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朋友之间的感情?身份不对等,感觉完全不一样。所谓的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

夏磊请杰哥帮忙说和,杰哥说:“行,我知道了。等有空吧,有空我帮你跟他聊聊。”

“杰哥,他没走,他现在就在广州呢。”

“好,我知道了。等我这两天有时间,我帮你说说。”

“杰哥,那我就谢谢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放下电话,杰哥喊道:“刚子,刚子。”

“哎,哥。”刚子跑了过来。

杰哥问:“加代和夏磊,你和谁的关系好?”

“那还用问吗?我肯定跟加代好。”

杰哥说:“夏磊求我办个事,商会跟加代之间有点矛盾。现在夏磊想让我出面给他俩说和说和。你说我该怎么办?”

刚子问:“哥,那怎么办呢?”

“我不是问你吗?”

刚子想了一会,说“我也不知道。”

杰哥说:“你听我说,这事我不去办了,你去办。你先跟加代见一面,让加代带着你和夏磊见面,具体怎么做,家长也会告诉你,你就别提我了。如果夏磊问到我了,你就说我不在家,我派你去的,我们是亲哥俩,你的位置和我的位置是一样的。听懂没?如果他瞧不起你......”

没等杰哥把话说完,刚子说:“他如果瞧不起我,我还给他办个鸟啊?我大嘴巴伺候。”

杰哥说:“让你去就是这个意思。”

刚哥一听,说:“哥,我能不能再问你一句话?”

“什么话?”

刚子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缺心眼?”

“不可能,你毕竟是我亲弟弟。”

“哥,我有个问题问清楚我就去。”

“什么问题?”

“哥,夏磊子对你不是挺好的吗?”

杰哥问:“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呢?”

“我的意思是什么呢?哥,我也不是多讲情义,夏磊弄这个商会挣了不少钱,也没少给你拿。里面有不少买卖还是你支持他干的。你反过来帮加代,你叫我去的目的我也不是不明白,不就是向着加代吗?那你说我们不就是捏人家吗?将来夏磊心里会怎么想?”

杰哥反问:“你我是什么人呢?”

“哥,我不明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杰哥说:“两点。第一,不要把感情和身份混淆。你我是二代,这不是十字路口。你我在的位置上,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第二,人性都是的。如果你不捏他,他认为给你拿点钱,把你捏住了。他认为你杰哥很好说话,给我送点礼,买点东西,我就跟他好了。是那么回事吗?我要永远让他对我保持一颗敬畏之心。光是尊敬不行,要畏惧。要让他知道杰哥翻脸无情。什么叫跟我好?想跟我好的人多了去了,缺他一个吗?我想扶持谁就是一句话的事。我他妈想跟他好就跟他好。我不想跟他好,我要吧一脚揣开。我跟他妈谁有感情?刚子,你记住了,非要说感情的话,我和代弟有点感情,但是不多。我再告诉你一句话,这句话你承不承认都得承认。这是今天哥跟你这个亲弟弟说的心里话,加代要不是有勇哥在后面......”

下贱

“明白了。”

加代接到了刚哥的电话。“刚哥。”

“代弟,你在哪呢?”

“我跟几个朋友在一块吃饭呢。”

刚哥说:“你来我家接我。我俩哪个见个面,有点事跟你聊聊。你一个人来。”

“行,刚哥。”挂了电话,加代赶紧起身跟大家告辞,自己开车去了杰哥家。

跟刚子一见面,两人握了握手。刚子说:“你和夏磊怎么回事?闹矛盾了?”

加代一听,问:“谁找你了?”

“你别管谁找我了。你俩有矛盾吗?”

“刚哥,你有话直说。”

“我没什么直不直说的。我先跟你见的面,我叫你来接我,你说我还有什么话不直说的?我坐你车,你拉我去,我俩找他去。”

加代一听,“不是,刚哥,我......”

“行了,你别问别的了。我打个电话,你开车拉我去他的商会。”

刚哥拨通电话。“喂,磊子,我是刚子。”

“哎哎,刚哥,你好你好,刚哥。”

刚哥问:“你在哪呢?”

“我在商会呢。”

刚哥说:“我十分钟到楼下,你下楼接我。”

“哎哎哎,我马上下楼。”放下电话,夏磊马上带着身边的二十来个商会成员下楼迎接了。

车缓慢地开了过来,所有人都傻眼了,“哎呀,这不是加代的车吗?磊哥,这什么意思啊?”

夏磊也懵逼了。车一停下,加代下车准备给刚哥开门,刚哥自己把门推开了,下了车。刚哥说:“代弟,你跟我走。”

夏磊一摆手,“刚哥。”

“磊子,挺好的吧?”

“还行。刚哥,托你和杰哥的照顾,挺好的。”

刚哥一摆手,“介绍一下,这是加代。你认识吧?”

“哦,认识。代哥,你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说:“磊哥,我们熟得不能再熟了,刚分开没有两小时呢。”

夏磊问:“刚哥,有事啊?”

“我他妈站门口跟你谈啊?进去说!”

“哎哎,里边请。代哥,里面请。”夏磊把刚哥和加代迎了进去。往沙发上一坐,刚哥二郎腿一跷,说:“茶水,雪茄给我摆上。”夏磊忙着张罗,加代在一旁忍住笑。

一切张罗完了,夏磊欠着身子说:“刚哥,我跟杰哥打过电话了。这事,你看?”

“我知道,我就为这事来的。我再说一下啊,加代跟我和我哥的关系。好得不能再好了,就差一个爹妈生的。能懂吗?这就像我自己家老三一样,我排老二,我哥老大,他就排老三。这感情能懂吗?”

“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