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穿成了po文里的恶毒女配,还被绑定了系统。

系统任务:破坏男女主的不可描述事件。

于是……

当男主想要职场潜规则女主时,拍桌而起。

“这职场是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别以为是po文,就能为所欲为!

男女主亲亲时。

我扯着嗓子大吼:“着火了,快跑啊!”

男女主滚床单时。

我继续拿着喇叭大吼:“下雨了,收床单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穿越进来的第二个月,我赶上毕业季,入职了一家新公司。

和我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叫做温琳琳的女生。

她长得很美,笑颜如花,冰肌玉骨,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香气。

可她虽然好看,但是笔试面试成绩都不太理想,我看过她的简历,说实话,也很一般。

但她还是入职了这家跨国公司。

不为别的,因为她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女,本书的女主。

而这本书是一本po文,所以女主以上各种特征,也不算奇怪。

至于我,则是这本书的恶毒女配,因为嫉妒温琳琳可以在职场中左右逢源而心生不满的绿茶婊一枚。

但是我这次穿越,还绑定了一个系统。

破坏男女主的不可描述事件。

老实说,这个任务挺困难的。

因为温琳琳的上升之路,可以说是一路睡过去的。

这本书的节操早就突破了人类道德,碎成一片。

但是系统说,如果我不完成任务,就会被抹杀。

我胆子小,我还年轻,我害怕,我要活下去。

工作前两天,一切都很正常。

认识了周围的同事之后,我们终于得到了一个比较轻松的整理数据的工作。

温琳琳悟性很高,被点播几句后,工作处理的顺风顺水。

快到下班时间,我们几乎是同时完成工作。

她的工位在我旁边,将文档关闭之后,她朝我甜甜一笑。

“笙笙,等会下班我们一起走吧。”

我点点头立马答应下来。

下班时间刚到,我俩站起身,同时总监谢风茗也正好路过。

作为女主的第一个男人,此刻他还没开窍,冷着脸自顾自走路。

“温琳琳,柳笙,你们踩着点下班啊。”

有个坐在工位上的同事大吼了一声,谢风茗也停下脚步看过来。

仅仅是一眼,他的目光就黏在了温琳琳身上。

那个同事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我们。

好像我们踩着点下班,被领导抓包,是件多么丢脸的事情一样。

没道理老娘在po文还得兢兢业业当社畜啊。

温琳琳涨红了脸,准备重新回到工位,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看向那位挑事的同事。

“是啊,让你上班不要玩手机,你看你,现在工作做不完了吧。”

同事脸色一僵,谢风茗也终于移开视线。

“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同事面如死灰,跟着谢风茗走进办公室,我则是赶紧带着温琳琳离开。

走出公司的时候,她松了口气拍拍胸脯。

“幸好你机灵,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回家的路上,我们坐在地铁上说话。

说起工作,温琳琳一脸向往。

“我一直的梦想就是想在这个大城市站稳脚跟,靠自己的能力站在更高的位置上。”

“然后呢?”

她沉默了许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小声开口。

“我觉得职场决策层里,女性太少了,所以女性总是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所以我想走到决策层,帮助更多的女性。”

2

我盯着温琳琳的脸若有所思。

其实原书里,她的结局和她如今说的话背道而驰。

她在公司里和几个男主纠缠,最后辞去工作,开始围着男主打转,看似衣食无忧,却像是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

她在情爱之中纠缠,终究迷失了本心。

“我家在一个山村里,我以前读的女校,全是女生,校长也是女生,但是我们大多都是家里的姐姐,父母不同意我们上学,是校长把我们带去学校的。”

说起这些话的时候,她的眼中都是敬佩。

地铁到了我家附近,快下车的时候我灵光一闪。

“你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我们互相有个照应。”

最重要的是,可以防止那些男主找上门来。

第二天来公司的时候,昨天打小报告的那位同事,正用阴沉的眼光看着我。

我毫不犹豫瞪回去,吓得他一抖。

只要你软弱了,别人就会踩在你头上。

正值年中,公司需要忙碌的事情不少。

上午我们整个部门一起开会,而谢风茗也在其中。

偏巧温琳琳就坐在他身边,有时候针对剧情,我真的无话可说。

笔记记到一半,我就发现温琳琳脸色涨得通红。

“你怎么了?”

她立马摇头,倒是旁边的谢风茗的一副看破不说破的样子。

桌子下面有诡!

当着我的面玩职场性骚扰那一套是吧!

