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电闪雷鸣的晚上,41岁的戴笠对学生余淑衡说:“你来我房里处理一份文件。”余淑衡走进屋内不敢坐下,内心忐忑的询问:“文件在哪?我拿回去处理。”谁料话音刚落,她便瘫软在地,而戴笠正步步向她靠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8年的上海,正值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特务头子戴笠在上海创立了一个名为“东方会”的特殊机构,专门从事特务活动。
为了培养更多具有特殊技能的特务人员,戴笠还特别创办了一个“东方会特训班”,公开声称是培养外交人才,实则进行各类特殊训练。
这年秋,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男女青年进入了这个“东方会特训班”学习,他们不仅要学习外国语言,还要系统地学习各种谍报技巧,例如变装、暗号、密码等等。
一时间,这所谓的“特训班” 弥漫着一股神秘而兴奋的气氛。
在这一届特训班学员中,有一名叫余淑衡的女学员最引人瞩目。她是中央政治学校毕业,不仅长相甜美动人,而且外语成绩优异,加入“东方会特训班”后,她很快成为戴笠最看重的得意门生之一。
戴笠本就是一个玩世不恭、好色成性的人,他看上余淑衡的美貌,便想方设法接近她,起先,他对余淑衡格外关照,先后三次提拔她为自己的秘书。
余淑衡聪明过人,早已看出戴笠的用意,但为免得罪这个掌握生杀大权的特务头子,她只好暂时忍气吞声。
1938年10月的一天,戴笠趁着夜色召见余淑衡,声称有急务要她处理,余淑衡深感不妙,想找个理由拒绝,但终究没有避免被戴笠强行猥亵的命运。
事后,戴笠还威胁她,如果敢把这件事传扬出去,就要她全家老小性命难保。
经此劫难,余淑衡明白只有暂时依附戴笠,才能保全自己和家人的安全,于是她开始积极奉承戴笠,迎合他的一切要求。
戴笠对这位漂亮聪明的情妇自然宠爱有加,不论余淑衡要什么,他都会满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表面看来,余淑衡已经完全屈服于戴笠。但她内心一直在谋划着摆脱他,重获自由,她渴望脱离这个鱼龙混杂的特务系统,去一个远离戴笠的地方重新开始。
1939年,她终于说动戴笠,得到赴美国留学的机会。
来到美国后,余淑衡如释重负,她先是在西雅图的一所大学学习,后来又转到纽约,期间,她认识了一位留学生李忠,两人逐渐产生了爱情。
1941年,余淑衡嫁给了李忠,从此彻底摆脱了戴笠的控制。
而戴笠后来也渐渐把注意力转到其他女性身上,他仍然我行我素,沉迷美色。直到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时,他才不得不收敛起来。
至此,他与余淑衡短暂但波澜壮阔的关系,也成为了他人生往事中的一段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