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前言

2023年11月17日,哈马斯媒体办公室发表声明:

自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已经造成加沙地区1.2万余人死亡,3万多人受伤。

就在发表声明当天,巴以正在约旦河西岸发生冲突,至少有5名巴勒斯坦人丧生。

距10月7日爆发冲突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月,巴以之间的根本矛盾到底是什么,哈马斯又是怎样的组织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崛起

巴以之间的矛盾,要从一份联合国文件开始。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各国开展重建工作,曾被欧洲列强殖民的国家,先后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园。

英国也顺应趋势,放弃了对中东地区巴勒斯坦的统治,交由联合国处理。

就在这时,曾备受欧洲人迫害的犹太人也提出了一项诉求:重回家园

犹太人所指的家园正是当时的巴勒斯坦,巴勒斯坦首都耶路撒冷更是犹太人心中的圣城。

这样的要求似乎从历史溯源上有一定合理性,而且巴勒斯坦刚摆脱殖民,关于国土问题确实有一定操作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1947年联合国大会上,经投票通过了针对犹太人居所的181号决议,同意将巴勒斯坦一部分土地划归给犹太人。

就这样,犹太人得到了巴勒斯坦57%的土地。

第二年,犹太人正式接管联合国划归给他们的土地,赶走当地巴勒斯坦人,推倒建筑,重新建设城市。

就是这一年,未来的哈马斯创始人亚辛被迫离开家乡,混在难民群中,在饥饿和恐惧中流亡到加沙。

那一年,他10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48年5月14日,犹太人宣布独立,建国以色列。

这则消息引发了阿拉伯国家的强烈抗议,埃及、叙利亚、黎巴嫩、伊拉克等国结成联盟攻打以色列

只是一个国家成立,为什么有那么多国家抗议,甚至不惜动用兵力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早在联合国针对181号决议投票时,阿拉伯国家都不同意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

首先犹太人进入巴勒斯坦,涉及的是领土问题,凭一项决议就赶走巴勒斯坦人显然难以服众。

其次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的圣城,哪有将自己宗教的圣城让给其他宗教的道理。

阿拉伯国家集结了4.3万人向以色列进军,先后发生了三次战争。

第一次几乎是阿拉伯联盟追着以色列打,后两次因为各国人心不齐和他国干预,最终失败。

打跑阿拉伯联军,以色列开始利用其他国家的援助进一步蚕食巴勒斯坦,领土面积也从一开始联合国规定的区域,逐渐渗透到巴勒斯坦人的法定领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期间,英法为了从埃及手中夺取苏伊士运河的控制权,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申请。

得到安理会否决后,直接拉上以色列进攻苏伊士运河,导致第二次中东战争爆发。

在这场战争中,三国联军进攻埃及,虽然得到了军事上的胜利,但迫于国际舆论,不得不终止了战争。

这次战争并不光彩,但是以色列的军事力量得到了各国的认可,从此它可以更肆无忌惮的蚕食巴勒斯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时,以色列已经取得了耶路撒冷的实际控制权,并占领了巴勒斯坦78%的土地。

此时的亚辛还在埃及,他完成大学学业后加入了穆斯林兄弟会。

这个组织的宗旨是抵制西方思想的侵袭,消灭等级差别,为保卫穆斯林的祖国而战斗和工作。

显然穆斯林兄弟会拥有一定宗教性和排外性,但对于失去家园的巴勒斯坦人来说,无异于漂泊无定时找到了依靠的港湾。

当时亚辛心怀仇恨,携带武器招摇过市,还被埃及警方以持械罪关押了一个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3年,亚辛回到加沙。

此时这里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城市,需要帮助的人更多了,而他也没有了年轻时的血气方刚,转而从事宗教宣传和慈善工作。

亚辛的慈善事业很成功,他建立教会、学校、医院,解决了大部分人的身体和精神需求,当然也侧面将穆斯林的基因深深刻在大家心中。

他的声望越来越高,在加沙地区的影响力也引起了不小轰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7年12月9日,以色列占领位于加沙的“加伯利难民营”,故意冲撞并轧死4名巴勒斯坦人,引起公愤。

