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男友带我见家长,但他妈却看不上我。

嫌弃我不是本市户口,转头就撮合男友和他的小青梅。

我回家看见满床的惊喜,直接头也不回的和男友分手。

他还不知道,我是没有本市户口,但我是在深市有着一整栋楼的包租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是曲弯弯,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

我从深市考到了北市。

远离家乡的时候我日日思念家乡,北市对我来说一点儿都没有归属感,我本打算一毕业就回到深市工作。

其实我不工作都行,因为我家在深市有着一整栋楼。

我只要靠收租我都可以一辈子大富大贵衣食无忧了。

我本来是打算马上回深市的,但我在大三的时候却认识了戴学海。

戴学海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我们在大学的辩论社团认识的。

他虽然长得有些黑瘦,也不算是什么帅哥,可我就是在辩论社中一群帅哥中看上了平平无奇的他。

戴学海在追我的时候天天在我宿舍楼下等我,每天给我带早饭,对我嘘寒问暖,久了之后我便沦陷了。

我大四毕业典礼的那天,已经考上公务员的戴学海在我的舍友面前向我求婚了。

别人都说上岸先斩意中人,他居然先跟我求婚。

当时我感动的哭了出来。

哪怕他手上的戒指还不足一克拉,但我还是很高兴他这么爱我,居然想在一毕业就把我娶回家。

他抱着我,温柔的擦着我的眼泪,“弯弯,明天就跟我去见我妈好吗?我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妈,你就是那个我想要娶的女人。”

我感动的点点头。

戴学海果然对我是认真的,不然他也不会一毕业就想娶我,一求婚就想让我见他的家人。

我舍友都很羡慕我,觉得我这个男朋友跟他们在大学里面交往过的那些渣男不一样,对我很认真。

我认同了舍友的想法,毕竟找到一个靠谱的对象不容易。

我已经打算好了,在见过戴妈妈之后,我就买回深市的机票,让我爸妈也见见戴学海。

我之前就跟我爸妈说过了我谈了一个北市本地男朋友的事情了,他们虽然不希望我嫁那么远,但还是尊重我的意见。

他们打算在北市给我买一套房子,让我在北市和深市两边都有家,可以带着我的丈夫两边住。

这一刻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女孩。

第二天我盛装打扮,想要以最好的姿态见到戴妈妈。

我们约在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饭店,我听说戴妈妈喜欢吃海鲜,甚至点了帝王蟹。

戴学海说他妈很温柔,肯定会很喜欢我,还说他跟他妈说过我很多事情,他妈说我们很投缘。

所以我印象里面他妈应该是个很温柔的形象。

但我没想到等我走进饭店,就看见一个长相有些刻薄的女人,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我。

“你就是我儿子的那个外地女朋友?”

她居高临下,仿佛我天生矮了她一头一样。

2

她的问题我总觉得是有点轻蔑的意味,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有些无措的看向了戴学海。

戴学海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他妈一眼,叹了一口气说道,“妈!”

戴妈妈瞪了戴学海一眼,“喊我干什么,你这个女朋友是个哑巴吗?”

戴妈妈这话不可谓不难听,我本来在笑着的脸一下子都有些挂不住。

“阿姨好。”

我强忍着怒气喊了一声。

戴学海不是说戴妈妈和很喜欢我,和我很投缘吗?

但我却没有丝毫的感觉到戴妈妈喜欢我,反而隐隐有些厌恶我的意思。

“呦原来你会说话啊。”

戴妈妈尖酸刻薄有些讥讽的说道。

我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我转身就想走。

但这时候戴学海却拉住我的手腕,有些哀求的看着我,然后摇了摇头。我知道他的意思。

他叫我别走。

我知道他喜欢我,希望我和他妈妈相处好,希望我们可以和平相处。

但我觉得他妈不仅不喜欢我,反而还有些故意针对我。

我强忍着自己的脾气,坐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戴学海看向戴妈妈,笑着说道,“妈,你不是最喜欢吃海鲜吗?这些可都是弯弯给你点的,还有帝王蟹呢,你不是也一直很想吃吗?”

我给戴妈妈夹了一只蟹腿,“阿姨,蟹腿的肉最好吃了,您多吃点。”

我本来以为这样戴妈妈对我的态度会好一点,但没想到戴妈妈居然直接把我夹的蟹腿肉给丢到了桌子上。

“真是不讲究啊,你用过的筷子还给我夹吃的,脏不脏啊!”

