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讨好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如果是教师行内人士,当然会对我的职称问题和由此衍生出来的贫贱生活笑出声来。

然而,你就是对我施以酷刑,我也始终认为:至少在现阶段,职称和教师的教学水平无关,更和教师的品行节操完全脱钩。

职称让教师群体的生活分出三六九等的鸿沟,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我更加认为:低级职称的教师们贫穷,不是他们不够努力,而是他们赚的钱太干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了,职称问题到此为止,我不屑于和晋惠帝们谈论“何不食肉糜”的话题,如果我能为这些庙堂之上、殿陛之间的衮衮诸公提供一点笑料,也算是为人民服务了一把,不是吗?

下面,我想来个转折——在这个普遍仇师仇校仇教育的当下,以自己教师的职业视角来记录一下我似水流年的生活,看看教师会行业之外的人们是不是在过着如歌行板的生活。

或者说,看一看教师之外的群体又有什么样的操守,他们该不该在讨论“教师道德滑坡”的时候,认真地去想一想自己的德行到底有多高。

我想说明一个问题:教师生态圈子不是孤立存在的生态圈子——人们苛责教师行业的时候,应该想一想自己的铁肩是否担起了道义;人们应该扒开自己的皮,看看自己肚子里的囊肿,再来责备教师群体也不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关于网络

关于网络

我可以向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杜撰,在我为维护自己家庭中的运营商网络付出一笔堪称“冤枉”费用之后的第二天,我大河南某地某网络运营商被开除的工作人员站了出来,指出了业内“劣币驱逐良币”的神操作:用户家中的网络一切正常,但运营商在后台操控数据,随意更改用户网络设置,人为制造网络用户的网络故障,然后由工作人员上门,指出“是硬件的问题”,需要更换“光猫”等一系列设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一番大费周章的操作目的只是为了制造一种现金流动——家庭用户需要为本就不存在的网络问题买单:支付几百元的设备更换费。

这就好比医疗行业的“过度医疗”、教育行业的“乱收费”,道德操守在利益面前一文不值。

最重要的一点是:一名在这个行业里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十年,已近暮年的工作人员因为良心还在,不够“厚黑”,完不成经济利益的目标,而被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除名!

别骂我,我在“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我觉得我就是这一名工作人员,我的最大罪过就是太过清白!还是那句话:在乌鸦的世界里,天鹅本身就是一种罪!

我并不能坦荡为师,我有一种直觉:按照目前的教育生态发展下去,有那么一天,我也会重蹈这名被辞退工作人员的覆辙——从学校黯然离场!

如果我从教师队伍离开,我永远不奢望群体多么理性地支持我!相反,他们更可能蔑视我、吃了我!我坚信古斯塔夫·勒庞的论断:群体就是乌合之众!他们极其容易被掌控着话语权的人们PUA,不可能站在弱者和理性一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话题扯远了,重新说回谎报网络故障,并辞退良知葆有者的问题。

问题出现之后,相关网络运营商的“叉杆儿”站出来进行否认三连:我们没有这么干、不要诬陷我们、那个人心态失衡!

我们都是有生活经验的人,运营商的说法究竟是否可信,您有自己的权利,我的选择是:啐上一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文我说过,这是第二天的热搜,巧的是,我在前一天也遇到了家庭网络故障,各种设备无法登入网络。

我联系了当地网络运营商,随后就有两名区域负责维修人员联系我,并且提供上门检修服务,我很感动。

这两名工作人员看起来比较年轻,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不能说人家态度傲慢,人家的态度一直表现出商业时代下惯常的热情,我很满意。

这两名小伙子检查了入户光猫,惊呼我光猫已经是古董。我挺认可这一点:我在2015年装好宽带之后就一直没有更换设备,屈指算来,这个光猫已经使用了八年左右时间,一些性能可能果真落伍了。

两名小伙子并没有什么强制收费的操作。他们干脆利落地指出:我的入户光猫位置的光线有打弯儿现象,影响了光信号传导,出现了“光衰”问题,只需动一动光线就解决了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比较多嘴,问了一句更换光猫是否要收费的问题,两名小伙子倒也开诚布公:更换“旧光猫”不需要缴费,更换“新光猫”需要缴费。但是,新旧光猫都不影响使用,区别可能就是——“新光猫”带有无线网络功能,而“旧光猫”没有无线网络功能。

一边说,人家一边给我更换了“旧光猫”,也没有向我收费的意思。

问题出在我的室内路由器上——两名小伙子看了我摆在客厅内的路由器,进一步惊呼:时间真够久远的——这个路由器上市的时候是2016年,他们还在上学,没有工作!