人们在街上游行,大喊抵制以色列和美国商品,由于武器被以色列管制,人们便捡起石头抗议。

这次抗议行动声势浩大,但因为没有组织者而不了了之。

亚辛身在冲突大潮之中,感受着人们的愤怒,不由得心情激荡。

很快他与6名巴勒斯坦人组建了“伊斯兰抵抗运动”组织,简称哈马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哈马斯宪章》中,明确提出要对以色列发起圣战,将以色列完全消灭。

从1948年以色列建国到1987年哈马斯成立,已经经历了39年,这期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遭受频繁袭击。

因为一项决议引发的流血事件,已经受到了严重反噬。

接下来巴以之间的关系又将走向何处,作为人民和执政党,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哈马斯走上历史舞台

1988年,巴勒斯坦宣布建国,阿拉法特成为国家领导人,并宣布巴解不再进行任何恐怖主义行动。

阿拉法特口中的“巴解”,就是巴勒斯坦境内的“法塔赫”,也是巴勒斯坦的执政方。

该组织成立时间比哈马斯早,与以色列战斗的时间久。

在几十年的冲突中,法塔赫发现武装冲突无法给以色列造成致命打击,于是争取政治上的支持,试图在以色列手中保住剩余领地。

阿拉法特的态度意味着巴勒斯坦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不是无法解决,只要以色列也愿意收手,即可开启新的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挪威的撮合下,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进行了14次秘密会谈,终于在1993年达成了和平共识,一起去美国签署了《奥斯陆第一协议》。

协议中有一条内容,直接将约旦河划为三部分,双方各自管理其中一块区域,第三块区域由双方共同管理。

这项条约是两国领导人关于和平相处的首次尝试,结果被一部分以色列人认为“卖国”,激起了强烈不满。

而巴勒斯坦人也并不十分赞同这项协议,因为协议中给他们的名分不是国家地位,而是分段自治。

可以说当时的情况属于领导人想和好,但激进派不同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以色列国内的态度不同,国际上对这一协议持积极态度,认为是解决巴以冲突的有效方式,于是两年后双方在美国签署了《奥斯陆第二协议》。

这一次惹恼了以色列右翼分子,直接暗杀了自己的领导人,扼杀了巴以握手言和的可能性。

而另一边,哈马斯趁这段时间迅速扩展,从小小的团体发展成了一方势力。

当阿拉法特与拉宾和谈时,哈马斯正在争夺地盘。

在他们看来,以色列人不值得信任,只有用武力才能夺回土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奥斯陆协议》因拉宾的遇难而变得扑朔迷离,一直到1999年才开始最终的谈判。

这一次谈判并不顺利,双方在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上互不相让,最后没有达成一致。

2000年,以色列反对派官员沙龙在武装警察的护送下来到耶路撒冷,走上了伊斯兰第三圣地:圣殿山

这个举动让伊斯兰教信徒十分愤怒,认为是对伊斯兰教的挑衅。

第二天便有大批人涌入耶路撒冷,与当地警方爆发冲突,有十几人在混乱中伤亡。

很快就有更多伊斯兰教徒抗议,直接引发了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

哈马斯不但参与了这次起义,甚至组织了此后的冲突,使用枪炮和自杀式炸弹袭击了加以色列武装力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交火中,有4000名巴勒斯坦人和1000名以色列人丧生。

随着冲突不断加剧,国际上关于此次冲突的舆论也越来越多。

大多数国家指责以色列违反《奥斯陆协议》,故意挑起冲突,导致双方人民再次遭受生命危胁。

在多方舆论下,以色列才不得不做出妥协。

2003年,以色列撤掉在约旦河西岸的军队,只留加沙驻军继续抓捕反以色列人员。

而哈马斯的主要活动范围,正是加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4年,亚辛表示哈马斯将结束对以色列的武装抵抗,他的目标是在东耶路撒冷、加沙、约旦河西岸等巴勒斯坦实控地区建立巴勒斯坦国。