戴妈妈说的时候极其嫌弃,仿佛我是什么脏东西一样。

“阿姨,我还没开始吃东西,这筷子我没用过的。”

戴妈妈的眼里好像我干什么都不对,但我还是忍不住跟她解释了一声。

我也像戴学海那样希望自己能喝戴妈妈两个人可以和平相处。

但戴妈妈好像不想给我这个机会。

“没规矩。”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吃饭的时候却毫不嘴软,我发现桌上贵的海鲜什么鲍鱼海参什么的,几乎全被戴妈妈吃了。

但我却觉得高兴,我本以为都是她喜欢吃的东西,那她总该对我有点好脸色了吧。

但她没有,她吃完之后擦了擦嘴,又继续开始审视我,“你喜欢我儿子什么?”

我听见戴妈妈这么问我,我以为她是想知道我到底对他有多少真心。

我便认真的回答道,“我喜欢学海温柔体贴细心,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子。”

“是吗?”

戴妈妈轻嗤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和我儿子在一起是为了我们北市的户口呢,你们这些外地人啊,削破脑袋就想要个本地户口。”

“而且我儿子还是公务员,像这样的优质男,你们外地人做梦也想和他在一起吧。”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戴妈妈一眼,原来是这样,戴妈妈看我不顺眼的原因居然是因为我是个外地人,而且以为我和戴学海在一起是为了北市的户口和公务员的身份。

3

可我还真不稀罕。

我真想要户口的话轻而易举就能在北市买房子有户口了,何必嫁给戴学海如此迂回。

我现在虽然毕业了在北市租房子,那都是因为我爸妈给我买的房子还没有装修好。

我没有炫富的习惯,所以我才会从来没有告诉我戴学海我家里的家境。

我本来是打算等我见过戴妈妈之后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戴学海了。

但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个心情。

吃完饭后我的心情很差,戴学海送我回家的时候有些抱歉的说道,“弯弯,我妈其实没有什么恶意的,她这个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她就是担心我受伤害。”

我可没有觉得戴妈妈是什么刀子嘴豆腐心,我觉得她就是刀子嘴刀子心。

但她是戴学海的妈妈,我不能说什么。

“学海,你也这么觉得吗?你也觉得我喜欢你是因为是本地人吗?”

他妈妈这么想虽然会让我难受,但不至于难受。

但要是连他自己都这么想的话,那我肯定就有分手的念头了。

我不能接受我爱的人如此误会我。

戴学海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傻弯弯,我怎么会这么觉得呢,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人了。”

“我妈她就是以前街坊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她才会这么担心,要不这样吧,明天我带你去我家吃饭,你和我妈多接触接触,我相信她会发现你是个好姑娘的。”

“行吧。”

我其实不想去的,但戴学海都这么说了,我就当为了他再努力一次。

第二天我就提着大包小包去了他家。

这是我第一次来他家。

我才知道他家虽然是本地的,但却是在巷子里面很偏的一个小院子里,说实话戴学海家里的面积还没有我家在深市中心的一间房间大。

我突然感觉有些奇怪。

戴学海如果真想娶我,他本来打算让我住哪里。

是让我和他妈一起挤在这个毫无隐私逼仄的空间里。

还是让我住到他的出租屋里。

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爱我。

我一瞬间自己都不确定了。

这时候戴妈妈也看见我了,端出来一碗咸菜馒头,“来吃吧。”

我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这就是他们家的待客之道吗?

戴学海也有点尴尬,“妈,我不是说让你多做两道菜吗?你怎么就蒸了馒头。”

戴妈妈一下被激怒了,“馒头怎么了!馒头就不用花钱买吗?你以为你女朋友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啊,还要我做菜!”

戴学海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他们家旁边的邻居突然过来敲门,他只好转身开门。

“学海哥!”

一个活泼的女生之间冲上来抱住了戴学海。

“周娜!你怎么来啦,快进来快进来!阿姨都想你了。”

戴妈妈在见到这个叫周娜的女孩之后,直接眉开眼笑了起来。

两个人亲亲热热的坐了起来,戴妈妈突然想起什么去冰箱里面拿了应季的水果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生腌海鲜和烤鸭。

4

“周娜,吃点海鲜和烤鸭,阿姨记得你最爱吃了。”

戴妈妈直接把那两样东西放到了周娜面前。

我这才意识到戴学海的妈妈只是对我不满意,馒头也是她故意给我下马威的。

她唯独对我不满而已。

就因为我是她看来要攀附她儿子这个尊贵的“本地人”身份。

可我本就一点儿都不稀罕。

“学海哥哥,你也吃。”

丽娜给戴学海夹了一筷子海鲜。

戴学海吃了一口,但他看我盯着他,又瞬间把筷子放下来了。

“弯弯,你吃吗?”

我摇了摇头。

我实在不懂戴妈妈就算不喜欢我也不至于弄的这么难看吧。

这时候周娜注意到了我,上下打量我,“你就是学海哥哥那个外地女朋友吧,我看着也不怎么样嘛,也不知道学海哥哥看上你什么了。”

“周娜!”

