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家是出了名的重男轻女,从上到下,所有的东西全部都紧着堂弟。

可自从我妈落水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的碗里出现了肉,身上出现了新衣服。

奶奶要过来打我的时候,妈妈拎着汽油桶逼他们签离婚协议书。

“不签?那我就一把火把这房子都烧了,你不想让我好过那咱就谁也别好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我妈一脚踩空,从湖边跌下去了。

跌下去的时候,我就傻站在她旁边来不及反应。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妈已经在湖里扑腾了好久,眼看着就要沉下去了。

正在湖边洗衣服的二婶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而后扯着嗓子大声喊,“快来人啊!快来人!玉芬掉河里了!”

我捂着发疼的后脑勺,没几分钟就被围上来的人群挤到后面去。

二婶还在人前指挥,里里外外都是在说我的不对,“这孩子跟她妈在一起也不知道护着点,都跳下去了还跟着木头似的在旁边站着。”

慌乱中,听见这些话的人还能回头看看我。

他们的眼神中有不解,有震惊,更多的却是……鄙夷。

在奶奶这么多年的功劳之下我在村子里的名声一贯不好,大概在他们看来,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妈妈跳河都不管确实也是我能做出来的事。

没多一会儿跳下水的几个人就把我妈捞了上来。

闻讯赶过来的奶奶离老远就扯着嗓子大声喊,“哎呀我的天娘嘞,怎么掉下去啦?”

“我孙子呢?我孙子怎么样?快点送到县医院去检查一下啊!还在这儿干什么呢?”

奶奶张牙舞爪,周围人都不自觉给她让出一条路来。

二婶把她拉到一边,两个人嘀嘀咕咕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我奶突然冲到我面前,扬起手给了我一巴掌。

这一巴掌直接把我打懵了。

我捂着脸,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奶奶。

“你这丫头我家养你干什么吃的啊?你连你自己妈都看不住?人都掉下去了你不知道喊一嗓子,拦一下吗?你个赔钱货你……”

奶奶骂骂咧咧,而我一双眼睛只顾着看被人救上来的妈妈。

她闭紧了眼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任凭救她的人累得直喘粗气,她都没有反应。

2.

奶奶的叫骂声还是没有停止而我就那么呆呆地看着。

直到我妈嘴里突然涌出来一股水流,周围的人才终于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救回来了,救回来了,万幸啊!”

“快点送去医院检查检查,这么长时间没有呼吸也不知道那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不能活下来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我妈抬上驴拉的木板车,上车的时候我妈微微睁开眼睛越过人群间的缝隙盯着我看。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眼神冷漠到了极点,然而就在我浑身动弹不得的时候她突然冲我笑了一下而后招招手让我过去。

“哎呀儿媳妇你快点去医院吧!这么个赔钱货你还招呼她干什么?”

奶奶挤在人群中数落妈妈。

我的脚步也跟着停下来。

我不想因为自己再让妈妈被骂,可下一秒耳边就听见妈妈惊雷一样的质疑。

“我不拉着我女儿我拉着你啊?你个老东西有什么用?非让我大着肚子来河边洗衣服,我人掉下去了你知道着急了?!”

妈妈说这话的时候人看起来分外清醒。

话音落地周围抬着她的人都是一愣。

尤其是奶奶自己,一张老脸一阵青一阵白,反驳的话说不出来只能压着嘴角给自己找补,“完了完了,这是真出毛病了!”

我也被妈妈给吓到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妈妈被奶奶骂了也就只有偷偷抹眼泪的份儿,哪里有胆子敢和奶奶这么对着干呢?

我被吓得想后退可胳膊已经被妈妈拉住。

她的手冰冰凉凉的,冻得我一激灵。

我低头去看她,才发现她正对着我温柔的笑,笑容在看见我脸上的巴掌印时凝固住了。

“妮子,谁打了你?”她问我。

我僵了一下,视线下意识地转到奶奶身上。

只是还不等妈妈继续说些什么,二叔就已经骑上车子,准备把我妈送到县医院去了。

3.

妈妈肚子里的男孩没了。

妈妈倒是看不出来有多伤心,反倒是后来赶到医院的奶奶哭得昏天黑地,在走廊上抓到我又打了两拳,嘴里一直不停地叫骂。

“都怪你,都怪你这个扫把星!你占了我孙子的位置,你啊你不得好死……”

从出生开始我就经常听二婶说起我出生的故事。

我妈是未婚先孕,怀我的时候我奶掐着手指头算说我保准是个男孩。

就因为这,我奶才同意让我妈嫁过来。

可谁知道十月怀胎,我出生的时候竟然是个女孩子。

奶奶苦着一张脸站在我妈的床头边儿上手里还在算,嘴里振振有词,“怎么能是个女孩呢?”

