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男友嫌弃我家养猪又臭又穷,出轨我的富婆室友。

我爸知道后怒给我转账三百万。

我惊了,咱家不是养猪的吗?

我爸歪嘴一笑:“那只是副业,还有另外三百个产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一墙之隔,我的男朋友搂着我的富婆室友,亲密的说:

“谁喜欢徐媛身上的大粪味?我还是更喜欢你。”

说完就亲了上去,室友娇羞的笑,欲拒还迎。

“这让徐媛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啊。”

“我管她呢!”

怒火冲上头顶,我站在原地,刚收拾完餐具,就听见这对渣男贱女说的话。

我家是养猪的,一直很穷,我知道。

上了大学谈了男朋友,他一直喊穷,说自己要考研没时间兼职。

没关系,我养他。

我打了三份工,每天晚上十点下班,累的直不起腰。

结果,他早就和我的室友勾搭在一起!

想要脚踏两条船,也要看我答不答应。

我脱了身上的工作服,拎着隔壁桌没喝完的茶,冲着他俩的脑袋倒了下去。

一时间餐厅里鸦雀无声,室友廖颖反应过来,她看着精心打扮的一切都被毁了,崩溃大喊:

“徐媛,你发什么疯!”

我怒极反笑,接着把剩下的茶水泼到了他们的脸上。

“洗洗脑子。”

扔了壶,我扬手给了许远一记耳光。

“算我瞎了眼,看上你这个白眼狼,这些年,权当是我喂了狗。”

说完我要走,突然想起来什么,转头警告他:

“这些年我为你花的钱,都给我一分不少的还回来,不然你等着。”

这次我很潇洒的走了,但出门就开始哭,一直哭回了家。

我家虽然是养猪的,但猪场离我家有一段距离。

我的家被妈妈收拾的很干净,宽敞明亮,根本不是许远说的那样。

到底是我识人不清,害得自己浪费了时间去养一个白眼狼。

爸爸坐在院子里,看见我哭着回来,非常吃惊。

“怎么了,谁欺负我的宝贝闺女?”

我哭着讲完了全部。

我爸皱着眉听完,颇为悔恨地嘀咕着“早知道就早点说了”。

他帮不上什么忙,我也不打算再让他忧心了,擦擦眼泪进屋,闷头就睡。

结果一觉醒来,我就看到手机上跳出一条消息:

“银行卡到账三百万元……”

2

三百万?开什么玩笑,我看着手机界面上的数字,好多个零啊!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滚下床去找我爸:“咱家不是养猪的吗?”

我爸微笑:“对啊。”

“养猪只是其中一个助农产业,这样的产业咱家有三百个!”

我爸竖起了三根手指,我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三百个产业!那我岂不是千金大小姐?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我爸解释道:“当年呢,我跟你妈只生了你这一个闺女,想要好好锻炼你,不要染上了骄奢淫欲的坏习惯,才瞒着你,其实咱家有钱着呢!”

“你男朋友是他没眼光,你拿着这三百万好好花,买点自己喜欢的。”

做了这么多年有钱人的梦,没想到居然美梦成真了。

我一下子开朗起来,什么狗屁软饭男,通通闪开,别挡我财路!

有钱了,要什么男人。

我拿着钱去了本市最大的商场,直接上三楼。

三楼是大牌专场,以前根本不敢踏足,今天终于敢去逛逛了。

结果扭头就遇到了许远和廖颖。

3

“真是晦气,什么人都能来?”

廖颖翻着白眼走到了我身边,满含嫌弃的说:“你有钱吗?不会就光看不买吧。”

许远搂着廖颖,附和道:“她穷的要死。”

我怒了,冷笑着反问:“知道我穷你还花我的钱,吃软饭吃得这么欢,你上辈子是猪吧你,许远,三天内如果你不把我的钱还给我,别怪我不客气。”

“你!”许远气得脸色涨红,我懒得再搭理他,转身去另一个分区逛。

我刚拿起一条姜黄色的裙子,就被廖颖抢了过去。

“这件我要了。”

我不耐烦的回头:“我先来的。”

廖颖冷笑,“谁不知道你徐媛穷,天天去食堂打工,你哪有钱买这个,别在这丢人现眼了,这条我要了。”

导购员眼疾手快的接过衣服,“这件是吧,立马给您包起来。”

我怒了,一直被人忽视,泥人还有三分气性。

我冷声呛道:“我先来的,你不知道情况吗?”