戴学海低声呵斥了周娜一句。

周娜这才撇撇嘴,“她也就长得还行,还不就是用脸勾搭你吗?为的不就是嫁给你成为北市本地人吗?心机女。”

戴学海没有再呵斥周娜,反而转头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我一瞬间就看懂了。

他希望我现在不要甩脸色走人,他希望我现在忍一忍。

可是凭什么,我忍他妈就够了,我凭什么忍他这个毫无礼数的邻居妹妹。

“我看你小小年纪嘴也挺臭的,也别吃什么海鲜了,赶紧去漱漱嘴吧,别把方圆十里的人都熏到。”

我看着她眼里露出了不喜,“还有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长得丑还爱批判别人,你妈没教你在外面做人要有礼貌吗?”

“你!”

周娜明显被我气到了,“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啊!”

戴妈妈明显也偏向周娜,“不是,曲弯弯你怎么说话的啊,周娜是我们家的客人,你这么不礼貌的样子还想嫁入我们家吗?我告诉你别想了。”

我看向戴学海。

我不想和他妈吵架,我想着他会不会为我说一句话。

但没有,他不仅没有帮我说一句话,反而也有些责怪的看着我,“弯弯啊,你怎么能这么说周娜呢,周娜是我很要好的妹妹,她年纪小你就让让她。”

我本来还能忍,戴学海的这句话让我有些忍不了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说我的时候是她年纪小不懂事,我活该让着她,我说她的时候就是我的错,你们一家人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我气的站了起来,“饭我不吃了,戴学海你妈这德行我下辈子都接受不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我冲出了门去。

“弯弯!”

戴学海大喊了一声我的名字,想要追出来。

但他妈却拉住了他的手,“追什么追,你看看她刚刚说的话,那才是她的真心话!”

我一个人流着眼泪跑了很远。

风吹到我的脸上的时候,我这才清醒了一点,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刚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我想了想回头走回了戴学海的家里,想和他妈道歉。

但这时候我却听到他妈说道,“儿子啊,你和那个外地女的在一起,你不如跟周娜在一起,我们周娜多好啊。”

5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有些愣住了。

我本来以为周娜就是戴学海邻居家的妹妹,怎么就变成跟他在一起了。

原来戴学海他妈对我和周娜的态度截然不同,就是因为她心里属意的儿媳妇是周娜。

我忍不住在心里轻嗤了一声,原来是这样,周娜是北市本地人,所以戴妈妈喜欢的是周娜这个本地人的身份。

我望着旁边明显比戴学海家大两倍的院子,我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北市这个地段的房子都是天价,所以哪怕戴家只有这么一小间房子,都让戴妈妈产生了一种我这种外地人根本不配的感觉。

而周娜家的房子面积不小,值不少钱,所以她希望周娜跟戴学海在一起。

明显周娜对戴学海也是有意思的,她有些娇羞的说道,“阿姨,你就别开我和学海哥哥的玩笑了,学海哥哥那么好,我配不上他。”

“配得上,配得上,娜娜我还担心我们家学海配不上你呢。”

戴妈妈和周娜两个人互相奉承,对对方都很满意。

我没听到戴学海说什么,我有些伤心失望的离开了。

我知道戴学海或许不会对我有什么二心,但他妈的态度让我很是难受。

我回家之后一个人哭了很久。

我甚至不知道这段感情我还要不要继续,父母这种态度,我们结婚真的能幸福吗?

我看着我手中的钻戒,久久不能回神。

这时候戴学海打来了电话,我想了想还是接了,“喂。”

我的声音有些哭腔。

“弯弯,对不起,我”

“你原谅我好吗?我妈她就是那种性格,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说服她接受你的。”

戴学海还说了很多很多,我看他焦头烂额很无奈我和他妈之间关系的样子,我也开始有些心疼他了。

我说我会给他时间,让他好好去处理。

即使我知道我要跟他在一起,最优解就是我现在就告诉他妈我家境很好,在北市可以买一套很好的房子。

我知道这样戴妈妈可以马上接受我。

但我不想这样。

我不希望她是因为这种事情接受我,我希望戴学海可以为了我和他在一起付出努力。

毕竟之前他妈对我的态度实在是太令人发指了。

不过见他那么难受,第二天我还是去超市里面买了一大堆东西,打算去他的出租屋和他一起吃火锅。

我有他的钥匙,一打开门进去却没有看见他。

这大中午又是休假,总不能还在睡觉吧。

我把东西放到了桌上,走到了他的卧室前。

我却听到听到了一阵男女欢爱的叮咛声。

我心下莫名的有些慌乱,直觉告诉我门后发生的事情会让我绝望。

“学海哥哥——”

这声音,不是周娜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