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顶流说想谈恋爱,我反手给他塞了七八个好看助理,男女皆有。

很快,他和其中一个深夜幽会的视频,冲上热搜。

我伸出试探的jio:「帮你脱单顺利,可以涨点工资吗?」

他咬牙切齿:「脱什么脱,那是我表妹!」

「我喜欢的糟心玩意没开窍!」

「你要能解决她,老婆本我全给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时濯最近真的很奇怪。

我不过就是稍微向他埋怨了一下最近徒增的工作量,害得我都没时间认识新人谈恋爱了而已。

他竟然突然跟我说,他想谈恋爱了?

果然,时濯当了顶流,开始飘了。

他不仅没有体恤我,反倒变本加厉的压榨我!

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

老板想谈恋爱?行,安排!

我立马给他塞了4个盘靓条顺的女助理。

可时濯却气的眼镜都红了。

「叶薇,你是不是有病!」

我:???

我真的好冤枉。

明明是他说的想谈恋爱了啊!

总不能......

他不喜欢女的吧?!

我震惊的捂了捂嘴。

说起来......这么多年,时濯确实一直没跟哪个异性走得太近。

唯一的绯闻对象,还是身为他的经纪人的我。

每次我俩出去都会被拍,害得我不停公关被时濯的粉丝各种谩骂。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稍稍地冲他埋怨了一下下,希望他能看在这么多年情谊上,给我涨点工资。

结果呢???

居然骂我有病???

啧!不就是喜欢男人嘛!安排!

我当机立断,又给时濯塞了四个男助理。

然后......

时濯的脸更臭了。

2

我站在一旁卑微地讨好着时濯。

「哥?大哥?」

时濯还是臭着一张脸,不搭理我。

我叹了叹气,瞅了瞅一旁的工作人员们。

他们都还在准备下一场戏,无暇顾及我俩。

我缓慢弯了弯身,轻声使出了我的杀手锏。

「濯哥哥~理理我呗?」

我瞧了瞧时濯,他抿着嘴,冷哼了一声。

我松了口气。

他最近真的是越来越难猜了。

我都不知道他究竟在生我什么气。

「时濯,你最近咋了嘛?我做错啥了?你跟我讲呗?别等下耽误拍摄进度了啊。」

我还等着这部戏拍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呢!

时濯抬了抬下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

「叶薇,你可以下班了。」

我:???

我喜上眉梢,不太确定地又问了问他。

「真的?不用我陪着你拍完了?」

往常不都是让我陪着他拍完戏才可以回酒店的吗!

时濯僵硬地点了点头,「不、用、了!」

「你在这,很影响我!」

「得得得,你是老板,你说得对。那老板,拜拜哈~」

万岁!

我激动得手舞足蹈拿着包就往外跑,却听见身后一身东西摔落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时濯刚刚放在一旁的水杯,摔倒了地上,滚到了我脚边。

我捡起了水杯,递给了他。

「时濯,你没事吧?」

时濯黑着一张脸,直接从我手中抢过水杯。

「没事!你赶紧走!」

「哦,好吧。」

我挠了挠头,转身就跑回酒店了。

呜呜呜我的大床啊!

鬼知道我多久没这么早休息过了!

悔恨啊!

当初就不该听时濯和我哥的话,来给时濯做经纪人的!

3

时濯和我哥是发小。

自然而然的,也成了我的青梅竹马。

时濯比我大三岁。

我读大一时,他和我哥已经面临毕业了。

正是那时候,时濯被星探挖掘,进了娱乐圈。

等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时濯已经在圈子里混得小有名气了。

我本想回家里公司帮我哥的。

可我哥拒绝了。

「你不是之前考了那个经纪人资格证吗?正好时濯缺个经纪人。你去给时濯当经纪人吧。」

没等我拒绝,我哥反手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时濯。

两人情意绵绵地叙旧半天,就将我的去路定下了。

我也没想到,当初闲得无聊的时候考的经纪人资格证,还派上用场了......

想想,当初还是时濯让我去考的。

他说,我哥打算后面收购一家娱乐公司,让我去考个经纪人资格证,以备不时之需。

而我哥确实说到做到,收购了一家娱乐公司,将时濯签了过来。

成功的将时濯捧成了顶流。

而我,只是一个见证他们二人兄弟情的卑微工具人罢了。

我欲哭无泪的掏出手机,打开了游戏。

还好时濯这部戏拍完,我没给他接其他工作。

他能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我也能回家当会儿咸鱼了!

4

第二天一早,我就看到半夜顶上来的热搜。

#时濯 深夜幽会女子#

不是吧,又来?

不对啊,我昨天老早就回酒店待着了啊。

我疑惑地点开热搜,却看到了时濯和一个女生晚上一同前往餐厅的视频。

看时濯这个穿着,就是昨天的。

咦,他旁边那个女生,不就是我之前塞给他的一个助理吗?

我记得,好像是叫阮芝吧。

嚯,原来昨天放我早下班,就是为了幽会啊!

啧啧啧,口嫌体正直。

我笑眯眯地关掉了软件,起床慢慢地收拾好,晃悠到了片场。

时濯冷着一张脸坐在一边,身边看不见一个助理。

我:???

他那小女友呢?

不管了!

我小跑到时濯身边,和时濯打了个招呼。

「濯哥,这么早哦~」

时濯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叶薇,你是明星还是我是明星啊?你比我还大牌了都。」

我撇了撇嘴,拿过时濯旁边的椅子就坐了下来。

「明明是你来得太早。」

不对,这不是重点啊。

我伸出了试探的jio,近乎讨好的看向时濯。

「老板~你看,我都帮你顺利脱单了,可以涨点工资了吗?」

时濯攥了攥拳头,靠近了我。

他咬牙切齿地冲我低吼,「脱脱脱,脱什么单!」

「你都看到热搜了还不赶紧公关?!」

「那特么是我表妹!」

哈?表妹?

