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不少家庭会聘请外佣帮手,《星岛申诉王》收到读者王小姐申诉,指自己的外佣多次向财务公司借钱,更惹来追债电话及追债信,令她一家饱受困扰。

事主王小姐于18年初开始,聘用第一位印佣姐姐Siti,她坦言,首4年觉得很幸运请到Siti:“当她是我的家人,她疼爱我的女儿,而且工作很爽快,又聪明,带她出去跟朋友聚会,我的朋友都大赞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年10月,Siti突然声称妈妈在印尼入院,她非常担心需要返回印尼探望,期间亦有报告行踪,处理妥当家中事务后便返港,王小姐指:“她后面有回来,这也增加了我们之间信任。”

借钱理由包括乡下买牛

不过,自从Siti回港后便开始持续问王小姐借钱,首次借了6000元,其后再借了3次,金额由5000元至8000不等,理由分别是为妈妈购买医疗保险、乡下买牛等。

2021年10月,问题爆发了。王小姐忆述,当时Siti收很多信件,每星期大约4至5封,有天更发信息给她,指自己与姑仔(老公的妹妹)在A财务公司借了40000元,称每人分一半,各人承担一半还款,但姑仔却跟老公返乡下失去联络,Siti便要承担两人的还款额,声称是被姑仔欺骗了。王小姐便为她重组财务,要求她签署一份声明,承诺以后不会再在任何外面的财务公司借钱,才会续第3份合约延续聘请。Siti承诺并签署了该份声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接3封“最后通知”追债信

奈何第3份合约开始不久,Siti又故态复萌。直至今年初,王小姐家中又收到信及骚扰电话,高峰期时每日收到7至8个电话,每日收2至3封印有“最后通知”的信件,王小姐根据信中电话致电查询时发现,Siti再向A财务公司借了7000多元,又在B财务公司借了30000多元,后来更有一间C财务公司,她所知的有3间,但后来亦陆续收到第4及第5间公司的信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小姐拒绝协助还钱,并认为事态严重,故即时解雇了Siti并提供印尼机票,但后来得知Siti并没有上飞机,估计她仍留港寻找另一工作。面对外佣在外借贷,王小姐称,“我觉得雇主好容易吃亏”,解雇姐姐后,要支付她们机票及长期服务金,但她们是在毫无成本下出去借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介:会提醒外佣勿在外借贷

《星岛申诉王》联络曾协助王小姐的外佣中介公司了解事件,中介公司职员表示,会跟每位新到香港的外佣讲解,也有提醒他们不要出去借钱,因为入境处可能会有纪录,影响日后再来港工作。

香港雇佣代理协会主席张结民则称,如果财钱公司追债骚扰到雇主,这属于违法,雇主应报警求助。

大律师:代通知金是保障自己

就这次个案,雇主与外佣之间签了声明后,外佣仍出来借钱,雇主解雇她又是否合理?大律师陆伟雄向《星岛申诉王》表示,该份声明已列明,外佣你不能再向外借钱,双方亦已签署,即外佣有必要履行承诺,但这次外佣好明显是违反雇主给予的要求或命令,故法律上可即时解雇,毋须补偿。

但陆伟雄称,仍存在很多争拗空间,若双方处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下,被解雇一方有可能会向劳工处举报,故他提议雇主给予代通知时间或代通知金,以保障自己。

至于雇主目前仍收到财务公司的追债信可怎办?陆伟雄提议雇主写信或打电话通知财务公司,表明该家庭佣工已被解雇,请他们以后不要再寄信或打电话来,若他们仍继续滋扰甚至乎上门追债,便应该报警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