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长征初期,红军依然受到王明的“左倾”主义路线影响,处境十分艰难。直到1935年1月,遵义会议召开后,“左倾”的错误得到纠正,红军才转危为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遵义会议过程中,张闻天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博古的人,也是遵义会议之后,张闻天成为总负责,在新的军事三人团指挥下,红军跳出了国民党的包围圈,顺利到达了陕北,取得了长征的胜利。由此可见,张闻天在历史上是发挥了重要作用的。

新中国成立后,张闻天担任了驻苏联大使、外交部第一副部长等职务,长期从事外交方面的工作,提高了新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也是总理身边的得力助手。不过,1959年的庐山会议后,张闻天的命运却发生了始料未及的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年,为了纠正“大跃进”的错误,我党在庐山召开了庐山会议。庐山会议期间,张闻天在7月21日利用三个多小时的发言,驳斥了“大跃进”的错误,指出了很多“大跃进”运动存在的实际问题。不过,张闻天也因此受到批判,并被免除了外交部第一副部长的职务。

庐山会议后,张闻天赋闲了一段时间,1960年,他被调到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经济研究所担任特约研究员,开始从事研究方面的工作。1962年,七千人大会后,张闻天奉命到各地进行社会调查,收集各方面的资料,写出了《集市贸易意见书》,对发展农业生产与农村经济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6年,“十年特殊时期”开始,张闻天也与彭老总一样受到了造反派的冲击。不过,张闻天始终坚持原则,坚决地同造反派作斗争,否定一切不实之词,彰显了一个老革命家的崇高气节。

举例来说,1968年4月的一天,有两个干部模样的人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找到了张闻天。原来,这两个人是康生派来的调查人员,康生派他们来找张闻天的主要目的是调查1936年薄一波等人如何走出草岚子监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这与一桩陈年旧事有关。1936年,为了加强北方的抗日力量,北方局在请示中央同意的前提下,指示草岚子监狱中被关押的同志以“假自首”的方式走出监狱,投身抗日大业。当时薄一波恰好在监狱中,起初他并不同意“假自首”,认为这件事以后说不清楚。不过,北方局多次劝说,并说明这件事是经过中央批准的,于是薄一波便执行了北方局的指示,走出了监狱。

然而,“十年特殊时期”开始后,康生却利用了这次事件,诬陷薄一波等人是叛徒。当年张闻天是总负责,调查人员到他那里调查,就是想证明这件事“不是中央批准的”。张闻天得知调查人员的来意后,对他们说自己知道这件事,当时自己是总负责,这件事是自己批准的。同时,张闻天还对调查人员说,薄一波等人不是叛徒,他们是执行指示走出监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调查人员把这件事报告给康生后,康生恼羞成怒,1968年5月16日,张闻天被关押监护,到1969年的10月20日,监护才被解除。1969年10月24日,张闻天夫妇被疏散到广东肇庆,在那里度过了一段艰难的岁月。1975年,张闻天移居江苏无锡,一年后,他在无锡因病去世,终年7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