我一脸复杂地看向他,「近几代的表妹啊?近三代可不能行啊,濯哥你可得清醒点啊!」

时濯一掌拍在我手上,却没多疼。

「那是表妹表妹!我特么不喜欢她!」

「我喜欢的笨蛋没开窍!」

「你这么想涨工资是吧!你要能解决她!老婆本我全给你!」

时濯说完,直接起身恨恨地盯了我一眼,转身就走了。

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懵逼。

嗯?老婆本?

靠,老婆本诶!

我听我哥说过,时濯小时候每年都在攒老婆本。

攒了这么多年,怕是金额已经很可观了!

我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无数的小钱钱在向我招手。

没有人会和钱过不去,我也不例外。

那,我竹马兼老板的终身大事,就包我身上了!

不过......

时濯喜欢的那个笨蛋......

是谁啊?

5

说来惭愧,每天和时濯待在一起。

我都没能发现,他居然有喜欢的人了。

可他平时不是剧组里泡着,就是各种商务,采访......

我默默将目光放在了这部剧的女一号身上。

罗梦姣,现在小有名气的小花。

长相比较甜美,走的甜妹人设。

不过吧.......

这部戏合作下来,倒是发现了她私底下不一样的地方。

我皱了皱眉,时濯眼光这么差的?

可我放眼全片场,时濯能长时间接触的异性,就只有罗梦姣了。

哎,不过那可是时濯的老婆本诶!

那得多少钱呀!

直接都能辞职安度晚年了啊!

我下定决心,开始找机会接触罗梦姣。

我掏出手机,外卖了一杯奶茶。

女生嘛,哪有能拒绝奶茶的呢~

没一会儿,骑手就给我送了过来。

我端着奶茶,笑盈盈地走到了正在一旁休息的罗梦姣身边。

罗梦姣身边围着五六个助理。

又是给她按摩肩膀的,又是给她按摩脚的。

还有给她举着风扇的,拿着伞为她遮阳的。

我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将手中的奶茶递给了罗梦姣。

「梦姣,时濯看你拍得辛苦,特地给你点了杯奶茶。」

罗梦姣抬眸瞧了瞧我,眼中露出不屑。

她身旁的一个助理连忙从我手上拿过了奶茶,献宝似的递给了罗梦姣。

「梦姣姐,渴了吧?我给你买的奶茶,赶紧喝喝吧!」

我:????

离谱!

本还觉得这几个助理有点可怜,哪知道,人家还嫌自己不够舔的。

罗梦姣浅浅尝了一口,淡淡地望向我。

「你是时濯的经纪人?」

我笑着点了点头,「对,我叫叶薇。」

「我们时濯很喜欢你呢,期待下一次还能继续合作呀。」

罗梦姣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神情,「呵,喜欢我的多了去了。」

「时濯嘛,确实是长得不错,不过你......」

罗梦姣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不屑地哼了一声。

「我听说,你是时濯的私生粉是吧?」

「一天什么能力都没有,还缠着时濯。」

我:?????

现在外面已经传的这么离谱了吗?

时濯都没替我解释一下?

6

罗梦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冷笑了声。

「叶薇是吧,我刚刚喝了口奶茶,冷着了。帮我倒杯热茶过来。」

我紧紧攥住拳头。

忍,我忍!

等拿到时濯的老婆本了,我第一个辞职!

回家当我的咸鱼去!

这时濯什么破眼神,居然喜欢这样的女的!

我心中将罗梦姣骂了个遍,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地接了杯茶水。

我一路小跑,生怕等下罗梦姣又说什么茶水凉了的话来折磨我,直接快速地回到了罗梦姣身边。

「梦姣,小心烫。」

罗梦姣笑了笑,伸出手接过水杯。

我正要松手,没成想罗梦姣竟抬了下手,水杯直接翻倒,滚烫的茶水直接全倒在了我手上。

「嘶——」

我被烫的掉了眼泪,罗梦姣却还在一旁阴阳怪气。

「啧啧啧,你这经纪人,连个助理都当不上。」

「怕不是睡服了时濯才爬到这位置的吧。」

靠!最烦人造黄谣!

老娘不忍了!
我反手就想一巴掌扇上罗梦姣的嘴,可有人比我快了一步。

时濯将我拉过一旁,他将手中的水杯直接「不小心」倒在了罗梦姣身上。

罗梦姣尖叫地站起身,她的助理手忙脚乱的给她清理。

「时濯!你干嘛!」

时濯冷冷地看向罗梦姣,「水杯自己滑了,你不知道躲开吗?」

时濯不再搭理她,径直拉着我回到了他的化妆室。

「叶薇!你一天是不是闲得发慌!」

「你跑去罗梦姣面前待着干嘛?她那么欺负你你也不知道还回去的?」

不知道为何,被时濯这么一问,我便觉得我受了天大的委屈。

手上被烫伤的地方更痛了。

「我可是为了你诶!」

「时濯你好端端的,怎么就喜欢罗梦姣这种人?」

「我为了你,特地接近她的!结果她居然......」

时濯怒气冲冲地打断了我的话,「谁特么喜欢那个丑八怪了啊!」

「一脸的科技感!我特么审美有那么差吗!」

我:???

不是罗梦姣?

「那你喜欢的是谁啊?」

好歹告诉我一下,我才能帮忙呀!

时濯猛地甩开了我手,怒气冲冲地盯着我。

「笨死你算了!」

时濯直接转身离开。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