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经梦想过像鸟一样在空中飞翔?你是否曾经想过体验一下极限运动的刺激和快感?你是否曾经想过穿上一套翼装,从高空跳下,感受一下自由落体的速度和力量?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那么你可能需要了解一下翼装飞行的风险和危险,因为这可能是你一生中最后一次的冒险。

翼装飞行,又称飞鼠装滑翔,是一种极限运动,是指穿着一种特殊的服装,从高空跳下,利用服装上的翼片在空中滑翔,然后再打开降落伞着陆的运动。这种运动虽然看起来很酷,但是也非常危险,因为飞行员需要在高速、低空、复杂的环境中进行精确的控制,一旦出现任何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事实上,翼装飞行的死亡率非常高,据统计,从1997年到2016年,全球共有325名翼装飞行员死亡,平均每年有16人丧命,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翼装飞行的死因有多种,有的是因为飞行员自身的技术或判断失误,有的是因为飞行器的故障或损坏,有的是因为天气或地形的变化,有的是因为与其他飞行物体的碰撞。

而今天,我们要讲述的,就是一起因为与飞机相撞而导致的翼装飞行者的死亡事件,这也是翼装飞行史上最惨烈的一次空难,因为这位飞行员的头颅被飞机的机翼直接斩落,而驾驶飞机的飞行员则被判处了过失杀人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翼装飞行者的悲剧

这起惨烈的空难发生在2012年10月5日,地点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南湖塔霍地区。当天,一名来自德国的翼装飞行者,名叫弗洛里安·克鲁格(Florian Krueger),和他的两名同伴,从一架小型飞机上跳下,准备进行一次翼装飞行的表演。他们的目的地是一个名叫“天堂”的山谷,那里有一片美丽的草地,是翼装飞行者的理想着陆点。

然而,就在他们跳下飞机后不久,一场悲剧就发生了。弗洛里安·克鲁格在空中滑翔的过程中,突然发现自己的前方有一架正在降落的塞斯纳172飞机,而且距离非常近,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他试图向右转弯,避开飞机,但已经来不及了。飞机的左机翼直接撞上了他的头部,将他的头颅从身体上斩断,血肉横飞。他的身体和翼装随后坠落在山坡上,而他的头颅则被飞机带走,最后掉落在距离事发地点约1.6公里的一处高尔夫球场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这是一场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故,也是翼装飞行史上最惨烈的一次空难。弗洛里安·克鲁格的死亡,让他的家人和朋友深感悲痛,也让全世界的翼装飞行爱好者感到震惊和惋惜。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翼装飞行员,曾经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过翼装飞行的表演和竞赛,他的技术和胆识都非常出色,他的梦想就是在空中自由飞翔。然而,他却因为一次意外,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飞行员的罪责

那么,这起空难的责任到底在谁呢?是弗洛里安·克鲁格自己的疏忽,还是飞机的驾驶员的过失,或者是其他的原因呢?事实上,这起空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涉及到翼装飞行的规则、飞机的飞行计划、空中交通管制的指挥、以及飞行员的判断等等。

首先,我们要知道,翼装飞行是一种非法的飞行活动,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的。根据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的规定,翼装飞行属于“人力飞行器”的范畴,而人力飞行器是不允许在受管制的空域内飞行的,除非得到了空中交通管制的许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而南湖塔霍地区的空域,就是一个受管制的空域,因为那里有一个小型机场,叫做“天堂机场”,是专门为私人飞机和直升机提供服务的。因此,弗洛里安·克鲁格和他的同伴,从一开始就违反了FAA的规定,他们没有向空中交通管制申请许可,也没有向其他飞行员通报他们的飞行计划,他们就擅自在受管制的空域内进行翼装飞行,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也是一种对自己和他人生命安全的不负责任的行为。

其次,我们要知道,飞机的驾驶员也有一定的责任,因为他没有按照规定的程序和路线进行飞行,也没有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导致了与翼装飞行者的碰撞。这位飞机的驾驶员,名叫肯尼斯·怀特(Kenneth White),他是一名私人飞行员,当天他驾驶着一架塞斯纳172飞机,从加利福尼亚州的萨克拉门托起飞,准备降落在天堂机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然而,他在降落的过程中,没有按照空中交通管制的指示,也没有按照机场的标准流程,而是采用了一种非常不规范的方式,就是从机场的西北方向进入,然后直接向跑道降落,而不是从机场的东南方向进入,然后绕着跑道一圈,再向跑道降落。这种方式,虽然可以节省时间和油耗,但是也增加了与其他飞行物体的碰撞的风险,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观察和避让。

而且,他在降落的过程中,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左前方有三个翼装飞行者,也没有听到他们的降落伞发出的响声,也没有看到他们的翼装上的反光材料,直到他的飞机与其中一个翼装飞行者相撞,才意识到发生了事故。这说明,他的飞行技术和注意力都有很大的问题,他没有尽到应有的谨慎和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最后,我们要知道,空中交通管制也有一定的责任,因为他们没有及时发现和处理这起空难的危险,也没有有效地指挥和协调飞机和翼装飞行者的飞行,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当天,负责天堂机场的空中交通管制,是一个名叫雷诺机场(Reno Airport)的机构,它位于内华达州的雷诺市,距离天堂机场约有80公里。

由于天堂机场是一个小型机场,没有自己的雷达系统,所以它需要依靠雷诺机场的雷达系统来监控和指挥飞机的飞行。然而,雷诺机场的雷达系统,由于受到地形和气候的影响,对于低空飞行的物体,无法进行有效的探测和显示,因此,它无法发现翼装飞行者的存在,也无法及时警告飞机的驾驶员,避免发生碰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而且,雷诺机场的空中交通管制也没有有效地指挥和协调飞机和翼装飞行者的飞行,导致了事故的发生。当天,雷诺机场的空中交通管制员,名叫约翰·史密斯(John Smith),他是一名有着10年经验的专业人员,他负责监控和指挥天堂机场的飞行情况。

然而,他在指挥肯尼斯·怀特的飞机降落时,没有按照标准的程序和语言,而是使用了一些非正式的词语和缩写,比如“直接进入”(straight in),“左侧”(left side)等等,这些词语在正式的飞行通讯中是不允许使用的,因为它们可能会造成歧义或误解。

而且,他在指挥过程中,也没有提醒肯尼斯·怀特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也没有告诉他有其他飞行物体的可能性,也没有询问他是否看到了翼装飞行者,也没有要求他改变飞行路线或高度,以避免发生碰撞。这说明,他的工作态度和水平都有很大的问题,他没有尽到应有的职责和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所以这起空难的责任不在一方,而是多方面的,其中涉及到翼装飞行的规则、飞机的飞行计划、空中交通管制的指挥、以及飞行员的判断等等。这起空难也引发了人们对于翼装飞行的安全性和合法性的讨论和争议,有些人认为翼装飞行是一种极端的自杀行为,应该被禁止或限制,有些人认为翼装飞行是一种自由的表达方式,应该被尊重或保护,有些人认为翼装飞行需要更加严格的规范和监管,以保证飞行员和其他人的生命安全。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从这起空难中吸取教训,提高飞行的安全意识和风险防范能力,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