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家住陕西渭南的刘勇刚去卫生所吊瓶子,由于排队的人有点多,刘勇刚来到门口打算吃碗羊肉泡馍再进去。
刚到店门口,就看到一个老头蹲坐在台阶上,店主没好气地说:“赶紧走!别影响我做生意!”刘勇刚见老人可怜,就请他进店吃泡馍。
不料,店主嫌弃老人身上有味道,死活不让进,无奈,刘勇刚只好要了两碗,和老人蹲在台阶上吃。
老人叫马福全,家里养着四十多头羊,前不久得了病全部被活埋,由于马福全没在意,把一个布袋子绑在羊身上,被工作人员一起被埋了。
马福全告诉刘勇刚,布袋子装着家里的钥匙和一些证件,自己又挖不动,刘勇刚一听,说是等吃完了去帮他挖,一定能找到。
吃完饭,两人拿着铁掀来到埋羊的地方一看,已经被拉了警戒线,还立着牌子,刘勇刚:“这一看就是挖机埋的,光靠咱俩肯定是找不到了!”
马福全:“这可怎么办!”说着老泪纵横,刘勇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说道:“钥匙没了可以翻墙进去,证件不好办,弄不好还得托熟人送礼!”
马福全也管不了那么多,说着挽起袖子,往手心吐了一口唾沫,搓了搓手掌开挖,还没挖几下就累的直不起腰。
刘勇刚见状说道:“还是我来吧!你去家里拿洋镐!”马福全走后,刘勇刚开始挖,挖着挖着,突然冒出两个圆饼,刘勇刚以为是土疙瘩。
下意识地用铁掀一拍,不但没拍碎,还发出金属的撞击声,刘勇刚捡起来一看,彻底惊呆了,竟然是两个金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勇刚看了一眼,马福全还没来,赶紧装进了口袋,丢下铁掀就回了家,一路上生怕遇见马福全。
回到家的刘勇刚打开清水洗干净后,打算去卖掉,可妻子看后,放在嘴里一咬,说道:“也不是金子的!卖不了几个钱!”
刘勇刚:“万一是文物呢!那可比金子值钱多了!”于是,刘勇刚来到古玩店,老板看后说是鎏金龙纹牌,愿意出五千一个收购。
刘勇刚一听,高兴坏了,没想到帮马福全挖个布袋子还能有这意外收获,老板见刘勇犹豫不决,问道“你到底卖不卖!”
刘勇刚看了一眼老板,鬼使神差地说:“不卖呢!”话音未落就出了店门,刘勇刚觉得就这么卖了,有点对不住马福全。
他拿着鎏金龙纹牌来到挖布袋子的地方,只见马福全也不在,铁掀也不见了,刘勇刚心想,难道马福全出了什么事?
他赶紧前往马福全家查看,到门口一看大门紧锁着,刘勇刚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只好先回家,刚进门,就看到马福全坐在台阶上。
刘勇刚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难道马福全知道自己挖到金饼的事,跑家里来平分?这时,不知情的妻子还给马福全端茶倒水。
马福全见刘勇刚进门,问道:“你去哪里了?让我一顿好找!”刘勇刚吞吞吐吐地说:“上茅房遇到个熟人!”
马福全站起身,拉着刘勇刚来到墙角处说:“有没有人看到你挖布袋子的事?”刘勇刚不知道马福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连忙摇头着说:“没人看到!”
马福全:“那就好!”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递给刘勇刚,他打开一看,没想到也是两个金饼,他赶紧摸了摸自己口袋,惊讶地说:“你哪里弄来的?”
马福全:“就你挖坑的地方!我拿着洋镐来找你,不见你的人影,只好自己挖,没想到挖出两个金饼,你看看这能卖多少钱?”
刘勇刚顿时既后悔又高兴,后悔自己没有再挖着试试看,高兴的是,自己挖到的两个还没被马福全发现,一共就是四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勇刚:“这真要是金子的,你损失的羊钱可就都回来了!”马福全接过金饼说:“可不是嘛!我想着既然是我俩一起去的!挖到宝贝就得平分!”
