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周兴珍,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2003年,法院判决作出,周兴珍面容憔悴,神情有些麻木,但无人得见的是,她的嘴角竟是微微翘起的。好像对此并不在意,大家都有些意外,按理说,坐牢是一件很痛苦的是,周兴珍这样的反应明显有些不符合常理,但是因为她没有表现出来,警官也没有在意,判决过后,周兴镇便被送入女子监狱服刑,不过很快,女子监狱的看守人员就发现,周兴珍身软无力并时不时呕吐,遂立即将她送往医院做检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检查,周兴珍被确诊怀孕,而从周兴珍怀孕的时间推断,事情应该是发生在看守所内。一时间,狱警们瞪大了双眼,要知道,看守所内对男女嫌疑犯的羁押可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和管理,按理来讲,周兴珍怀孕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而且众所周知,怀孕的犯人是有特权的,可以不用坐牢。此前也不是没有人钻过这种法律的漏洞,所以看守更加严格,就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但,凡事皆有例外,造就这个例外的,是一个叫路维正的男人。路维正,出生于甘肃一个贫苦家庭,父母都是农民,而他家中兄弟姐妹众多,路维正因为成绩不好,在家里并不受宠,还总是被骂,初中还没毕业他就辍学打工,可是他为人又懒,总是嫌弃工厂工作累,又赚不了多少钱,于是为了赚钱,路维正走上歧路,他在外面结识了一个混混,两人一起盗窃他人财物。

可是路维正并没有什么经验,在一次夜晚潜入一户人家中盗窃时,被对方发现,很快报了警,而路维正也没有逃脱,在警方调查之下,也发现了他这并不是第一次行窃,虽然都是小钱,可是情节很是严重,以至于落入法网,被关押在当地一看守所内。

路维正个子高挑,长相清俊,嘴巴也甜,进入看守所后,他表现积极,与所长薛富成关系匪浅。总是帮助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且对人很好,在所内认真改造,帮助他人,对于一些生事的人,他也会主动举报,报告给所长,相应的,看守所内多名工作人员也对路维正颇有好感,久而久之,路维正便成了看守所内的“自由人”。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有人看守。

平时,路维正在看守所内来去自由,打扫卫生,提提开水,很是清闲。2003年5月底,看守所进来了一个新的犯人,正是周兴珍。虽说穿着统一的制服,周兴珍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但,憔悴和疲惫无损她的美貌,反而令她愈发楚楚动人,她眼角泛红,叫人看了便心生怜惜。

路维正有次打扫卫生正好遇到了她,对方看了他一眼,路维正被她的美貌惊艳,正想搭话,可是周兴珍突然崴了一下,眼看着她即将倒下,路维正反应飞快,直接稳稳地扶住了她,周兴珍小声地说着感谢,还对着她微笑了一下,离开时还特意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路维正闻到了一股清丽的芳香,内心蠢蠢欲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路维正虽然长得不错,可是因为做事不正当之前并没有交过女友,而周兴珍的出现无疑撩起了他的欲望,让他整日朝思暮想,一有机会他就会去到周兴珍那边关注她的一举一动,而周兴珍也早已料到他回来找自己,看到他时就会微笑,还会有意无意制造肢体接触,让路维正心猿意马,觉得对方对他有意思。

后来,路维正找机会与周兴珍接触,得知周兴珍因为与丈夫相处不顺,两人又是父母之命,并没有什么感情,而且丈夫家人对她也很不满意,婚后她只生下了两个女儿,更是惹得婆家的嫌弃,婆婆总是骂她,她无法反驳,总想丈夫站在自己这一边,可是丈夫却和家人站在一边指责她,

周兴珍此前也是家里的骄傲,没想到嫁人之后无比委屈,她也有些无法忍受,婚后两人总是因为各种琐事吵架,而丈夫没什么本事,还喜欢酗酒,喝多了便会家暴打人,周兴珍更加难以忍受,提出了离婚,可是丈夫不同意,两人的矛盾越来越大,周兴珍对婚姻十分不满,在婆家更是受尽欺负,无人帮忙,最终决定投毒预谋伤害亲人。给他们的身心带来了重大影响。

事情败露后,她自己也被公安局依法逮捕。尽管被抓时,她自己也很后悔,说自己当时太冲动了,请求家人和警方的原谅,可是她害的是一家人的性命,至少要为此付出代价,于是依法被逮捕。话罢,周兴珍并没有再理他,她等着路维正知难而退,毕竟,这代表她并不是一个好惹的女人。她丈夫一家就是最好的解释。

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路维正并没有放弃,而是笑了一声,他的内心早已经被激起了胜负欲,这样野这样辣还这样美的女子,此前路维正从没遇到过。6月1日,路维正特地来到看守所内的洗衣房,彼时,周兴珍正在里面洗衣服,里面除了他俩,再无他人。

周兴珍做事情很专注,她并没有发现路维正的到来,直到她洗完衣服拿着脸盆准备出去时,“砰”的一下,她撞上了一个温热的胸膛,再抬头,便发现路维正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周兴珍瞪了路维正一眼,不想搭理他,她兀自推开路维正,岂料刚跨过门槛,人就被一把推到了墙上。紧跟着,一只强有力的大手贴在了她的后腰处,周兴珍头皮发麻,她下意识激烈挣扎了起来,但这时,耳边响起的一道声音,令她浑身都僵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