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山沟沟里面飞出的金凤凰,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

毕业当天,我带着我女朋友回村。

我本想让爸妈见见女友,却不想我舅妈居然让我把女友让给表哥。

更过分的是,他们居然对我女朋友做出这种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是林舟,一个从大山深处考进985的小镇做题家,是亲戚朋友们眼里的才子。

大学的时候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恩希。

她是我们教授的女儿,漂亮家世好,本来应该是我这辈子都难以企及的女孩。

但我却因为考上了大学,有机会和她相知相爱,我很感激这一切。

可我却隐隐有些自卑,毕竟她的家世容貌那么好,我真的配得上她吗?

毕业后我妈一直催婚,叫我把女朋友带回家给她看看。

“恩希,你愿意跟我回家吗?不过我家在山上,你要是不愿意的话……”

我刚刚想说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我还是对我的出身有些自卑的,我难以想象像恩希这样洁白无瑕的淑女,出现在我家那矮小逼仄脏乱的院子里面,是什么样的情形。

“我愿意,林舟我不介意的,你家就是我家。”

恩希过来挽住了我的手,眉眼弯弯的看着我。

我在心里发誓我这辈子一定都要对恩希好,这么好的女孩子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带着恩希回了家。

回家的路途可以说得上是山路十八弯,恩希从小到大都没有遭过这种罪,她吐的很严重,我看她一张小脸都煞白了起来。

不好容易到了家里,下了车恩希才好了起来。

“恩希对不起啊,要不是我你也不会遭这种罪。”

我扶着恩希进了屋子,她煞白着脸摇摇头,“没事的。”

这时候我妈喜气洋洋的出来了,“哎呀舟舟你可算是回来了,这就是你女朋友恩希吧,长得真漂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恩希,你的脸怎么这么白啊。”

我妈关心的问道。

恩希摇了摇头,“阿姨,我刚刚有些晕车,不过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快进屋吧。”

“舟舟,你舅舅他们等等要来我们家吃饭,顺便看看恩希,我先去煮饭哈。”

我妈招呼我们坐下,她忙前忙后的做饭。

恩希对我妈印象挺好的,“林舟,你妈妈真好相处。”

我笑着给她倒水喝,想到舅妈我还是忍不住叮嘱了恩希一句,“恩希,我舅妈他们可能不是很好相处,要是说什么了你别介意。”

我话音刚落,舅舅一家人就走进了我家。

还没看见舅妈人,她高亢刻薄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哎呀我说梅红,你怎么这么多年了做事还是这么慢吞吞的,我人都来了你菜都没有做好。”

梅红是我妈的名字,舅妈和我妈不对付,每次来都要刻薄我妈几句。

这时候表哥也一瘸一拐的走进来了,在看见希恩的那一刻,我看见表哥的眼睛瞬间一亮。

“林舟,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吗,怎么那么漂亮啊!”

表哥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仿佛恩希是一件物品一样,他用淫邪的目光上下打量我的女友。

2

“大哥大嫂来啦,你们快坐着,我马上上菜。”

我还没有回答,我妈就忙着跑出来了。

我妈一向是对舅舅这个大哥很尊重。

一是因为从小她就是舅舅带大的,二是因为小时候我掉进水里,是表哥救了我,还因此表哥变成了瘸子。

但是我依稀记得是表哥推了我,是我掉下去的时候拉了一把表哥,表哥才摔进水里的。

但是等我一觉醒来的时候,表哥就成了我的恩人。

为了报答表哥,我家从小有什么好吃好喝的,我妈都会先给表哥。

我妈在舅妈生表妹的时候累死累活的伺候她,因为舅妈半夜想吃猪蹄跑出门买,差点一跤摔下山。

而我则是所拥有的一切都要让给表哥,甚至有一次因为表哥睡了人家老婆,被人打的半死,我去救他差点没了命。

要不是现在高考制度完善,表哥又无心高考,上大学的名额被表哥顶替了都有可能。

这些年我半工半读,我知道我往家里寄的那些钱基本都进了表哥的口袋。

在我心里我早就还好了这笔债。

但我妈还是觉得我们家对不起舅舅家。

吃饭的时候舅妈一直挑三拣四,说这个不应该这么做,这个不够新鲜,她不爱吃这个。

各种挑刺,甚至说话的时候口水还喷到了菜里。

恩希明显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夹菜的手都停了下来。

“你们是一个大学的同学吗?”

