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关注闵行区首批“媒体+”成员“天袁地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城事·第204期

从上海2035城市总体规划划定的主城区最西南端(老闵行)往南,乘坐轨道交通5号线坐一站过黄浦江,就到了奉贤西渡。在闵行区和奉贤区之间闵浦二桥的跨江部分,让乘坐者有幸能在高空俯瞰壮观的黄浦江景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闵浦二桥©字节跳动

奉贤西渡:独特的景观,纯朴的气息

西渡靠近黄浦江边的岸线主要为码头、工业仓储用地和大量农业用地,这里往东的黄浦江与大治河、金汇港交汇之处是浦江第一湾,呈现“三水八岸、十字水系”格局,具有特殊的区位特点、空间格局和发展潜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奉贤西渡口的景观©字节跳动

当列车稳稳地停靠在奉贤区的第一站——西渡站时,望向车站外,眼前是一番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与低调静谧的江景形成了鲜明对比。在连城商业广场入口处及附近的街区,广场舞者扭动着身躯,老者闲坐在一旁嘎讪胡,孩童们则嬉戏着与带他们的祖辈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商户或吆喝或放着喇叭,大小车辆在轨交站点附近穿梭……各种职业和年龄层的人们都在此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乐趣。沪杭公路沿线的菜场、小吃店、食品店、鞋服店、手机店、银行、邮局、金店、药房、宾馆、电动车店、农资店、劳务中介人来人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奉贤西渡站©海上山川图

虽然这里没有高端的建筑,没有华丽的装饰,但浓郁的市井气息和旺盛的人气却显出一副我国中部小县城蒸蒸日上的生活景象。

奉贤西渡:诸多回沪知青的应许之地

西渡与上海市的其他街镇相比,拥有一项比较突出的特色:众多的上海知青和支内人员在这里回沪落叶归根,这些回沪知青大多来自新疆、黑龙江以及云南等地。这些曾经为我国多个边疆地区付出青春和汗水的上海知青,在他们回沪的过程中遇到了三大难题:

(1)市区原先父母的住房往往因为兄弟姐妹众多无法重新容纳他们回沪后的生活;

(2)当年户籍政策的多样性导致回沪知青和回沪支内人员的落户问题重重;

(3)上海市区的房价之高已经难以用他们在边疆地区的所得来支撑。

那么,那些能够回到故乡上海,但又无法在上海落脚的知青,到底能在哪儿安身立命呢?

这时候,奉贤西渡的一些条件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到本世纪初这段时间里,当时尚处于房地产开发初期的奉贤西渡以其低廉的房价和蓝印户口制度著称,这两样刚性条件吸引了大量的回沪知青和回沪支内人员。这里不仅能让他们有条件回到上海落下脚跟,还能突破重重障碍较为顺利地重新获得上海户籍,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房价他们咬咬牙能够承受得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奉贤西渡回沪知青老照片©奉贤大调研.2018.9.28

因此,各方面符合条件的西渡在那个时期迅速成为回沪知青们的青睐之地、应许之地。通过几年的发展,这里的房地产市场逐渐升温,但即使在房价上涨之后,西渡的房价仍被认为是一个价格洼地。例如,2004年第二季度的时候,西渡地区的水岸家园等社区房屋的售价大约每平方米3000多元,一套百平方米左右的房产,总价仅需30万元左右(当年对年届退休的大多数回沪知青来说已经是天价,不过攒一点、借一点、踮起脚来依然有可能够得到)。如今,西渡依然是闵行区大零号湾与奉贤新城之间的一个价格洼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奉贤西渡跳新疆舞的老人们,不少都是回沪知青©袁童鞋自摄

因为早年知青的集聚效应和营造的社区归属感,西渡在后来愈发成为回沪知青、支内人员们置业的主要考虑板块之一。

我们不能忘记那一代知青

在连城商业广场和西渡口滨江绿地的夜晚,你总会看到老知青们轻歌曼舞,他们唱着那些关于插队落户或偏远地区的歌曲,诸如新疆的、黑龙江的,还有云南的。这不仅呈现出上海知青们去处的丰富多样,更体现了他们人生经历的传奇色彩。这样一个有着多元化风情、充满故事的社区,在上海并不多见。而西渡的这个特殊群体也成为了我国特殊历史时期的一个鲜活的上海样本,他们的经历、回忆、故事都将成为奉贤西渡独特风物的魅力所在。

在奉贤西渡跳新疆舞的老人们,不少都是回沪知青©网络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奉贤西渡跳新疆舞的老人们,不少都是回沪知青©网络图片

这些回沪知青们年轻时在新疆、云南、黑龙江等地曾经用青春作笔、汗水当墨描绘出那代上海人曾经有过的奉献与牺牲,他们两鬓斑白回沪后也面临生活待遇、社保政策、物价水平以及气候条件等诸多不适,可能也受过委屈、流过眼泪、感到无助。但无论如何,他们终究是回到了上海,回到了曾经魂牵梦绕故乡,来到了一个黄浦江畔的应许之地,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园,一个安身立命、落叶归根之处——奉贤西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连城商业广场一起合唱的老年人,不少都是回沪知青©和润西渡

岁月报知青以风雨,知青报生活以微笑,多少沧桑过往化为风轻云淡,多少心酸苦涩化作广场欢歌。

滚滚浦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空头。故乡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向曾经的上海知青群体致敬,上海的年轻一代不会,也不能忘记你们的奉献与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