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鸿鹄

当如今的枫丹之前的最后一个文明纪元——雷穆斯帝国以“国王背叛了大臣”这样荒谬的结局被天理大清洗之后,那些与魔像融合的“不朽的生命”残存到了下一个文明纪元的开始。(简单来说,把枫丹人和石像融合的计划成功了,大清洗之后,调音师带着他的亲信活了下来)
曾经被子民爱称为“光荣王”的雷穆斯,在后世的记载之中也变成了“僭王”。在文献中,雷穆斯首要的罪孽就是“试图使人类僭取本应只属于神明的权柄”。(这也不难理解,有句老话叫做“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当一个文明即将熄灭,它的遗留往往会告诫下一个文明“不要去做什么事”,这里可以理解为,通过诋毁雷穆斯的名誉来告知人类,绝对不要去触怒高天的神座)
这时,被囚禁的厄歌莉娅再次出现。(这里并没有细说为什么被囚禁,我个人的意见是,她把原始胎海之水分给了雷穆斯,然后间接导致了战乱的爆发,相当于是“仓库管理员挪用了公家的货物,结果导致了重大灾害”,那仓管被惩处也是情理之中)
一部分(以卡西奥多为首的)放弃战争的魔像、期望安稳度日的龙蜥、残存的雷穆利亚帝国民众,都被厄歌莉娅收入了麾下,和她的眷属——纯水精灵,开始重建文明。(尘世七执政的首要就是“爱人”,厄歌莉娅的慈悲其实是保住了她的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厄歌莉娅是空降领导,天理直接取出了“神之心”给了厄歌莉娅。她已经掌管了原始胎海,顶替了前任水龙王,获得了部分权能。她是天理的直接造物,不会有那么多花花心思僭越天理的法则。最后慈悲爱人,用她的眷属作为要挟就能轻易控制。在经历了两次大清洗之后,实在是人才凋敝、陆地尽失的穷山恶水中,厄歌莉娅确实是不二之选。
最终,水之王国——枫丹,开始在厄歌莉娅的统治中,以律法作为基准运作了起来。
(此时的璃月,岩王帝君和各种妖魔鬼怪打得不可开交,终于是杀出一条血路。须弥的三神以花神身死,赤王献祭,大慈树王被禁忌知识污染惨烈告终。稻妻的雷电双子斩杀了大蛇,但人民伤亡惨重,挚友天狗笹百合牺牲。蒙德为了推翻迭卡拉庇安的统治也是血流成河。起码,厄歌莉娅手上干净,身上健全,亲眷都在。她是幸运的)
只有调音师波爱修斯还沉浸在当初“黄金时代的帝国”的美梦之中,及时用原始胎海之水制作出的甘露已经因为时间的匆匆流逝而变得污浊,他依然坚持带着灵露来到了深海之中,妄图修复在深海之中,虽然磐岩之身崩裂瓦解无法再战,但心中仍然满是战意,妄图复辟雷穆利亚帝国荣光的魔像。
波爱修斯和这些魔像组成了黄金剧团,他们在海渊之中,传唱着美妙的乐章,引诱孩童向沉睡的魔像献出高贵的灵魂。他们鄙夷着“在野心与背叛的废墟之上,旧日之人组建的新的国度”,认为崇尚艺术和音乐的雷穆利亚帝国代表着文明。而枫丹这样靠法律作为约束,混合了各种生物的国家实在野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在深海之中凝视着,妄想健全与美令荣耀王国再度荣光。到那一天,所有黄金剧团的成员都能赢取整个“未来”作为奖赏。(其实,只要甘露继续劣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也只是至死抱着不甘,走入消亡的洪流)
这里有一个细节,直到最终,波爱修斯想修复的王国都有着“主人和奴仆”的封建制度,一方面是延续了他因为幼年权利缺失导致的“渴望权利”,一方面是反讽了“现在没有高低贵贱,连梅洛彼得堡的犯人都能争取人权”的枫丹竟被称为“蛮族”。