表哥好奇的问道。

我点点头,“对,恩希是我大学同学,她很优秀的。”

恩希听到我夸她,笑着看着我。

表哥的眼里明显露出了嫉妒和垂涎,“表弟,真羡慕你啊,居然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你说当初要是我没有救你,我的脚没有变成这样,我是不是也能考上大学,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表哥这么一说,我妈的脸色瞬间又变得愧疚了起来。

“翼翼,是我们家对不起你。”

我妈快要哭了的模样。

这时候舅妈听见表哥这么说,立马审视的看了看恩希,“长得还行,就是瘦了点,也不知道好不好生养。”

恩希听见舅妈这么说她,一瞬间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赶紧抓住恩希的手,安慰的拍了拍。

我就知道舅妈就是嘴贱。

但我没想到舅妈不仅是嘴贱,人还贱。

说完这句话之后,立马就说道,“舟舟你看,我儿子为了救你腿都变成了这样,你是不是应该把你女朋友让给我儿子!”

表哥看着恩希,摸了摸下巴,“这小妞我喜欢,以后就是我的了!”

他们眼里带着势在必得。

我不可思议的说道,“恩希是我的女朋友,你们不要胡说八道好吗!而且我表哥不是有老婆吗?”

这时候表哥不爽的说道,“之前那个婆娘跑了,我现在缺老婆,表弟啊,从小到大都是你让我,就一个女人你再让我一次会怎么样!”

恩希瞬间怒的站了起来,“你们什么意思!”

3

恩希长这么大都没有受过这种羞辱,舅妈的话对她来说简直天大的羞辱。

我也很心疼恩希,紧紧握住她的手。

这不仅是对她的羞辱,更是对我的羞辱。

“表哥!舅妈!”

我怒的说道,“这些年欠你们的,我早就还完了!

“我当初因为表哥抢别人老婆被人打个半死,就因为我没死你们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吗!

“还有我妈这些年赚的钱,我打工赚的钱,是不是你们通通花了,你们都当这些是我们家应该做的吗!

“我告诉你们,我林舟不欠你们家的!”

长这么大,这是我第一次对表哥一家人说重话,之前一直对他们予取予求。

舅舅听到我说这些话也不高兴了,对着我妈就是大喊,“你教的什么儿子!就是这样对待长辈的吗!”

我妈最怕的人就是我舅舅了,舅舅一凶她就赶紧说道,“小舟,你别这么跟长辈说话。”

这时候表哥看见恩希生气的样子,反而目光更猥琐了起来,“美人就是美人 ,生气起来都这么漂亮,也不知道睡起来。”

说完之后就淫邪的笑了。

恩希再也忍不了了,直接冲了出去。

我赶紧追了上去拉住她的手,“恩希,对不起。”

“你们家里人也太过分了!简直令人作呕!”

恩希是名门闺秀,大概第一次遇见表哥这种流氓。

“我要回去,这个破地方我再也不来了!”

恩希气的小脸通红。

我赶紧安抚她,“宝贝,你现在回去也不安全啊,你看外面那么黑,这还是在山上。”

“你就看在我的份上,明天中秋过完再走好吗?”

我满脸恳求的看着恩希。

恩希是个善解人意的女孩,生气归生气,也知道我说的有道理,“那好吧,那一过完节我就走,我这辈子都不要看见你的表哥了!”

“好好好。”

我柔声安慰着佳人。

看着恩希明媚的脸,因为愤怒通红,却显的别样的可爱。

我的喉咙一瞬间有些发干,忍不住亲吻了那粉嫩的红唇。

“你干什么呢!”

恩希嗔了我一眼。

不过她还是任由着我动作。

过了一会儿我带着面红耳赤的恩希回了家里。

第二天晚上,舅舅一家又来了。

我本来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妈不要喊他们来,果然我妈还是拒绝不了舅舅。

她还用抱歉的眼神看着恩希。

恩希没办法怪我妈,只能自己叹了一口气。

吃饭的时候舅妈一家一直给我灌酒。

舅舅喝的面红耳赤,“舟啊,你可是我们山沟当中飞出的凤凰,以后可一定要照顾你表哥,来,我们两个喝一个。”

舅舅都这么说了,伸手不打笑脸人,我也只能一杯一杯酒的被舅舅灌着下肚。

我直觉有些不对,但是醉意让我没有什么思考的能力。

直到我看见了表哥看恩希时候赤裸裸毫不掩饰的目光的时候,我才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们该不会要对恩希下手吧!

4

我留了一个心眼,接下来舅舅灌我的酒我都偷偷倒了。

过了一会儿我就假装晕了过去。

我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被扶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我爬了起来,打开窗户却看见舅妈正鬼鬼祟祟的扶着已经晕过去的恩希到另一个房间。

他们想干什么!

我可不觉得舅妈是因为恩希喝醉了就把她带去休息。

她没有这种好心。

而且恩希根本没有喝两口酒,怎么可能晕过去!

唯一的解释就是恩希被他们下了东西!

我着急的冲了过去,果然见表哥已经趴在了恩希身上。

“小美人,小贱货,什么我表弟的女朋友,不还是我的囊中之物吗?爷这就好好疼疼你。”

表哥猴急的拉开恩希的衣服,顿时恩希身上一片雪白都暴露在了灯光下。

表哥满脸都是垂涎的神色。

我一看就怒了,“林翼!你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