导购员不屑一顾,“一看你肯定买不起,我还是给这位小姐包起来。”

闻言廖颖越发挺胸抬头,高傲地掏出手中的卡递过去。

“余额不足。”

尖锐的电子音回荡四周。

“什么?”

廖颖惊呼出声,脸色好像被人扇了一巴掌。

导购员露出一抹尴尬不失礼貌的微笑,“余额不足,您再试试其他卡。”

廖颖脸色阴晴不定,突然恼火的夺过银行卡,“不要了。”

许远忙跟上去。

导购员殷勤的问我,“这件您还要吗?我给您包起来。”

我冷哼一声,“除了这件,剩下的我全都要。”

导购员欣喜若狂,我接着道:“不过我要换人,来,小姐姐,你来帮我包。”

她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了。

被我指着的一个小姑娘赶紧过来为我办理业务,帮我直接送回家。

没理会导购员不甘心的眼神,我被手机里的消息提醒。

“媛,许远在学校论坛上说你嫌贫爱富甩了他。”

4

“什么?”

我打开学校论坛,置顶的帖子大大的几个黑字,【论嫌贫爱富的女友。】

我点了进去,里面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关于许远是如何在低谷期对徐媛不离不弃,结果现在她攀上富豪,嫌贫爱富,甩了许远。

廖颖第一个评论,说什么作为我的室友也看不过去,我每次都逼着许远给我买很贵的礼物,逼着他打三份工养我。

给我气笑了。

有她出来说话,评论叠了好几十层,全是在讨论我和许远,其中一大部分是在讨伐我。

“太过分了,许远长的这么帅都被甩。”

“建议许远赶紧去医院做检查,指不定徐媛背地里早勾搭人去了。”

“大学就去做人情妇,真不要脸啊。”

评论不堪入目,我愤怒地关掉手机。

好,这么玩是吧。

还敢造我的谣,许远怕不是忘了我手里有的是他出轨的证据。

我这人从小过穷日子喜欢精打细算,养成了记账的好习惯,这时候可派上用场了。

我火速回家,把先前在许远手机里发现的他们的聊骚记录,还有我给许远的转账记录,全部总结成PPT,再转成了PDF发给了许远和廖颖的导师和辅导员。

在论坛的帖子的下面,我也发了一份。

许远和廖颖不是老在我面前说什么保研吗?我看这回还能不能保。

当我回去寝室时,廖颖正在寝室炫耀新买的包包。

“我爸花了好多钱给我买的,他还说只要我闺女开心就好,钱花多少无所谓。”

一个室友谄媚的说,“廖颖你家条件好,你爸也疼你,我太羡慕你了。”

廖颖骄傲的接受着夸奖,完全没有刚才在店里的窘迫。

另一个室友跟我玩的比较好,此刻担心地看着我。

廖颖得意洋洋的看着我,“你还敢回来,现在你的事情全校都知道了,辅导员马上就会找你。”

我嘴角扯出了一抹讥讽的笑:“谁被叫走还说不定。”

廖颖不屑的说,“我看你是傻了吧,今天你可要惨了。”

话音刚落,班长推门进来,“廖颖,辅导员有事找你。”

“什么?不应该找徐媛吗?”

班长一脸嫌弃,“我不知道,你问辅导员。”

廖颖此刻才感觉到不对劲,一脸狐疑地出了寝室。

不久,她气冲冲地回来,将我书桌上的东西狠狠摔在了地上,红着眼眶对我喊:

“徐媛,我跟你拼了!”

5

她和许远的保研资格没了。

我的那份PDF在学校里刮起了血雨腥风,甚至上了某社交软件的热搜。

学校非常重视,做出了取消保研资格的决定。

本来许远和廖颖这个保研资格拿的也不稳当。

大学里多少场考试他们就抄了多少场,廖颖仗着富家千金的名头到处施压,大家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我冷静地盯着:“廖颖,你走到这地步应该怪你自己,但凡你和许远清白,我也没办法举报你们。”

“你!”

