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考研报名人数为438万,比去年少了36万。这是近十年来报名人数第一次比上一年人数少,持续了整整十年的考研热度终于有所下降了,这一定是有原因的,当然原因可能是复杂的,而研究生学业和就业压力与本科生相比同样较大可能是原因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的压力可能体现在多方面,论文考核越来越严格,导师不能给予及时有效的辅导,找工作并没有那么容易,等等。

近日,某公众号、某大学超话、九派新闻相关内容显示,某医科大学的一个25岁的研二学生坠楼了。这个学生姓陈,他曾经有一个梦想,就是为妈妈治好耳朵,所以他报考了医学相关专业。

陈同学家境不好,上大学期间还得到了“海都助学”项目的资助,他的家庭情况也因此被曝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的父亲没读过什么书,平时靠打杂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母亲失聪,主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情,一家人的月收入大概4000元。他们一家住在一栋十多年前盖的小平房里,屋里陈设简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8年6月,高考考了532分的陈同学报考了本省某医科大学,一方面因为家里有两位堂姐是学医的,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说不定以后就能帮助母亲治好耳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2年,他以416分的高分考上了本校硕士研究生,专业是医学影像技术,所属学院为医学技术与工程学院,导师姓李,是清华大学医学院的硕士。

2023年11月23日,才在研二待了两个多月的他从高处坠下,之后被送往医院,但没有醒过来。这天,他穿着白色的长裤,深色的上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中是他的手机和眼镜。手机界面显示好像是谁打了电话过来,但这边已经没人接听了。

至于原因,网上有一个说法,说正在读研二的陈同学论文要开题了,导师给了他一个子课题。在网上查了一下,论文开题是要写开题报告的,有的开题报告大纲就有几页纸。

导师目前正在读博,刚好今年博士毕业要发论文,可能是论文内容不充足,就将之前说好给陈同学的课题内容拿过去用了,之后还给陈同学提供了新的课题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人说这里面有个疑问,“开题”就表示还没开始研究,课题被人拿去了就拿去了,再开一个就行,而且现在才是研二,重新开题也来得及,接下来用心研究,不一定毕不了业。

但很快有人对此进行了反驳,说:研究生开题时间大部分都在二年级,相关内容的研究在一年级就开始了;开题不是没开始研究,是已经研究了有可行性,甚至已经可以出论文了,也就是说,学生开题之前一般做了很多准备,读了很多文献,说不定实验都快做完了,要是重新开题的话,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真的像网友所说,一个学生准备了一年的课题被导师窃取了,那这个学生该要承受多么大的压力,受到多么大的打击,他所信仰的东西该受到了多大的冲击!

就算这样,我们依然可以想办法争取甚至维权,实在不成就重新研究,或者换个导师,总会有出路的,生命如此珍贵,活下去才有无限可能。

他才25岁,太可惜了。他还有一年多就要毕业了,那时他就可能会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认识一些医术高明的医生,然后像他七年前说的那样可以给妈妈治病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对于这件事,有人说是陈同学自己的问题,导师其实很冤,导师平时挺好的,应该不会做出拿走学生研究成果这件事。

不管怎么说,现在研究生压力普遍比较大,学生自己要学会释放压力,必要时可求助亲友师长,而导师们都经历过这些,希望高校的导师能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学生,做好一个人民教师应该做的,用言行去践行“学高为师,德高为范”这八个字。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