又怪我!我本着“一劳永逸”的意图问他们:你们有新款路由器吗?我在你们这里更换一台,你们给个合理价格就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两名小伙子瞬间来了精神,指出随身携带的唯一一台路由器就是全新的,刻着运营商的标志——可我看那外包装皱皱巴巴,但出于对小伙子们的信任,也就同意更换,并以为他们会给我开出一个合理价格。

他们向我指出:这是一台3000M的路由器,在他们业内口碑良好,品牌虽然不知名,但质量不输华为、TP,要价280。

大概是我不善于讨价还价吧,最终成交价格是260元。

等这二位小伙子出门离开,我上网查了查价格:全新该品牌的升级版(多出两根天线)的路由器,在官方旗舰店的标价160元——我竟然多支出100元。也就是说,这两名小伙子在这件商品上,至少赚取了百分之六十的利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您别觉得我小家子气:我有这两名小伙子的微信(支付路由器费用时添加),但我只是给他们发了两张网页截图,指出他们多收了我一百元钱而已,没有讨要他们的不当得利。

当然,在这种“不愉快”经历下,我也没有履行对这两名小伙子的承诺。原本,这两名小伙子要求我在回访电话中连按两个1,表示“非常满意”——他们说,如果我不评价为“非常满意”,他们就会被扣五百元钱(极可能是对我“卖惨”,并不真实)。

通常,不管什么样的回访电话,我百分百都会听完冗长的电脑录音,并送上“非常满意”的按键评价,但在这件事上,我拒接了回访电话——非暴力不合作,不对他们的工作进行评价,我坏吗?我做错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行路难和“看门卫脸”

行路难和“看门卫脸”

周末,作为教师,我还遇到了“行路难”和“看门卫脸”的事儿。

2017年,我以“按揭三十年”的方式购买了一套商品房。原本,合同上定于当年下半年交房,但延宕到今天,7个年头过去了,依然没有交房。

为了这套商品房,业主们成立了很多微信群,也闹出了很多“这里不能说”的事儿,一些业主也付出了“蹲好几天小黑屋”的代价。

反正,在这七年里,我得出了一个残酷的人间真实:闹,不一定完全有用,但有一定作用;不闹,完全没有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房子在业主们的闹腾中有进展,板着脸的“仆人们”对业主们采取了分化瓦解的方法:同一期的房屋本应同一时间交房,但人家来了个“一个单元一个单元”地交房。

这种交房方式让小区内既有烟火,也等同于施工工地——有的业主已经入住,但小区之内还在尘沙四起地装模作样地施工。

周末,我骑车赶往小区,想看一看自己购买的房屋施工进度——七年了,抗战都快胜利了!

路上,我在宽阔的马路右侧非机动车道骑行,迎面忽然来了一辆时速不低于三十公里每小时的电动自行车,骑车人是一名黝黑、沧桑、精明、强悍、市侩、不苟言笑都刻在脸上的农村打扮中老年人。

事发突然,他的速度飞快,我们又几乎是在一条直线上相向骑行(注意:我是正常骑行,他逆行在六车道的右侧非机动车道上,不要谴责我!),速度之和更大,我没有反应过来,也就没有闪避——唯恐我的正常闪避,会造成后方某个超车的电动车、摩托车撞上我的事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和我同样是底层人群的电动车骑行者,可能先于我发现他前就发现了我,但他也不闪避,一脸严肃地高速向我冲来。

我脑子开始空白,只能稳住车把。

当他看到我执意不闪避,眼看要撞上的时候,才灵活地一转,从我身边擦过,同时恶狠狠(真的是“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我们当地的粗话,类似于:“没见过这么轴的人”!

会车、错车、指责我,就是几秒钟的事情,我有点懵,但也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国骂:“我去年买了个表!”

对,我以教师身份回了一句国骂!

说实话,我有点肝颤儿:教师本来就是一个职业,360行里的一个正常职业。但目前的教师职业被极力反对给学生贴标签的学生家长贴上了标签——因为你是教师,所以你不能发火、不能骂人、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生怕这名电动车骑行者调转车头,跟我在大街上开仗!

在这个弱肉强食、只敬罗衣不敬人的现实里,我总是先入为主地被人轻视和忽视;而我又没有什么“情商”,真到了大街上干仗的那一步,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我会丢掉教师工作吗?反正,有的时候,我会热血上头,不管不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幸好,可能我的国骂声音较小,那个电动车骑行者一溜烟远去,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但到了小区门口,又遇到了新问题。

我在前文说过:这个小区“分单元”交房,大门口的门卫和物业工作人员又都是“有背景”(不可能仅仅和开发商有联系)的人,态度很是不友善:大门并不经常开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米长的停车场式抬杆门),进出人员需要他们放行,很不方便。

如果你是“社会人”,你清楚现在的一部分保安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领着退休工资,依附在某个“六扇门”开办的保安公司充个数,再领一份工资。

我遇到的两个保安就是这样的人:年龄看起来也离奈何桥不远,但白白胖胖,颇有公门气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在小区门口停下自行车,等候同伴——没有跟随正在进门的一辆车进门,这是祸患!

二十分钟后,同伴到来,我称呼门卫一声“师傅”,要求进门;“先敬罗衣再敬人”的门卫打量我一眼,摆出了大爷的气派:“刚才你怎么不跟着那一辆车进门?白白让我们又开一次门!”

我态度谦和地说:“我要等一个人”,但这二位黄泉预约客吵吵:“那你也可以自己先进来,帮我们按按钮啊!我们这工作是专门伺候你的?”

我笑笑,没说话——这样的人太常见了,就当我的运气差了点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补白

补白

这就是我作为教师,在这几天的真实经历——向天发誓:都是真的,绝无杜撰!

我知道自己的行文水平不高,我也没有想把这篇文字写得多么华美;我只是想在网络平台上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如果说我想表达什么,我只是想说:就这样的一个现实风气,你指望教师们能高尚到哪里去?教师群体的局外人,你们的道德高尚到了哪里?你想让教师们都像我一样卑微吗?

我始终坚持一个看法: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如果教师群体有问题,某种程度上,也是局外人带起的风气所影响的结果,不是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