廖颖死死的盯着我,“我记住你了,徐媛你给我等着。”

许远比廖颖反应大些,把我堵在了回寝室的路上。

“徐媛,你知道我有多么不容易,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我耸耸肩,“就许你造谣我,就不许我把你干过的事爆出去?你哪来的脸来质问我?只剩下一天了,你再不还钱,我可就不止发PDF这么简单了。”

许远软下口气,身子靠过来想要拽着我的手,被我躲过了。

“媛媛,你原谅我这一回,只要你承认这些都是你编造的,我就和你在一起。”

我赶紧捏着鼻子离他两米远:“我又不是苍蝇,可不想和你这种脏东西在一起,快快快,滚远点,我要被熏死了!”

许远气得说不出话,还想过来抓我手腕。

被我一巴掌甩得站不住脚。

我怎么才发现他这么弱。

“许远,别再纠缠我,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留下这句警告,我转身走人。

许远后来又缠了我几次,被我直接报警,他把钱还给我了才算了事。

这件事情在我们学校被来来回回讨论了好几次,才逐渐平息。

不久后,实习的时间到了。

“我当然不用担心实习了,我爸早就给我安排好了,我直接进我们家的公司。”

班里的同学早就忘了前几天还在嘲讽廖颖,现在又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嘴角捧着她。

“廖颖,你真幸福,别忘记我们这些同学啊。”

我攥着手机回到了寝室,廖颖看着我的样子,阴阳怪气道:“有些人就是装,说不定心里嫉妒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的狗腿子立马附和,“对啊,廖颖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这样欺负。”

我压根不想理会她们,因为我早已经有了去处。

前两天我爸就极力要求我去公司实习,“别人公司有什么好去的,你就好好实习,毕业后帮你老爸我管理一家公司就行。”

我无奈答应,其实我也对自家素未谋面的企业也非常感兴趣。

周一一早,我就准备去公司,却被我爸叫住。

“这次去公司还是先从底层做起,先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免得人家用有色眼镜看你,你就把自己当做一个小职员,认真工作就行。”

“好的,爸。”

我随口答应,多简单的事,变有钱之后,我也没有到处嚷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对了,爸爸这么多年还资助了一个大学生,就是你们学校的,今年也要到咱家公司去实习,你们还能认识认识。”

“行。”

我应了一声就赶紧走了,不然我爸还会唠叨更多。

一到公司报道的地方,我却看见了两个意料之外的人。

6

“小颖,太感谢你了,不然我还没机会来这里。”

许远亲密的牵着廖颖的手,脸上满是感激和柔情。

“都是小事,要不是我爸他非要我过来,说是比较想我,在自己家的公司也比较好锻炼,我都不想过来。”

丰华集团是行业顶尖的公司,多少人梦想着能够在这里面工作。

周围实习生们一听是董事长的女儿,立刻上前攀谈了起来。

其中不乏看戏的,好奇多问了一句:

“你是丰华董事长的女儿,那你为什么不姓徐?”

廖颖撩了一把头发,端的一副高傲模样。

“我爸太爱我妈了,一定要我跟妈妈姓。”

“你们家庭真幸福。”

我迷惑了:“你是丰华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那我是谁?

许远嫌恶的看了我一眼,“她不是你是?”

“徐媛,你一身的大粪味是怎么好意思进行业顶尖的丰华集团的?”

廖颖冲我甩甩手,高傲的说,“如果你求我,我可以勉强给你个机会。”

我气笑了。

廖颖一定在撒谎,我怎么不知道我爸妈除了我还有别的女儿?

我来到楼梯间跟我爸打电话。

“爸,你背着我妈出轨了?”

老爸顿时吓了一大跳,“你这孩子,上个班怎么胡言乱语了,我出啥轨啊,我见鬼还差不多!”

我心想,那就是廖颖在装,行了,没啥要问的。

就在要挂电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爸今早跟我说的话。

“爸,你资助的大学生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廖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