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为什么我的社保账号失效了?“”这边显示,您已经死亡,里边的社保余额也全部被取走了。“社保中心客服人员的话,让女子更加纳闷:自己明明是个大活人,怎么突然就被告知已死亡了呢?当即她对着客服人员说:“你们确定没搞错,我还活着,怎么就突然死了,还有,是谁将我的社保余额取走了?”

女子的话让客服人员当即重视起来,随即报告上司,经过调查后,认定这是一起骗保案。随即报警,警方很快就抓到了幕后黑手,就是女子的丈夫,面对警方的询问,男子咬牙切齿道:“我就是想要报复她,谁让她跟人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更离谱的是这全是他臆测的,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但就因为怀疑妻子出轨,就要报复她骗保,这让办过众多案件的民警也瞠目结舌,这种犯罪动机还是第一次见。经男子交代,他设计伪造妻子死亡证明文件,骗过社保中心领取丧葬费和死亡抚恤金共达11多万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对夫妻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没有的事情,丈夫却说妻子跟人跑了?他又是如何一步步骗保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受尽巨婴丈夫折磨

很多婚姻走到尽头不一定和对方背叛有关,或许和其性格、人品关系更大,尤其对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双方在不了解彼此的情况下结为连理,也预示将来矛盾的不可控。潘永娟的婚姻正是如此,婚前以为是良人,没想到婚后竟发现是魔鬼,受尽婚姻的折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92年的农村,女子只要不继续读书,大多逃不开早早结婚生子的命运。23岁的潘永娟已经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大龄剩女,她的婚事迟迟不定令父母十分焦急。于是在媒人介绍下,和邻村一个大她几岁、叫做梁标的男子闪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桩婚姻完全由父母做主,两个年轻人甚至婚前都没见面说话,不过当得知对方大她几岁,潘永娟还暗自庆幸:年岁大些的男人会疼人。且听说对方是因为宽慰家中生病的老母亲决定结婚,认为其是个孝顺的男人。

可潘永娟还是在这场婚姻中赌输了,被折磨地彻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婚后,起初梁标出于新奇表现出平和的性格,可时间一长,真实面目便露出。在潘永娟的观念中,颇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归属感,既然已经嫁人,就全心全意和对方过好日子。

潘永娟怎么也没想到,丈夫是个彻头彻尾的魔鬼。原来,梁标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在他上面有哥哥姐姐,所以从小就在家人保护和溺爱下长大,养成“巨婴”性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婚后,只要潘永娟稍一不顺着他,自负的梁标便大发脾气,时常对妻子进行咒骂、家庭暴力。在梁标心中,认为自己既帅气又多金,而相貌平平无奇的妻子简直配不上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潘永娟这才明白丈夫根本就是个偏激、自私又自大的人,可几年里两人有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孩子早已将一位母亲死死牵绊,无法挣扎。此后,等待她的只有丈夫的变本加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孩子们眼中,他们从小就十分惧怕父亲,因为父亲会突然暴跳如雷,无缘无故将他们暴揍一顿,全凭心情好坏。再加上梁标极度重男轻女,根本不允许两个女儿课余时间出去串门,在他的野蛮制止下,三个孩子曾一度不能将潘永娟叫一声“妈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教育子女,梁标在为人处世上也处处表现出狡诈的阴险小人做派。

原来,梁标婚后几年一直没有正经工作,几乎赚不来钱,只靠潘永娟在外辛苦打工赚钱过活。好不容易打算谋算个项目,还不愿花钱请客,为了保持其在外人面前的好人形象,竟不惜逼妻子做坏人,自己负责组局请客,让妻子做冷血无情的拆局之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久而久之,潘永娟在街坊邻居的眼中就是个泼妇,没有人情味,而梁标则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格侮辱和无止无尽的肉体折磨,让潘永娟痛苦不堪,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她心中想反抗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孩子们将母亲的遭遇看在眼里,同情在心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5年的一天,梁标像往常一样醉酒回家,一进门就要家暴妻子。这一幕正好被十几岁身体强壮的儿子看在眼里,实在气不过就将父亲用几拳头撂翻在地。

这一刻,潘永娟再也无法忍下去,她不想自己和孩子们在这个暗无天日的环境中生活一辈子。于是,当晚就打包行李,带着三个孩子离家去往深圳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子缴纳社保被告知已“死亡”,竟是丈夫在背后蓄意报复

话说,潘永娟带着孩子们去往深圳后,找了一份灯泡制造厂的工作上班,虽薪水不高,但社保正常交,脱离巨婴丈夫的折磨,令潘永娟仿佛重新活过来一样!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尽管远离丈夫却依旧逃不过他的打击报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16年12月某天,正值公司为每位员工缴纳社保的日子,潘永娟却意外地没收到缴纳信息,找财务核对却被告知自己的账户已被官方停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决定去深圳社保局咨询一番。