“我算得可准了啊,应该是个男孩的啊!”

自此我和我妈开始了受苦挨骂的生活而我早就已经习惯了。

只是在县医院这种大地方被打被骂属实还是第一次,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让我尴尬又惭愧地垂下头。

可就在我准备任凭她这么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妈妈被人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

她脸色苍白,身上盖着医院的棉被可也能看出来原本隆起的肚子已经不见了形状。

看到这一幕,奶奶更是瞬间崩溃了。扑倒我妈床边就开始嚎丧,“哎呀玉芬啊,你说你咋这么命苦,想生个儿子就是生不出来?”

奶奶只顾着自己哀嚎,所以她没看见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妈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然而奶奶的哭戏还没完。

她摩挲了一把脸上可怜的泪珠,咬咬腮帮子不知道是在和我妈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没事,妈给你养身子,等你过两个月好了咱再生!”

“肯定能生出来个男孩的。”

奶奶的话让旁边的医生皱起眉头,可终究什么也没说出口。

4.

谁知道我妈躺在病床上瞥了我奶一眼,表情镇定地就好像不是她失去了孩子一样,“你那么想要儿子呢?”

“你想要你自己生呗!”

要说刚被救上来的时候我妈说那些话是失心疯倒还可以理解,可现在已经是第二次了。

我妈从来没有那个胆量去反抗奶奶,不然也不会从湖边跳下去。

可现在这是怎么了?

推着病床的医生听见我妈这话噗嗤一笑。

扭过头去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而后挤开早已呆若木鸡的奶奶,一本正经地和妈妈叮嘱,“你刚小产完,回到家之后一定要多注意休息。”

多注意休息,我妈是彻底把这几个字听进去了。

从医院回到家之后她就躺在床上成天什么也不干地养着。

我奶过来阴阳怪气她也不害怕,甚至还勾引着我一起不出去干活。

“给妮子,吃!”

某天我妈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把花生,大大方方塞到我手里。

我捧着花生诚惶诚恐地提醒她,“妈,这花生是给弟弟留的。”

我妈一歪头,“你哪来的弟弟?”

当然不是亲弟弟。

我嘴里的弟弟是二婶家的男孩,平日里这种好吃的都是留给他的。就算他不吃,那花生也是可以榨成油,供一大家子用半年的。

反正从来没进过我的嘴里。

我妈盯着我的脸看了半晌,最后叹了口气。

就在我以为她会对我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突然伸手直接把我手心里捧着的花生怼到了我的嘴唇上。

说不馋是不可能的。

我曾经趁着奶奶焯花生油的时候偷过一粒,攥在手心里等到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我的时候吞进嘴里。

虽然花生皮上已经津了手心儿的汗珠可还是顶好吃的。

这回这么一大把……

妈妈盯着我笑吟吟地,有点打了胜仗似的高兴,“你碰到了啊,碰到了就得吃,被碰过的花生谁还敢吃花生油啊?所以你得吃完,都是你的。”

5.

我盯着她坚定的目光,缓缓张开嘴,一粒一粒把花生米从手心儿舔进嘴里。

只一口,那滋味真是令人难忘。

原来没津过汗珠的花生米这么好吃啊!

“好吃吧?”妈妈像是读懂了我的心思,眯着眼睛看我。

我点了点头,眼睛里都是欢喜,“好吃。”

可是下一秒我又忍不住担心起来,“妈,这么多花生米,要是奶奶知道是我们吃了又该发火了。”

谁知道我妈听完我的话之后根本毫不在意。

“生气?她愿意生生她的呗!”

我以为我妈只是拿这句话安慰我。

谁知道奶奶真得发现的时候她也是用这句话回敬的,甚至说得更难听。

“我和我妮子怎么不能吃?家里的活儿都是我们干的然后好吃的给你那个好吃懒做的孙子,你怎么想的?”

奶奶被气得瞪圆了眼睛,“什么好吃懒做啊?”

“我大孙子以后是要去县城里读书的,不给他补充营养万一耽误他前程呢?!”

“你孙子什么体格子了还吃?”我妈躺在床上气势也不输半点儿,反倒有几分落水那天的伶牙俐齿,“再吃就怕他以后连坐在那里读书都坐不下去了!”

“你说什么呢?!”原本跟在奶奶身后等着看热闹的二婶一下子不愿意了,“你诅咒我们家小强啊你?!”

我妈呵得笑了一声,“我这是为了嫂子你好啊,你有功夫去县城看看,哪个学生能胖成小强这样?”

“那以后考试是要加上的体育的,小强能过吗?”

二婶不屑地切了一声,“说得好像你上过学似的,还考体育,你以为你是官家老爷啊?说考什么就考什么。”

奶奶也在旁边附和,“就是,我看是那河里的水灌你脑子里了,成天就知道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