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声明,本文,为头条点评官梦野艳齐专为今日头条撰写的特稿,未在其他任何平台发布。如有人将之搬运或抄袭,依法必究。

我不是劳荣枝的侄子,我姓王,怎么可能是劳荣枝的侄子呢?

这是神思妙想侠先生在近日的一场直播中,面对关注他的人所作出的回答。

是啊,他怎么可能是劳荣枝的侄子呢?

他姓王。

他的本名叫王和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姓的人和劳姓的人,也不可能会出现在一个族谱里,婶侄关系不可能建立。

这本身就不具有合理性。

还有人说他是劳荣枝的外甥。

可劳荣枝的最大的姐姐,只比他大六岁,他怎么会是她的外甥呢?

对于这些胡乱猜想的人,他觉得他们的脑袋大概是被驴踢了。

他说——我不知道那是被驴踢了,还是进了水,我觉得,也可能是刀郎说的,是个马户,他不知道自己是马户啊,不知道自己是驴!

马户是谁?

马户是知名歌手刀郎演唱的《罗刹海市》中的一个形象。

这首歌于2023年7月19日,收录在刀郎发布的新专辑《山歌寥哉》之中。

其歌名取自蒲松龄《聊斋志异》中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个以丑为美的人的认知颠倒的世界。

马户自以为自己强壮而高贵,自以为自己有说三道四的资格,其实,不过是听从主子吆喝的一头驴。

这头驴,短浅的目光看到的只是事物的表象,它的素养决定了它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追究事物的内涵与本真。

它让人感到的只有滑稽和可笑。

它聚现了时下一些自以为是,自以为了不起,自以为可以俯视这个社会者的愚蠢。

而对于时下社会上有些人对他的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推断,他说——我多大年纪了,看不出来吗?一搜索,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啊。劳荣枝比我大一岁,她大姐比我大六岁!

他说——这人,脑子见了鬼了!你至少说小了我20岁!

而在这个世上,之所以有人会把他王和初跟劳荣枝往亲属这方面去强拉硬拽,原因就在于劳荣枝案一审过后,他对当地法院的判决结果一直持有异议。

这种异议引发了一些人内心的不舒服,于是便有人站出来,便把他列为特殊针对的对象。

但对于网舆的波涌浪击,他始终坚守自己的观念,这使得有些人又愈发的难以相容。

于是,他们便在网上开始编造他跟劳家的故事,想换一个角度将他摧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人的无聊,也只能引起他的不屑。

他说,这些人真的不要去当马户。

他说——对于劳荣枝案,我们应当相信法律,相信包括最高法死刑复核程序在内的,包括监督程序在内的一个完整的司法体系。

他说——正是因为有这种监督机制,有这种符合严谨的程序,可以减少冤案,所以,这种法律体系,才值得我们相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我梦野艳齐在这里之所以会想到这个话题,是因为我刚刚读到他在网上发布的一首诗作。

这首诗,名为——如诗的年华,献给30年同学聚会。

这首诗引发我注意的,是其中的一句。

这一句的原话是——对得起世间美妙的造化,我们不妨放慢脚步。

这句话,意蕴的是什么?

我梦野艳齐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已经处于泰然。

他显然已经不再在意那些人对他的诋毁。

他开始闲庭信步。

为了让您对他这个人有一个深入的了解,我不妨把他的这首诗作节录留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穿越30年的岁月风沙

我们再一次聚集

我们的运气很好

小小的年纪就考上了中专

成为初中同学仰慕的对象

犹如蟾宫折桂,登第探花

我们的能力,是藏不住的锋芒

我们有很多同学都已成为行业的中坚力量

想想当初我的梦想

曾经想要成为语出惊人的诗坛新秀

也曾在人民日报刊发诗作

那时心花怒放 前景如画

后来才明白文以载道 诗以言志

诗歌只不过是承载对大道的领悟

志向的表达,更重要的是个人境界的升华

30年岁月,11000多个日夜岁月转瞬即逝

我们有些同学即将成为爷爷,即将成为奶奶

头上也增添了少许白发

但我们依然年轻

青春的热血仍在挥洒

让我们趁着大好年华

去做我们自己想做却还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对得起自己的努力

对得起自己来到这人间的幸运

对得起世间美妙的造化

我们不妨放慢脚步

我们不妨放下心来养养生 种种花

让我们的身体更加健康

在下一个十年的同学集会中

我们的男同学依然精力充沛

我们的女同学依然貌美如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好了,今天的话题,就说到这里。

感谢您的收看。梦野艳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