在社保大厅的办业务柜台,潘永娟说出自己的身份信息和咨询事务后竟令工作人员们面面相觑,随后在万分惊讶中告知其已“死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工作人员的描述中,潘永娟得知一个月前有一名男子带着她的死亡证明、身份信息等证件,领走了11万死亡抚恤金和丧葬费。这令潘永娟十分疑惑,也令工作人员很是困惑。

随后,潘永娟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自己平时得罪了什么人,但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丈夫梁标的形象,倒像是能干出此事!果然不出所料,工作人员找出当时该男子的签字凭证,赫然写着“梁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得知“死亡”人和前来领丧葬费的人之间的关系和纠葛,深圳社保局第一反应该男子有骗保嫌疑,于是立马报警。

警方接到警情后,与社保人员和当事人潘永娟核对信息后,就对骗保嫌疑人梁标展开抓捕行动。只可惜,深圳区域内已不见梁标,经过几个月跟进、搜罗信息,终于在高州市某村逮到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被逮捕后,肉眼可见梁标心中有鬼,可在警方问讯他是否拿妻子的死亡证明去社保局领了丧葬费时,他却一反常态地硬气回答道:“我没有!”还编出另一个叫做“戴遂”的男子,称肯定是妻子的情夫戴遂为了报复自己,假冒身份信息去骗保的。

梁标的一番辩白令警方生疑,可接下来的证据却将他钉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警方将梁标押至社保大厅,尽管时间过去一个月当时的监控已经没了,但几名工作人员却对梁标印象深刻,确定当天的男子就是他,并且确定当天的身份信息仔细核查过,准确无误。另外后续11万抚恤金和丧葬费打入的账户,正是梁标的账户。

证据确凿,梁标自知理亏,只好承认。可这11万早被其挥霍光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警方问讯为何要如此做时,便出现开头的一幕,50岁的梁标振振有词表示因为妻子出轨,自己就是想报复她!

那么,潘永娟真的背叛婚姻了吗?这对夫妻究竟有怎样的秘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极端自我主义为原罪

对于一年多未见面丈夫梁标的控诉,潘永娟怎么回应?潘永娟咬定丈夫的控诉根本子虚乌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年前,潘永娟被丈夫酒醉暴揍后决定带着孩子们摆脱家庭的靠拢,于是连夜辗转深圳,在城市中租房开始母子四人的新生活。

尽管远离丈夫生活,但梁标似乎控制欲过强,隔三差五发来辱骂的信息,或打来无数个骚扰电话,在他心中,妻子和孩子就是他的附属品,不需要有个人需求,他也坚信,坚持不了几天他们就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结果,他等来的却是该用户已注销。这是第一次平常低眉顺眼的妻子忤逆他的意愿,令自负的梁标非常不爽,带着怒气辗转反侧,梁标怀疑妻子这次彻底反抗,一定是有外遇了关于妻子出轨的猜测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初,梁标和其大哥合伙创业时,为自己牟利,在关键时候想撂挑子,单方面散伙,使得兄弟间产生矛盾。之后梁标在帮朋友搬房子时不小心割破手筋,竟然耍无赖去派出所报警,谎称是大哥挑断其手筋的,潘永娟实在看不过丈夫的虚伪,出面作证此事与大哥毫无干系,并抖出真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妻子胳膊肘往外拐做法令梁标气不打一处来,面对潘永娟越来越冷淡的态度,梁标回顾妻子之前和大哥说话的神态,自顾自认为两人一定有暧昧。此后,被丈夫怀疑出轨的潘永娟日子过得越发胆战心惊、受尽折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潘永娟带着孩子跑路后,梁标更是辗转反侧浮想联翩,最终确定妻子就是外面有人了,于是心生一计决定报复

他找出妻子未带走的身份证件和家庭户口本,去村委会开了“死亡”证明,因为知道两人是夫妻关系,村委会理所当然就应允了。之后,梁标带着死亡证明去当地派出所注销户口。为了办全其他证件,梁标不惜盖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一切准备齐全后,他赴深圳社保局用真假相间的证明材料成功领取“死亡”妻子的11万抚恤金和丧葬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面对警方的审讯和妻子的对质,梁标再也无法掩饰,只能承认自己骗保的罪行。最终,梁标被判有期徒刑5年,梁标不服提起上诉,结果二审维持原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梁标骗保一案牵涉的诸多家事,从侧面反映出极端自我主义是原罪,正因为梁标的“巨婴”性格,将自己看得太过高高在上,不顾身边人的需求和意愿,一味地自以为是,结果弄丢家人的信任和爱护。就因为怀疑妻子外遇家暴妻子,继而走上骗保的违法犯罪道路,这也算是奇葩一个。

但相关部门是否有监管不严的责任?一个大活人,居然能够让人伪造死亡证明、火化证明,成功骗保及丧葬费等11多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事给我们带来一些警示:女性在步入婚姻前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被花言巧语所蒙蔽,而是关注对方的三观是否正,道德品行是否良好。在此,也告诫所有父母,真正爱孩子的方式是引导其健康成长,树立正确的价值观,而不是一味地溺爱,溺爱最终只会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