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代人估计做梦也没想到,抑郁症会成为一种流行病。

而且越来越有低龄化的趋势。

作为一个教育号博主,我有很多家长读者,也有不少学生粉丝。

爱看长文公众号的学生,大多来自重点初高中。

这些孩子经常给我私信,让我知道了不少学校内的真实情况。

也让我看到,抑郁症的流行不再是纸面上的数字,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痛苦的灵魂。

以下是几位深圳重点高中同学身边的抑郁症实录

#1

Dr小鱼

“原来,我是只股票”

父母早年离异,他老爸并没有真正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来看待。

根据本人所说,他爸的朋友圈的小孩里,只有他考上了A中(顶级高中)。他爸为这件事特别嘚瑟,每逢酒局必吹。

在本人确诊抑郁症休学之后,他爸的态度是不解甚至愤怒的——“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成才,你抑郁了人生毁了对得起我吗?”

想起来一个很没品但是很真实的笑话:

为什么东亚家长在得知孩子抑郁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同情,而是愤怒?”

“废话。你投的股票跌了,你不生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Dr小鱼

想学文科的理科大神

他是理科实验班的大神,但自己真正的喜好是文科,搞数理竞赛纯粹是被迫营业。

在期中考试中,他的文科排名是全校前三,但是他妈妈一点都不认可他的成绩。

在家长会上,当着全班家长同学的面公然训斥他:

“给我回去学你的数学!”

后来休学了,不知现在状况如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Dr小鱼

六人宿舍里,有两个重度抑郁

我在深圳十大,我们学校宿舍六个人,有两个重度抑郁。

他们上学时的情绪真的很不稳定,时不时就不来上学。

我接触过最近的抑郁症患者是我的同桌。

他是重度抑郁症。

晚自习发病的时候,会突然摔东西,全身发抖,身体不受控制,眼泪也不受控制。

在本子上画无数个黑圈圈。

他们完全控制不了自残,对他们来说,自残是是一种可以发泄情绪的方式。

心理老师给他们的意见就是每周进行三次心理咨询,学校建议休学。

但他们的家长觉得,休学耽误学习,也觉得抑郁没啥,什么都没有学习和成绩重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Dr小鱼

“抑郁症就是懒,就是矫情,就是无能”

我在令人羡慕的某四大读书,我本人也是重度抑郁症患者

一边抗抑郁一边学习真的很难。

学习时长小于别人,精力也低于别人,但高考并不会因为你的情况而给你降两分。

越学不动越焦虑,越焦虑越学不动,如此恶性循环。

还会承受很多误解,比如上课莫名其妙哭出来,不和人打交道,总是请假,经常一脸丧气……

别人的目光,也会加剧当事人的抑郁。

幸运的是,我所在的高中对抑郁症学生请假还比较包容。

但据说有些学校可不会这样。

我认识的一个同学,在其他学校,因为请假次数有点多,被班主任公开训斥“抑郁症就是懒,就是矫情,是无能的表现”等等。

真的不敢想象,连搞教育的老师,都对抑郁症有如此偏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5

Dr小鱼

听到这些重点高中的孩子讲述起身边的抑郁症以及自己患病的情况,心情真的非常沉重。

没有哪个家长不爱自己的孩子,也没有哪个家长不是尽心尽力在为孩子付出。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中考分流的优胜者们,享受着优质的教育资源,却陷入苦苦挣扎中。

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