在亚辛发表声明当月,哈马斯高级官员也表示,愿意用停火换取两国和平,只要以色列归还1967年侵占的巴勒斯坦土地即可。

不过以色列不相信哈马斯的声明,反而继续轰炸加沙,最终亚辛与那名高级官员先后在轰炸中遇难。

在长达几十年的冲突中,双方人民几乎把仇恨深深根植到血脉中,亚辛的死不是杀戮的开端,那么也肯定不是终点。

他素来被哈马斯视为精神领袖,他的死亡自然引发了哈马斯的疯狂报复,原本亚辛明确表示了停止武装抵抗,但如今哈马斯也没有理由继续遵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

亚辛死后,哈马斯的反抗越来越激烈。

当时以色列既要震住哈马斯,又主动进攻了黎巴嫩,还遭受着国际舆论的指责,以至于连自身的经济增速都放缓了。

在多方因素下,以色列于2005年撤掉在加沙的武装力量,预示着巴勒斯坦人终于从以色列人的炮火下保住了加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2006年的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中,哈马斯甚至打败了当时的执政党法塔赫。

不过在以色列的阻挠下,哈马斯最终没有成功组建联合政府。

2007年,哈马斯发动武装行动击败法塔赫,夺得了加沙的控制权,从此巴勒斯坦仅存的两块区域,分别被法塔赫和哈马斯掌握。

由于两方势力的政策不同,法塔赫希望以相对和平的方式结束巴以冲突;

哈马斯则秉承着《哈马斯宣言》中的宗旨,时时刻刻想夺回失地,所以当地人民的生活状态也发生了改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巴以冲突的根本问题是土地归属,其中既有历史问题,也有人为原因。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双方都有不让步的理由。

加上这些年的矛盾冲突,巴以之间的恩怨成了死结,而且越来越尖锐,每次发生的冲突也越来越大。

2023年10月7日, 哈马斯发表声明,表示向以色列境内发射了5000枚火箭弹。

后知后觉的以色列很快进入战备状态,并在第二天紧急征召10万预备军,准备反击。

短短两天时间里,原本硝烟弥漫的中东地区再次爆发战争,甚至有人认为第三次巴勒斯坦起义正进入倒计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三天,以色列国防部长表示,以军已经全面封锁加沙,并切断了当地的供水。

可以说加沙已经成了围地,在军事战略中压力一下给到哈马斯这边。

以往以色列轰炸加沙几乎成了习惯,如今大军压境,则吸引了其他国家的关注,联合国也就加沙平民的安危表示担忧。

有了国际舆论的压力,以色列不能毫无顾忌的发动攻击,由此便给了哈马斯一定的操作空间。

无论两国交战还是两地交战,牵扯的因素越多,事情越是不受控制。

但以色列方面似乎没有明白这个道理,在10月14日发动了大规模空袭,其中有一家医院被炸,院内500人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一个多月时间里,巴以冲突造成了严重后果。

据哈马斯媒体办公室发言人称,新一轮冲突已经造成加沙地带的死亡人数飙升到1.2万人,其中有5000名儿童丧生。

以色列也在本轮冲突中丧生1200人。

据以色列中央统计局数据,近一半以色列企业损失了超过50%营业额,甚至靠近加沙附近的2/3企业被迫关闭或以最低限度营运。

由此可见,战争和冲突到底带给了民众什么,是幸福还是毁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结:

从1947年到2023年,巴以之间的冲突已经持续了76年。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将贫穷的国家带向富足,足够让备受折磨的人民走向幸福。

可不管巴勒斯坦还是以色列,都怀揣着“复国”的梦想,不断消耗着国家资源和人民生命,不由让人感到惋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参考资料:

《哈马斯逆袭》中国新闻周刊

《哈马斯是个怎样的组织》新京报

《哈马斯:恐怖组织还是自由斗士》新华网

《亚辛:走完传奇一生》光明日报

《新闻背景:新一轮巴以冲突大事记》人民网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