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黄埔军校早几期学生中出了许许多多的名将,国共两党的都有,像新中国的开国元帅林彪就是黄埔四期生。

不过在林彪的同期同学中,有一人的经历尤为令人感慨,他起点本来不低,可惜却在国共两党中徘徊,人生起伏就像过山车一样。

当然,他有一点还是值得称赞,在晚年他保持住了气节,宁可自尽也不污蔑昔日的战友,此人的名字叫做赵希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赵希仲1903年出生于陕西长安县,年轻时的他非常进步,就读于陕西省立第一中学期间,经常与同学进行新文化传播运动。

1925年,赵希仲从省立第一中学毕业,他认为想要改变国家还得依靠军事上的力量,因此前往河南投奔已是团长的表兄魏希古。次年经魏希古保荐,赵希仲进入了黄埔军校第四期,与林彪、胡琏、曾中生、刘志丹等人成为同学。

在军校之中,赵希仲加入了国民党,同时也受到了共产党思想的影响,在他的心里,还是更倾向于共产党的,因此毕业后他跟随毛泽东前往武昌开展农民运动。

在毛泽东的带领下,赵希仲成长得非常快,他退出了国民党加入了共产党,有一个好的领路人,赵希仲的起点还是很高的,不过随后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一个小玩笑。

1927年6月,组织见赵希仲能力已经成长起来了,加上他又是陕西人,便安排他回陕西做兵运、农运工作。要是他依然跟在毛泽东身边,大概率会参加秋收起义,要是他留在了湖北,大概率会随部队行动参加南昌起义。

但是他回了陕西,这两个大事件都没能赶上,更尴尬的是,他在陕西被国民党抓住了,度过了一年多的监狱生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1年,赵希仲经黄埔一期生王泰吉介绍,进入了杨虎城部警备一旅当机枪连连长。这个时候其实差距就出来了,他的同期同学林彪已经成了红一军团主力红四军的军长,而他只是个机枪连连长,还是国民党那边的。

不过这也没啥,只要大方向不出差错,赵希仲也会有一个不错的将来,毕竟他后来临阵起义也为革命作出了贡献。

1935年7月,蒋介石命杨虎城进攻红军,警备一旅开赴陕南山阳地区进攻红25军,战斗在袁家沟打响时,赵希仲将第一连连长巨英才打死,然后率领机枪连起义,调转枪口进攻警备一旅。

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警备一旅无法抵挡,最终全军覆没。归队的赵希仲因功成为了红25军教导队军事教官,并且重新入党。

这是个很关键的信息,当年一旦脱离了组织想要重新入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可参考叶挺将军,他即便后来担任了新四军军长,但一直没能重新入党。而赵希仲却经过了高层批准,得到了特殊的待遇,可见组织对他还是很信任的。

此后赵希仲历任红军大学步兵学校军事教员、新四军军部教导总队训练部长、新四军第一纵队参谋长等职。第一纵队的司令员是后来的开国上将傅秋涛,能担任这个纵队的军事主官副职对赵希仲的历史资历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只可惜赵希仲没能经受得住考验。

1941年发生了惨痛的皖南事变,给新四军造成了重大的伤亡,除了第一纵队司令员傅秋涛带领少部分人成功突围外,其余官兵或牺牲、或被俘。

赵希仲带着一纵队部分战士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游击战,奈何最后还是被国民党108师给拦住了。国军士兵听说赵希仲是个军官,就将他带到了上官云相的司令部,此后前来劝降的黄埔同学一波接一波。

新四军的悲惨境遇,给赵希仲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认为革命形势已经如此严峻,如果不投降可能就会死,所以他向敌人妥协了,供出了新四军在皖南的人数、武器装备、军事行动等等重要信息,他的人生也开始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旅程。

这年6月,赵希仲发表脱党声明,职务从新四军第一纵队参谋长变为了国民党上饶集中营中校军事教官,这个所谓的军事教官,其实就是去做被俘人员的劝降工作。

自己投降已经够丢脸了,还要去劝别人投降,这份工作的羞辱意味十足。赵希仲因此没少遭人骂,久而久之他也受不了了,便一跑了之。

跑了后也不知道他想去哪里,按道理说回乡的话是往西去,赵希仲却跑到了东面的浙江金华。当时金华被日寇占领,赵希仲不会说江浙一带的方言,又没有日本人颁发的证件,因此被抓起来当了杂工。

半年后赵希仲暂时获得了自由,他再度流浪辗转到义乌,经人介绍成为摇面机工人,干了没多久也不知道他犯了什么事又被日本人抓了起来,这次还被扣上了“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帽子准备枪毙。

最终因为日本人没有确凿证据才逃过一死,不过赵希仲也一直被关押着。

赵希仲在皖南事变到抗战结束这段经历,戏剧性十足,处处充满了莫名其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抗战结束后赵希仲还是被关押着,他能重获自由还多亏了共产党。

1945年8月末,毛主席前往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经过43天的探讨,国共两党签订了《双十协定》,蒋介石做了些表面工作,释放了一批政治犯,赵希仲因此在1946年初出狱。

他返回长安县后本来想做点小生意,没想到一些国民党特务准备逮捕他去充功劳,赵希仲听到风声后就跑到岷县生活,一直到陕西解放才返回家乡。

回乡后他打听到了西安市市委书记是赵伯平,心思便又活络了起来。1928年时赵希仲和赵伯平同在中共蓝田县委工作,职务差不多,算得上是老熟人,加上赵伯平并不知赵希仲叛变一事,因此送后者到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重新回归了组织。

之后他担任过西北农具制造厂秘书科秘书,1956年因历史问题暴露,被撤职改造,成了普通的收发员。

在特殊年代,赵希仲也遭受过冲击,不过他知道自己有问题,所以也默默忍受了。但是有一天,来了一群专案组态度很好地对他说,只要他愿意按照要求提供材料,过去背叛的问题可以一笔勾销。

这个材料,是“四人帮”想要针对余立金中将的,反革命集团希望赵希仲能写些东西证明余立金在新四军时期有过变节行为。

没想到妥协了一辈子的赵希仲,这次没有妥协,他说当年在新四军时期与余立金共过事,知道对方不是那样的人,所以坚决不愿污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专案组成员一听这话瞬间变了脸色,对赵希仲进行了一番殴打,连续几天不让他睡觉,专案组认为,赵希仲当年愿意当叛徒,如今自然也会再做出卖之事。

事实证明,他们想错了,赵希仲始终没有配合他们做伪证,毕竟后悔一生的事,一辈子做一件就够了。

1968年7月17日,不堪受辱的赵希仲跳入黄河自尽身亡,结束了充满争议的一生。

其实说白了赵希仲的很多选择都是因为贪生怕死,他为了活下去做了很多错误的事,但是在人生的最后一次选择上,他却勇敢了一回。

只是可惜了他那么高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