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继妹抢走了我的未婚夫季辰。

我没有想到三年的感情居然这么不堪一击。

妹妹笑的灿烂,搂着季辰:「姐姐,记得来参加我们的订婚宴哦。」

我不甘示弱:「当然,我跟我男朋友都不会缺席的。」

我没有错过季辰眼中的愕然和愤怒。

他们都以为我是要面子。

直到订婚宴上。

一个众人意想不到的男人出现了,他搀扶我下了车,「宝宝,鞋跟太高了,走慢一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脸一热,险些跌倒。

他轻轻将我一搂,语气宠溺:「小心点,摔倒了我会心疼的。」

「……」被家产耽误的影帝。

我佯装害羞一笑,挽着他一起进会堂。

一路上,受到了不少瞩目。

「那不是沈氏集团的继承人吗?他怎么会来?」

「是来参加婚宴的吗?怎么没听说过他跟傅家还有交集?」

「怎么可能有交集?沈州烬什么地位,傅家给他提鞋都不配吧。」

「他身旁的女人不是傅家小姐吗?他们什么关系?」

「这还能是什么关系……」

这一动静,程沫自然注意到了。

却见她挽着季辰朝我而来。

「姐姐,你来了,我刚还跟季辰哥哥说起你呢。」她朝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你就来了,这就是姐妹之间的心有灵犀吧。」

我也笑笑:「这话说的,不知道,还以为我和你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呢。」

我声音不大,却也够周遭的人听见。

顷刻间,他们看美丽动人的新娘的眼神就不太好了:

「两位不是亲姐妹吗?」

「同父异母,当年傅家的事,可谓闹得满城风雨。」

「一个小三登堂入室,逼走了正室,能不满城风雨吗?」

「说起来,季少爷原来不是跟傅大小姐情投意合吗?怎么跟二小姐在一块了?」

「这有什么想不明白的?有其母必有其女呗。」

我看见季辰的脸色变了变,程沫也攥紧了拳,她讪讪一笑:「姐姐说的是。」

她的余光扫过我身旁的沈州烬,故作惊讶:「沈哥哥也来了。」

「程小姐说笑了,我是家中的独子。」他淡声道。

她的手攥得更紧,面上笑容不减:「是我唐突了,那,你是我姐姐的男朋友吗?」

「男朋友?」他挑了挑眉:「当然不是。」

得到想要的答案,程沫眼中的得意险些要藏不住。

她又望向我,像是想确认答案。

我勾起唇,冷冷一笑,给了她想要的答案:「他确实不是我的男朋友。」

程沫亮了几分,面上却故作讶异:「那你们,这……」

我迎着她的目光,搂紧了沈州烬:「他是我未婚夫。」

「怎么可能?!」程沫一时激动,险些破音。

「怎么不可能?」我朝她一笑:「说起来,这还要多谢你呢。要不是你那日挽着季辰来找我,同我说希望我能成全你们,我适合更好的,我和阿烬,就差点错过了呢。」

2

这事还要从半个月前说起。

那天晚上,沈州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他奶奶要见我。

我虽然心里疑惑,但碍于沈州烬,还是去了。

见到老人家,她告诉我,我和沈州烬是定有娃娃亲的,希望我能打消与季辰订婚的念头。

我当时只觉匪夷所思,震惊之余,我拒绝了他们。

当时沈州烬只是笑笑,他说:「你改变主意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再后来,季辰背叛了我。

那时,我的脑海里闪过沈州烬的脸。

我又想起他的笑,那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事后想起,他肯定早就知道了季辰和程沫暗渡陈仓这事,也笃定了我不可能顺利和季辰订婚。