波爱修斯曾经的挚友——卡西奥多在加入枫丹之后,他自己也知道,当初他也是雷穆利亚帝国里,沉迷人体改造,用贵族身份压迫统治的一份子。所以他并不喜欢大家引以为傲的“黄金猎人”的称号。当足以威胁枫丹的,距离海平面不远的魔像被清理干净后,他开始投身打击犯罪的调查活动。
在这一时期,因为枫丹的社会稳定。“美露莘”这种爱好和平,心思恪纯的生物开始大量被吸收进入枫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个时期,发生了对枫丹影响最大的事——
纯水精灵,转生为人类。
纯水精灵其实是意识融合体,就和艾尔海森的剧情中的“集群意识”一样它们其实厌倦了这种不能凝聚成实体,不能独立出去思考和生活的状态。所以,它们开始祈求厄歌莉娅,能否让它们成为人类。(这一段的铺垫,反而是未来的故事,老芬奇和纯水精灵的爱情就解释了为什么它们盼望成为人)
仁慈(得有些溺爱)的厄歌莉娅允许了它们的请求,纯水精灵开始利用血管包裹原始胎海之水,从海中剥离而出,成为了人形。它们在“神明视线的死角”中,忘却了“僭越”的严重,开始重蹈覆辙。
枫丹人经历了漫长的“混血”之后,纯水精灵的血脉已经完全进入了枫丹人的身体。只要他们一接触原始胎海之水,那么身体里的原始胎海之水就会突破他们的血管融合回归原始胎海,最后的结果就是“枫丹人会被原始胎海之水融化成一滩水”。(这里衔接上了主线)
本来天理是沉寂的,直到五百年之前的坎瑞亚战争爆发了。
当时的尘世七执政中,除了大慈树王被委派去守护世界树不被污染,其余六位都奔赴了坎瑞亚的战场。天理的视线再度投射到提瓦特时,厄歌莉娅知道完了完了。这种“造人”的行为实在是太僭越了,这不是尘世七执政这种属于提瓦特这个层面的生物应该被默许的技术。坎瑞亚的战局还未清理干净,所以厄歌莉娅不清楚到底是天理默许了她的行为,还是天理没有发现,还是天理发现了但是一时之间没空降下神罚,再度大清洗整个枫丹。
在这样的惶惶不可终日中,厄歌莉娅战死了。
厄歌莉娅的身体变成了巨大的甘露之海,千年之前死去的花神的力量化作的神鸟落在了甘露之海中与之融合,最终变成了须弥沙漠中的万种母树。(这里大家要问了,怎么死在了须弥。坎瑞亚的大型机械都安排在沙漠,就说明坎瑞亚的入口就是沙漠的地底。理论上来说,战死的四神雷电真、厄歌莉娅、初代火神、初代冰神其实都应该葬身于这片区域)
万种母树开始进化污秽。经过积年累月的努力,终于是暂时压制了灾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慈树王是五位战死的初代神中,最后去世的。这个预言就从厄歌莉娅口中,传到了大慈树王口中,然后再被二代水神芙卡洛斯,牢牢记在了心里——
所有人都会溶解在海里,只剩下水神自己,在神座上哭泣。
厄歌莉娅一死,原始胎海就会失去心脏,再度进入无主的失控状态。一旦爆发,罕有纯水精灵血脉的人类就会被分解。爱人的水神当然会哭泣,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发生:要么,枫丹人被原始胎海之水分解。要么,天理降下神罚,和雷穆利亚一样,再度被大清洗。
总之,怎么都会死。
于是,针对这个预言,神明和凡人,开始了各自的努力。
我们先来说,主线之中最直接的神明部分。
芙卡洛斯接手这个烂摊子之后,分离了自己的神性和人性。神性进入了预示裁定枢机之中,通过不断进行审判罪案,累积民众因为“信仰”而产生的力量。而人性的一面成为了芙宁娜,她被芙卡洛斯下达了“不老不死”的诅咒,在人前努力表演着,对民众表演“自己是个无所不知的正义之神”的角色,对天理表演自己是个“没有办法从这场灾厄中挽救枫丹的神”的角色。
那民众就能继续安稳度日,天理就会觉得枫丹没救了,神罚随时可以降下。
最终,芙卡洛斯攒够了能量,以自己身死为代价,击碎了水神的神座。