说着,就将另外一个金饼送给了刘勇刚,妻子:“发什么呆!拿着呀!”一把夺了过去,马福全走后,刘勇刚陷入沉思。
他觉得马福全是个有情有义的好人,就因为自己请他吃了碗泡馍,挖到金子跟他平分,而自己却想着独吞,刘勇刚觉得自己太自私。
他想告诉马福全真相,可妻子拦着不让去,还说,只要刘勇刚告诉马福全,就离婚,碍于妻子阻碍,刘勇刚犯起了难。
次日,刘勇刚见妻子还在睡觉,下了炕,蹑手蹑脚地拿起衣服,准备去找马福全,不料,被一阵敲门声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刘勇刚开门一看,居然是古玩店的老板,刘勇刚:“你怎么来了?你咋知道我家的?”老板:“这你就别管了!你那两个金饼卖不卖?”
刘勇刚:“价格合适当然卖!”老板:“昨天我眼拙,没看清楚,你开个价,卖给我!”
刘勇刚:“你等等!”没一会功夫,就拿来一个杆秤,老板笑着说:“你不会是要称重吧?这是鎏金,不是黄金!难道你要按黄金价格卖?”
刘勇刚:“在我心里就是黄金!你就说收还是不收?”老板:“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奇葩!”
说着气呼呼地站起身就要走!妻子:“别走别走!她就是犯浑,价格好商量!”刘勇刚:“商量个锤子!虽说不是黄金的,到至少是个文物!我是不不懂,才按黄金出价!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老板:“那你就留着传宗接代吧!”说着就摔门而出,妻子要拉住老板,刘勇刚在家里喊道:“给我回来!”
两人在家里吵了起来,很快就被邻居听到,纷纷来到家里劝架,第二天,刘勇刚捡到金饼的事传的沸沸扬扬。
早上,刘勇刚还是打算告诉马福全,还没出门,就被村支书堵在门口,紧随其后的是两个陌生男子,男子:“听说你捡到了金饼?”
刘勇刚:“你们是干嘛的?”村支书:“他俩是文物局的!”刘勇刚一听,知道金饼得上交,他也没有隐瞒,拿出两个金饼,可妻子死活不同意。
刘勇刚:“上交两块,你不是还有马福全的一块吗!”妻子这才同意上交,经过工作人员鉴定,刘勇刚挖出的金饼是汉代鎏金龙纹饰牌,极具收藏价值,要是被贩卖,一个金饼至少得卖大几十万。
工作人员让刘勇刚上交,可以给他申请奖金,刘勇刚:“奖不奖金的不重要,只要留在博物馆就好了!”随后,刘勇刚将两块金饼无偿捐献给了国家。
工作人员后,妻子拿出马福全送的一块鎏金龙纹牌,说道:“无论如何,这块金牌再也不能让别知道了!”
刘勇刚:“只要你不无理取闹,就不会有人知道!”几天后,刘勇刚去看马福全时,发现老人躺在炕上一动不动。
刘勇刚急忙送到医院,不料查出心肌梗塞,血管要做支架,费用得十几万,可能还不够,马福全又膝下无子女,刘勇刚本来没什么钱。
于是,又打起了卖鎏金龙纹牌的注意,妻子让刘勇刚卖了马福全的那块,刘勇刚找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趁着妻子不注意,拿着马福全送给自己的一块去卖钱。
他另外找了家古玩店,卖了二十二万,全部用来给马福全看病,妻子得知后,找到马福全,说是刘勇刚为了救他,把鎏金龙纹牌卖了!希望马福全能把另外一块还给她。
马福全:“其实我早就知道他还有两块!”妻子:“你是怎么知道的?”马福全没有说话,夫妻俩相视一看,就离开了医院。马福全出院后,拿着两块鎏金龙纹牌送给了刘勇刚,妻子:“怎么两块都在你这里?”马福全:“古玩店老板是我表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