我转头盯着沈州烬俊美的侧颜。

这家伙笑得人畜无害,本质上却是一只老狐狸。

订婚宴临近尾声,除去男女主人公不太好的脸色,算是一切正常。

「阿玉,你这孩子,这么大事也不跟家里说说。」是傅林的声音,他脸上带着笑,朝我而来。

见我不语,他也不恼:「还生老爸的气呢,那天说话是重了点,但也是为了你好。」

「是啊,都是一家人。」继母程苏在一旁接话。。

「一家人?」我看她一眼:「程阿姨,你怕是老糊涂了。我和你非亲非故,何来一家人之说。」

她面色一僵,碍于沈州烬,只能干笑几声:「是我糊涂了。」

「州烬,改日来家里吃个便饭吧?」傅林依旧笑着。

沈州烬的视线往我身上一落,旁若无人般的,抬手将我耳边的碎发别到脑后,温声问我:「累不累?」

我故作娇羞,往他怀里一靠:「这么多人在呢。」

他唇角一勾:「怕什么?有我在。」

说着,他扫过面前两人:「我老婆累了,我先送她回家了。」

话落,他弯腰将我抱起,与愣在原地的两人擦肩而过。

酒店门口,季辰和程沫正在送客。

路过时,沈州烬脚步一顿。

垂眸看了会季辰,随即啧了声,一脸嫌弃:「宝宝,你以前这眼光,真是一言难尽。」

我委屈解释:「以前不是没做近视手术嘛。」

季辰脸色黑了几分,抿紧了唇。

沈州烬挑了挑眉,心情很好:「手术做得挺成功。」

我嘿嘿一笑:「专家呢。」

一到家,我便钻了进房间。时隔多日,睡了个难得的好觉。

睡醒已经是下午了。

「京姨,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我摸进厨房问正在工作的京姨。

她回过头朝我笑笑:「炖了个汤,马上就好,你坐着等会。」

「好嘞。」

3

等待过程中,我接到了闺蜜吴琴的电话。

「阿玉,你可以啊,沈州烬都被你搞定了。」她笑着打趣我。

我扬了扬眉,也笑:「得了吧。」

她又笑了笑,忽地轻声问我:「阿玉,你还好吗?」

我顿了顿,无意识地握紧了手机。

三年的感情,说不难受是假的。

「还好。」有点难受,但不难过。

我告诉她,能被人抢走的,就不是属于我的。及时发现,及时止损,也挺好。

她愤愤地又将季辰和程沫骂了一顿,足足十多分钟。要不是有人叫她,半个小时怕是不成问题。

挂了电话,我与刚进门的程沫对上视线。

看见我,她先是愣了下,继而脸上的笑容跟着消失:「傅茹玉,你怎么在这?」

我低头去喝京姨刚盛的汤,并不想搭理她。

她却不依不饶:「问你话呢。」

我将瓷勺一搁,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真是好笑,我回自己家还要和你报备?」我抬眼,冷冷地望向她:「怎么?在我家住几年,就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你……」她瞪着我说不出话。

我扬了扬眉:「我说错了?」

程沫冷笑几声:「你别以为傍上了沈州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对他来说不过是一时兴起,一个消遣罢了。还真把自己当沈家女主人了?」

我不紧不慢地走向她,我比她大约高了半个头,她只能被迫仰视我。

我垂下眼,朝她扬起一抹笑:「那怎么办?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沈州烬跟我说他非我不娶,沈奶奶还等着抱孙子呢。」

「那又怎么样?季辰当初不也说非你不娶?」她扬着眉挑衅我。

我冷嘲道:「原来你还知道?你们家的人,是不是都喜欢知三当三?你妈是这样,你也是这样,这是家族遗传吗?」

「傅茹玉!」她忿声喊道。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我轻笑几声:「敢做就要敢认啊,说起来,你和季辰还真是般配,那词叫什么来着……」

我皱着眉,想了会:「哦,对!奸夫淫妇。」

话音一落,我绕开她准备上楼。

转角处,我看见季辰愣在原地,他沉着脸盯着我。

我脚步未停,只当没看见他。

回了房间,我收到了来自沈州烬的一条消息。

【沈州烬:明天去奶奶家吃饭,我会让助理来接你。】

我动了动手指,回了个好。

往床上一躺,我脑子里闪过沈州烬的脸。

希望一切顺利吧,仔细想想,结婚不就是找个人过日子吗?

那找谁都无所谓吧,一辈子那么长,又有谁保证能不变心呢?

