这么贤惠的妻子,下一个与世永别的人会不会是我。

小梅从不在我的面前流泪,她也不准许我掉一滴泪。时刻都在提醒我:你要坚强。

病友的家属说我是前世拯救了银河系,今生找到这么好的贤妻。

为了给我补充营养,小梅给我买好吃的,而她自己一日三餐都是馒头拌稀饭。

她日夜照顾我,睡眠严重不足,可是在我的面前却精神饱满,每天给我讲故事,为我翻身擦背,清理污物。

她时刻关注我的身体状况,第一时间发现我的小腿肌肉有了萎缩症状,马上请康复师帮训练,自己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瑜伽康复方法,每天帮助我训练。

看到她每天那么辛苦,我心里非常难受,每到下半夜就开始失眠。我想,如果能早日结束生命,对她是一种最大的解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妻子日夜守护,陪我度过了医院那段最艰难的日子)

我已经让家庭负债累累,让我的爱人身心疲惫,我活着就是最大的累赘。

冰雪聪明的小梅,总是在我耳边提儿子。只要一想到懂事的儿子,心头就会涌起康复的动力。

记得儿子三岁那年,临春节时领导给我们放了一天假,发了礼品,还办了一次酒席。因为平时带儿子很少,那天聚餐我把他也带去了。

自从我做了大货车司机,平时是滴酒不沾的。可领导摆了手说今天难得热闹,大家多少喝一点。领导这么一说,大家都哄开了,猜拳喝酒,热闹非凡。

可儿子整整一个晚上,都用小手把我的酒杯死死握住,就是不给同事给我倒酒。用还说得不太清楚的话说:“爸爸开车不能喝酒。”满桌人都被他天真的表情和像大人一样的严肃逗笑了。

儿子是我的健康保护神,我要振作自己。我每一天都在祈祷,祈祷上天的仁慈,再还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让我继续担当起做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是我的健康保护神)

寒暑往来,2016年初,在小梅的细心照料下,我的病情终于有了好转。3月,她带着我回到了遵义老家。

我开始做点力所及的小事,我就会编点竹箩筐,做点小木椅来补贴家用。但小梅担心我太累,不让我做。我笑着说,干点小活,人倒轻松自在些。

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定都会有个新的开始。我有这么贤惠的妻子,懂事的儿子,那么好的父母,我渴望一家人再享受天伦之乐。

可是2019年,我的病情突然复发,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小梅带着我再次踏上求医之路。

住进上海的医院,已是深冬的夜晚,北风吹得寒冷刺骨。

因为病情的严重,我进来时直接住进了ICU。过了5天,医生通知做手术。从早上9点多进手术室,整整做了13个多小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年迈的父母忙着农田)

晚上11点多,我从手术室被推进了ICU,一住又是53天。这次花费了几十万。

那时候,我的头脑时儿晕迷,时儿清醒。清醒时我的求生欲望愈发强烈,我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渴望能活下去。我害怕哪一天会闭上眼睛离开我最爱的亲人,一个人去走孤单的黄泉路。

医生说,现在最好的药物能够控制癌细胞不再扩散。但一定要注意自己的情绪,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

和“肿瘤君”再度交手了大半年,我的病情有了好转,身体里的白细胞也在升值。

医生让小梅签转院手术,把我转到了康复医院。小梅瘦弱的肩膀上,再度挑起陪伴我康复训练的重担。

病房里,她比任何一个家属都起得早,为我熬稀饭、炖骨头汤;训练室里,带我到康复机上做所有的康复训练;训练之余,带我到院外散步、慢跑。

后来,通过医院的定期检查,我恢复得不错。2020年10月18日,小梅带着我,踏上了回家的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医院回家,亲人团聚)

回到家后,一大家子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两个姐姐帮母亲烧菜,所有堂叔堂婶,兄弟姐妹都来了。

这些年当小梅带我在医院里治疗里,家里无论大事小事,都全是堂叔堂婶、堂弟弟媳帮忙。他们都是我生命里的恩人。

他们不仅帮我和妻子照顾日渐年迈的父母,而且还不断支援住在医院长住5年的我。70多万的高额费用,如果没有家人在身后的默默付出和支持,我早已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过客了。

温暖亲情的陪伴,我的心情状态一天比一天好,病情也也恢复得一天比一天好。我能在儿子放学回家时,牵着他的手散步了。

原本稀松平常的一件事,上天如今才给我机会去做,仿佛只是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如今才还

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来陪伴家人。

2022年,我到医院复查,身体的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走过了鬼门关的我,感慨万千)

如今,我和小梅正在努力工作,争取早日还完73万的欠款。

亲人朋友们总是告诉我别把钱的事放在心上,等抚养孩子长大了,到时候再慢慢还。

我每天坚持散步锻炼,村庄的每一位长辈只要看见我,都会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我命硬,还说我家祖坟真是冒青烟了,能遇到这么贤惠的妻子。

是啊,我的命是老婆给的,是她用爱感动了上天,上天才不忍心带走我。往后余生,我每一天都要好好陪伴她,好好待她。

【编辑:范彩霞】

(*本故事来源于真人真事,经过适当艺术处理,人物均为化名。配图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账号友情提醒: 请自行辨别相关风险,不要盲目跟风做出冲动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