也就是说,她自己死了还不够,新的水神仍会被任命,从元素龙身上夺取的权能仍然无法交还。只有神座破碎,才永远不会再有水神了。她身上来自古龙的权能才能回归到现任的水龙王身上,让现任水龙王能有完全之力去控制原始胎海。然后,她在五百年之前就邀请了那维莱特来到枫丹作为最高审判官,掌管整个枫丹廷。
这其实是一步险棋,因为如果在芙卡洛斯攒够能量摧毁神座之前,原始胎海之水爆发了,那么就是大失败。如果芙卡洛斯攒够能量之前,天理发现了她的骗局。那么就是大失败。如果她摧毁神座之前,那维莱特没被凡人打动,而是在枫丹带领龙蜥作乱,那就是大失败。如果她摧毁了神座之后,那维莱特没被凡人打动,而是继续审判妄用原始胎海之水转生的枫丹人的罪孽,那还是大失败。
总之,故事最后,走向了最好的结果。
五百年的时间,无数来来往往的人(和可爱的美露莘)终究是打动了那维莱特,在芙卡洛斯完成了自己的自刎谢罪之后,那维莱特宽恕了所有枫丹人的“罪孽”。他作为完全之龙,已经能掌控所有的“水”了,他取出了枫丹人体内的原始胎海之水,保证了他们不会再被溶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里其实有很多可圈可点的部分,例如芙宁娜这五百年以来的坚守,不断地完成了十八万次表演,只为了让大家相信自己的身份。例如娜维娅和她的两位保镖之间的深情厚谊。例如莱欧斯利建造巨大的船只,在危急关头打捞了遇难的民众。这些都是“人”的努力。
还有成为了愚人众执行官的仆人不断挂心着自己的祖国,带着林尼、琳妮特和菲米尼潜入欧比克来大剧院不断努力着。
但是!我不是给仆人洗白,我还没有忘记那些死在层岩巨渊之下的愚人众。他们也是壁炉之家出来的孤儿,他们因为上层(冒进的达达利亚)的谈判破裂被活活饿死在层岩巨渊之下,实在是令人心碎。不要扯什么“他们可是在和天理对抗,牺牲一些孩子是可以原谅的”,不可以,不能原谅,因为这种牺牲不是“必要的”。
从孩子开始照顾,再让他们投入战场,死于困境,最后包装成“必要的牺牲”。太残忍了——
没有人是“生来就该死”的。
所以只能说,现在暂时我们和仆人“利益相同”。
最后,在那维莱特获得了完全的古龙之力后,我们对于神之眼的了解又增加了新的线索。
当人的愿望强烈到传达到天上,尘世七执政就会有所回赠。七神会分出“从古龙处获得的权能的碎屑”分给人类,这才是神之眼的本质。当获得了这个“碎屑”的人完成了使命之后,众神能收到更加丰厚的馈赠。
我们现在来回看七神的理念:
自由、契约、永恒、智慧、正义……当人们执着于其中的一项,就会少掉很多花花肠子,去想一些僭越的事情。所以没被派发神之眼的人,并不一定是资质平平,没有任何执念。反而可能是因为“执念太强,但是他的执念可能会动摇这个世界的根基,导致僭越的出现”所以才没被派发神之眼。(例如愚人众执行官之中的富人——潘塔罗涅,他一直想用财富来撬动这个大陆的命脉,可能正是因为他这种偏颇的执念,才导致他得不到神之眼)
这里我提出一个假设,神之眼和神之心,可能是和预示裁定枢机一样的,在收集着某种能量的装置。神之眼是小的,不断冲入能量的端口。而神之心是个大型的储存装置。当七个神之心被充满之后,这种能量就会用在(例如修复提瓦特世界)人类难以想象,但是嫉妒需要的功能上。(毕竟天理要寻找的尘世七执政都是“爱人”的,他自己应该也是“爱人”,想要保护人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如今的水神神座已经破碎,尘世七执政成了六执政。
在这么严重的情况之下天理的目光竟然还没有落下,重新来整治枫丹的情况。那他到底是身体状况奇差无比,无法管理?还是尘世七执政的闲职已经失去了作用,即使让那维莱特这个未来的敌人去发放神之眼也无所谓了?
让我们一起期待后续的剧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