这个世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

4

隔天,我特意化了个很精致的妆容,身着一袭淡紫色的鱼尾裙,搭配银色的高跟鞋。

接到沈州烬电话时,我有些意外。

我以为,他不会来。

出了门口,刚好碰到程沫跟她的姐妹。看见我,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嫉妒。

我视若无睹地越过她,助理守在车旁,准备弯腰去拉车门。

「傅茹玉,你打扮成这样是要去哪里?」程沫扬声道。

「是啊,该不会,是要去私会男人吧?」她的姐妹紧随其后。

我抿了抿唇,不想搭理他们。

见我不说话,两人更加笃信:「你不说话,该不会是心虚了吧?」

「我听说,沈总现在可是在邻省开会呢,这也不是沈总常坐的车,车上坐的是谁?你的情哥哥?」

程沫捂着嘴,笑了几声:「昨天还信誓旦旦,说什么沈州烬非你不娶,今天就这么着急找下家了,真是好笑。」

我简直气笑了,回过头,刚想开口。

一道男音率先响起:「程小姐,你口中的下家,是我吗?」

「对,就是你,一对狗男女……」她姐妹接过话,却在看清车内人相貌时猛然一顿,接着瞪大了双眼,惊愕失色地望着我身后的人:「沈总?!你怎么在这?!」

沈州烬挑了挑眉,不以为然:「我来接我未婚妻,有什么不对吗?」

说着,他冷下了声音:「倒是你们,对我未婚妻出言不逊。有考虑过,得罪我的后果吗?」

她姐妹腿一软,险些跪地。

程沫扶住她,眼泪汪汪地看向沈州烬:「沈哥……沈总,我们也是一番好意,唯恐你被姐姐骗了,你不了解她……」

这是程沫的惯用伎俩,她眨巴着眼睛,哭得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话语间,她看我一眼,一脸惊慌:「姐姐,你怎么这样看我。我们不能骗沈总呀……」

从我的视角,能清晰地看到她眼里的挑衅。好像在说,看,你又要输了。

我冷下脸,看着她。

她曾无数次,以这幅面孔,让所有人站在我的对立面,反过来,指责我。

我以为,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可,沈州烬语气沉沉:「程小姐,有的话,能不能说,怎么说,希望你自己能掂量清楚。」

程沫愣着,止了哭,眼中满是错愕。

这么多年,鲜少有人对她的眼泪无动于衷。

我转身去看沈州烬,他与我对视几秒,朝我伸出手:「过来。」

我迟疑着,握了上去。

他稍稍用力,我便稳稳地坐到了他的怀里。

沈州烬冷着眸,扫了眼地上的人:「两位,好自为之。」

5

话落,车门一关,黑色的迈巴赫扬长而去。

车内灯光昏暗,我恍然回神。挣扎着,想从沈州烬身上下来。

他却抬手扣住了我的腰,隔着薄薄的一层的布料,他手掌滚烫的温度慢慢蔓延着。

「别动。」沈州烬的嗓音,磁性动听。

我抿了抿唇:「对不起,我……」

「为什么道歉?你什么都没做错,我早和你说了,你想做什么,想说什么,尽管去,我会帮你善后。」

温热的气息洒落在脸侧,酥酥麻麻的。

我望着他,好半响,嗯了声。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车子缓缓地停了下来。

车门随之打开,我挽着沈州烬的手臂往别院里走。

进了门,沈奶奶一脸笑意地迎了上来。

「阿玉来了。」她握住我的手。

我将手里的礼品递给她:「奶奶好,这是我给您买的补品。」

「你有心了。」老人家笑得更为慈祥,目光触及到我身旁的沈州烬,她皱起眉,很是不满:「叫你接个人,速度这么慢。」

沈州烬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高峰期,堵车。」

「我早就叫你早点出门了,你偏要凑到这个点。」老人家依旧不满。

他更无辜了:「我这不刚开完会,就火急火燎地赶回来了吗。」

沈奶奶冷哼一声:「这公司,离了你就转不动了是不是?既然这样,你还回什么家呀,在公司里过呗。」

沈州烬眉梢一挑:「您还真别说。」

「你再多说几句,看能不能把我气到医院去。你不是准备投资这方面了吗?刚好,我让你大赚一笔。」

「我错了,您别生气。」他陪着笑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