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工业机器人与全自动的生产机械臂就大规模的出现在发达国家的汽车生产线上。其制造效率远远超过传统的人力流水线。比如随随便便的一条完整的自动生产线,每年下线30万辆家用轿车那都是仅仅入门的级别。略微再提高点效率,单纯一条生产线每年下线50到60万辆轿车都不算多大的事情。如果一个顶级品牌拥有这样的8到10条完整生产线,就能每年下线五六百万辆汽车。等于平均一天就下线接近2万辆。这个生产效率是用纯人工组装完全不能想象的。可见电脑操纵的工业全自动生产的效率堪称制造了人类奇迹。问题是为何这类全自动生产线在航空与造船工业上就很难同步推广呢?比如就算当今全球最大的两家大飞机制造企业,每家的年交付极限基本都不会超过900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两家加起来,或者说全球大飞机的年产量全部叠加,都不会超过2000架。至于直接关乎作战能力的三代半与5代战争机。全球所有的年下线量加起来还不如民用大飞机,因为总数连七八百架都不到。这与汽车动辄全球年产过亿对比,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而造船行业似乎同样无法摆脱大规模的传统人工为主。民船且不说,对于军舰,特别是体量巨大的航母,动辄就需要七八年甚至十年以上才能完成一艘。像福特号甚至已经下水十几年了,到现在都没有完全工程收尾。如此拖沓不堪,更与流水线式生产近乎一毛钱关系都没有。那么为何同样是人类的大工业制造,在汽车上能够早早的全自动化;到了航空与造船上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呢?这里面的根本原因其实颇为复杂,如果所有环节都能说清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必定需要长篇大论。在这里只简单的提几点。航空制造与军用造船并非完全不能流水线式的全自动生产。但是这两者由电脑操纵的自动化生产只能局限在一些零部件的程序化加工;一旦涉及总装制造,则仍旧需要人工操作为主,很难实现类似汽车工业的全自动化下线。飞机与军舰制造尤其是总装不能轻易的全自动化,与飞机与舰船都很容易整体变形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一架大飞机或者一艘大舰静态展现,一般人是不会意识到两者都很容易大幅度变形的。但是只要经常坐飞机旅行,就会发觉一般客机的主机翼在起飞前与起飞后的变形是很大的。起飞前主机翼是呈现“耷拉”状态的,其起飞后则明显翘起来。其实所有大飞机在做静力破坏测试期间,都会让主机翼像鸟的翅膀一样高频率的上下大幅度扇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大多数人很少见如此场景,一旦看到一定会大为震惊!但这却是每架飞机甚至包括战争机都必须提前通过的地面关键测试。虽然当今运行的飞机完全不需要像鸟一样煽动翅膀来飞行,但在检测期间却必定要求这么做。巨大的机翼能像鸽子翅膀一样的高速扇动,可见飞机关键部件的瞬间变形幅度有多大!而钢铁制造的舰船的变形虽然从外界更难看出来,但是同样存在。用塔式建筑法搭建的航母,会出现合拢后两头不断上翘的很大应力变形。既然飞机与航母都可以随时“变形”,那么再用类似汽车的全自动组装线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