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08年,乌干达恩德培鱼市的一条大型尼罗河鲈鱼。这是一条来自非洲最大的淡水湖维多利亚湖中的罗非鱼,只是由于过度捕捞,维多利亚湖的尼罗河鲈鱼数量急剧下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捕获尼罗河鲈鱼的大小也比以前小了很多。下降的部分原因来自中国,那里对鱼泡的需求很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用于制作汤或炖菜外,在中国,鱼泡还被认为是胶原蛋白的重要来源。而尼罗河鲈鱼的鱼泡正好满足了这一需求,这也导致维多利亚湖尼罗河鲈鱼的价格一路高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尼罗河鲈鱼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一直被引入到维多利亚湖,结果这一外来物种已成为该湖流域国家乌干达、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当地渔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尼罗河鲈鱼鱼泡大量出口到中国,导致了维多利亚湖尼罗河鲈鱼捕捞活动的激增,渔民们纷纷建造船只,购买捕鱼设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乌干达鱼贩子格拉迪斯·奥库穆(Gladys Okumu)手里拿着一只尼罗河鲈鱼的鱼泡,鱼泡的市场价格在450美元到1000美元之间。花胶被制作成花胶,成为东方人的高级食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鱼贩伊达·奥迪安博(ida odhiambo)正在切开尼罗河鲈鱼以取出气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鱼泡的买家将直接从市场上的鱼摊老板那里购买,通常是女性。由于没有监管,维多利亚湖的尼罗河鲈鱼受到威胁。湖区内尼罗河鲈鱼产量已经从2000年的120万吨骤减至2008年的33.1万吨,而渔民和捕鱼船的数量却分别增加了52%和6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在东方的香港,作为野生动物产品的贸易和转运点,鱼泡在商店里大量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