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了一次公开审理的离婚诉讼,开始不久,法庭就充满了火药味。

法庭上,双方势不两立,举证五花八门,但都离不开这些关键词:性格不合、家庭经济、争吵家暴、孩子教育抚养、与长辈相处和赡养……

双方都有错,也都没错。也许人心不合,便是无缘吧。

看着坐在原告席上的女方,时而泪流满面,时而咬牙切齿,我就意识到:法庭上被埋葬的,不只是爱情婚姻,还有爱情婚姻这个概念。甚至爱情婚姻死亡后透出的尸味,都深埋得干净彻底。

他们自由恋爱,明媒正娶,本应鱼水百年,殊不料夫妻缘分浅薄,对簿公堂,走上撕破脸皮、恩断情绝这一步。

旁听的两家姻眷,反目成仇,面目狰狞,将法庭纪律抛之脑后,质问、斥责甚至破口大骂,直至被法警请出法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曾经都是花好月圆的爱情,曾经都有地久天长的婚誓。

想起不久前,参加朋友儿子婚礼。婚礼热闹喜气,司仪妙语生花:……期盼已久、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婚庆场面的确激动人心:满座高朋举杯庆贺,父母亲友衷心祝福,新婚伉俪山盟海誓……

一夫一妇,为欢几何?对人的一生来说,结婚就能顺理成章地结“果”吗?

婚姻殿堂的神圣和幸福,在法庭针锋相对、剑拔弩张面前,全都不堪一击,化作一地鸡毛。

目睹此景,仿佛婚姻成了不折不扣的墓地,埋葬着一个个纯情真爱的美梦,家庭成了俗不可耐的“爱情殡仪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爱情与婚姻,是人类从古至今、越说越复杂的哲学命题。

大哲学家柏拉图、尼采、叔本华、罗素,在爱情与婚姻这个问题上,不乏真知灼见,却没能把问题解释清楚,反而给命题打了个绕来绕去的死结。

以讴歌爱情婚姻为己任的艺术家,如诗人、文士、歌者、心理学家甚至僧侣之流,对爱情与婚姻,孜孜不倦地描摹、解读和剖析,仍然无法给出令人信服的解答,说清楚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

也许,爱情婚姻真的是一个永远无解的谜题,所以才成为文艺的永恒主题。

离婚诉讼似乎在告示:爱情婚姻,是不是有我们未能觉察的致命漏洞。

我发出堂吉诃德式的疑问:在爱情婚姻上,人们为什么会一错再错,甚至大错特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