我假装掉了笔,俯下身去捡,就算谢风茗脚收的再快,我也看到了。

这小子开会的时候居然偷偷去蹭人家腿!

上面的经理还在滔滔不绝讲话,你小子在这里当变态是吧。

谢风茗坚持不屑骚扰,我一掌拍在桌子上。

“你们谁脱鞋了,好大一股脚臭味!”

众人面面相觑,只有谢风茗冷脸。

“柳笙,开会的时候不要胡闹。”

“哦,可能是我的幻觉吧。”

我尴尬的挠挠头,没再说话。

谢风茗冷静了会儿,又开始作妖。

我看着温琳琳脸色越来越红,咬咬牙抬起脚,狠狠朝着谢风茗的椅子踹过去。

终究是我高估了某些人的下盘,这一脚居然把谢风茗椅子踹翻了。

他狠狠摔在地上,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怎么了?”

“谢总监,你没事吧?”

众人纷纷上前关心领导,同时也看到了他脱掉的一只鞋。

空气凝固了半晌,经理咳嗽一声,示意我们把总监扶起来,然后继续开会。

这件事情看似就这么过去了。

只是当天下午,整个公司都开始传谢总监脚臭的事情。

3

大概因为这件事情丢了面子,接下来好几天谢风茗都没出现在公司里。

据说是被外派出去处理事务了。

我勉强松了口气,趁着周末让温琳琳将东西搬来我家。

果然只有人在自己面前才比较放心啊。

只是刚刚把东西收拾好,我俩的电话就响了。

还是主管打来的电话。

“柳笙,等会来公司开会啊。”

开会?

我刚刚定了楼下火锅店的位置。

“加班费多少啊?”

“加班费,到时候会算的,你们赶紧过来吧。”

“到时候?到什么时候啊,等我死的那一天?”

世界上最大的饼就是男人和领导嘴里画的大饼。

这要是能吃的话,估计全世界都没有因为饥饿死去的灾民了。

“柳笙,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整个公司加班,就你不在,你也是公司的一份子啊,为什么不能为了公司想想。”

“哦,领导,我这个月穷的要吃土了,你让公司给我打两百万过来吧。”

“这么多,你当公司是你自己家开的啊。”

我沉默了一瞬,气沉丹田,朝着电话那头怒吼。

“你也知道公司不是我家开的啊,那我为什么为了公司着想,没有加班费,还想我打工,你给我做梦!”

说着,我就把电话挂了,温琳琳看着我目瞪口呆,默默竖起大拇指。

直到下一秒,她的手机也收到主管的消息。

“之前让你做的那个报告,你现在发给我,无论如何!”

温琳琳看着消息皱眉:“不是下周三才交吗,我都还没开始写呢。”

“你问问他是不是活不到下周三了。”

最终温琳琳在我的示意下,交了一份空白文档过去,那头直接急了。

“你交个空白文档过来是什么意思?”

温琳琳咬牙给对面发语音:“不是你说的无论如何吗?”

孺子可教也。

我站在身后默默点头。

想让我义务劳动,想都别想。

没道理po文世界就没有劳动法了啊。

老娘就是来整顿职场的!

星期一的早晨,我俩踩着点走进办公室。

刚落坐旁边的同事就看向我。

“我好想喝杯咖啡啊,但是我懒得动,实习生去帮我跑一趟吧。”

他翘着脚看我,宛如大爷一般。

“年纪轻轻身体就不行了啊。”

我上下打量着他啧啧两声:“跑腿费五百,先给钱再说。”

在我这个可没有义务劳动的说法。

男人咬咬牙,终究没在吭声,只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今天事情不简单啊。

果不其然,周例会上面,经理突然站起身开口。

“我认为,我们应该为了集团的长远发展考虑,只有牺牲小我,才能成就大我,个别同事实在过于自私了些。”

温琳琳坐在我身边,低头羞红了脸。

“又没点我们俩的名字,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呗。”

“不是,台上一直有个人在看我,眼神好吓人啊。”

我听着他的话,看向前面,果然在一众坐着的领导中间,看到了一个目光灼灼的男人。

前面的身份牌清楚写着。

执行总裁——齐岩。

呦呼,这不是男主吗。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男主身上是不是装了什么雷达,否则怎么会在人群中一眼锁定女主。

还是说我长得太丑,衬托出女主的美丽大方了?

但是都在这个时候了,在不说话,就不礼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