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说:“二选一,你自己选。第一个,你把这市场还给他们。我这帮哥们没做的买卖,你随便做,我也管不着。只要你别欺负我这帮哥们就行了。第二,你非要霸占这个市场,你就赔钱。你选吧,必须二选一。如果你选把市场还给我哥们,不欺负他们,你给我打一个五千万的欠条。你做到了,我不找你要钱。你要是办不到,我就拿着欠条找你要钱。如果你选第二个,你就给钱,我把钱分给我那帮哥们。你选吧。你要是不选,我把你商会砸了算是轻的,我有可能把你踢出广州。”

宴会厅里,认识加代的老板没敢过来。不认识加代的三四十个老板过来站在了夏磊的身后。加代看了看,说:“你们好。不认识我呀?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深圳的加代。我今天找你们会长赔钱,他不想赔。如果不赔钱,今天就把你们的宴会砸了。磊哥,你拿主意吧。”

夏磊往旁边看了看,老军和大东带着三十来人下来了,喊道:“磊哥!”

夏磊说:“哎呀,我的妈,你俩赶紧过来。”

加代回头一看,老军一看,“哎呀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看了看,老军和大东都摆摆手,“代哥,代哥好。”
老军说:“代哥,我原来在东莞玩的,跟雷庆认识,我们听过你的大名。”

大东说:“代哥,我原来要潮州玩的,我给赵哥管过堂口。”

加代一听,“哦,你们好。你俩是在这儿看场子的,还是商会成员呢?”

“没有,我们有点股份。”

“哦,那挺好。你俩站着吧。磊哥,说话,怎么选?”

夏磊说:“你敢让我给杰哥打个电话吗?”

加代呵呵一笑。夏磊说:“不是,你敢不敢让我给杰哥打个电话?”

加代一回头,“把枪给我。”

孟军从怀里把十一连发掏了出来,加代拿到手中咔嚓一下顶上了膛。夏磊一看,“哎,不是......”

加代朝着天花板扣下了扳机,哐哐哐的声音响起。宴会厅一下子乱成了一锅粥,惊叫声四起。

夏磊吓得直往后退。加代喝道:“都给我站住!”宴会厅里,所有人都站住了。加代说:“都认识认识我。我叫加代。跟你们没有仇,也不找你们,但你们要听话。谁他妈也不要走。”

加代转过身,说:“夏磊,就是笑脸给你给多了,你认为我挺好说话是吧?跪下来。当着你这帮成员的面,跪下来。我让你知道知道我是干什么的。跪下!”

夏磊没跪下。加代把十一连发一抬,说:“我说话不管用?你看我敢不敢打你。跪下!”

丁健等人要动手,加代一摆手说:“今天不用你们,我就亲自动手。还要我说几遍?”

老军来到加代身边,说:“代哥,能不能给个面子,毕竟是我们的会长......”

加代反手给了老军一个大嘴巴,“你是哪的?谁让你岔嘴了?夏磊,我再说最后一遍,你要再不跪下,我就放响子打你。”

大东说:“磊哥,磊哥,跪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夏磊看了看会员,跪下了。加代坐在椅子上,点了一根烟。

加代说:“现在跪在我面前,听好了,我跟你说清楚,今天钱我不要了。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你给我记在心里,市场给我让出来。我可不是没给你提醒。你们这帮成员都在看着是吧?我不是非我你们会儿怎么样,他不听劝。你们也给我长个记性,我知道这买卖不是你们会长一人干的,是你们大家干的。我加代不是什么人物,但是收拾你们肯定是够。别说你们单个出来了,你们绑一起,我掐你们都够用。你们要是不服,站出来跟我试试。我就在深圳,我电话号一会儿都可以告诉你们。哪个不服气,给我打电话。我要打不服你们,那是我没能耐。只要你们不怕死,敢出来就行。如果你们敢欺负楚大国、霍笑妹、杜铁男和海涛,让我知道了,我抄你家。夏磊,我的话,你给我听清楚,记在心里。今天只是给你提个醒,黑白两道随便你。我不想整死你,给我记住了。”

夏磊不友好的眼神看着加代,加代抬手一个大嘴巴,说:“什么眼神?”

夏磊咬着牙说:“记住了,我不敢了,市场我让出来,我服了。”

加代呵呵一笑,“快起来吧!”伸手把夏磊拉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说:“那就这样吧,我就回去了。随时给我打电话。等过一段时间,我不忙了,去深圳,我请你喝酒,认识认识。行了,该聚会聚会吧。各位,我没别的意思,大家也用不着害怕。我这人好说话,也讲究,不愿意为难各位,但前提是别为难我。我笑的时候什么都行,我要是板个脸儿,我瞪着眼睛的时候,你们得知道怎么回事。给各位提个醒。走吧,江林!我们走吧。”

兄弟们自动闪开一条道,加代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兄弟们也跟着下了楼。夏磊感觉万箭穿心恨不能找一条地缝钻进去,太诛心了。

没对夏磊的肉体进行多大的伤害,不是加代不敢,而是觉得这是最完善的结果。加代认为打他就是一响子的事,但是有可能会导致负面结果。譬如说杰哥或者康哥一个电话过来,代弟啊,打也打了,市场就给他吧。到那时候,加代反而无话可说。这样的事上次阳江海湾的事已经发生过。吃一堑,长一智,加代这一次选择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