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化捉弄人。如果没有拆迁,加代和高胖子也许成能为朋友,但是偏偏有了规划,有了拆迁。

几经打听,确认原先的临街门面已经成为大片的平地。

左帅不合时宜地开玩笑说:“哥,这是把这一片地买下来,准备开表行啊?真他妈敞亮啊。”

加代一听,“左帅,你没有话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是,我这一看盖个酒店都够了。耀东,是不是?”陈耀东没吱声。

加代、江林、马三和王瑞找了四十来分钟,终于打听清楚了。加代说:“江林,我们这他妈是被人玩了吗?我租金都交完了,拆迁了,房主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呢?这他妈什么意思?”

江林说:“哥,问问他怎么回事。”

加代为了压住心中的气,说:“你们先找个地方吃饭,我打电话问问。”兄弟们就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饭店,进去了。加代拨通了电话,“喂。哎,你好,是高老板吗?”

“你是谁?”

“我是半个月前跟你签合同的深圳加代。还有印象吗?我跟你签了租房合同,我付给了你三百万。”

“啊,我知道。哎呀,兄弟,你过来了?你来重庆了?”

“我来了,我租的房子没了。我找了一个小时了,也没找着房子。”

高胖子说:“你要找的那房子拆迁了。这事我忘告诉你了,我这两天我也忙。兄弟,对不住啊,你现在在哪呢?”

“我就在那门面房旁边的饭店呢。具体是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高老板,你房子拆迁了,你最起码得跟我说一声吧?这我来了,我这......我不瞒你说,不少朋友跟我来了,我他妈脸丢大了。我跟我哥们说我租的房子特别敞亮,这他妈真敞亮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胖子漫不经心地说:“那怎么办呢?拆迁也不是我让拆的,那边规划好的。你这样吧,呃,你到我茶园来,我也往茶园回。还能不能找着我那个茶园?”

加代说:“我找不着这边。重庆我没怎么来过。”

高胖子说:“那你在那里别动,我找你去吧。你就在我租给你那个房子旁边的饭店是吧?”

“对。”

“那我找你去吧,你等着,见面再说啊。好嘞。”高胖子挂了电话。

江林问:“哥,怎么说的?”

“等一会儿,看他来怎么说。大家都吃上了是吧?”

“哥,我们饿了。”

加代摇摇头,说:“心他妈真不是一般大,吃吧。江林,你也吃一口吧。”

江林说:“我陪你坐一会儿,等他。哥,你也用不着闹心,不就是三百万嘛。”

“江林,这不是闹心的事,不是钱的事,是难得这么个好门面。我觉得我们在这开表行一定能挣钱。这他妈什么事呢?”
等了一个来小时,高胖子来了,也带了七八个人。走进饭店大门,一摆手,“兄弟!”

“哎。高老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胖子说:“久等了啊!我来了几个朋友,刚才说两句话,来晚了,你没吃饭吗?”

“我在等你呢。我想问问,这房子怎么办啊?”

高胖子说:“怎么办不怎么办的,这边就是拆了,也得重新规划,据说这边也是盖房子,将来的门面房不会像我的那么大。我也问了,这回可能说一个门面就二三百平,三四百平,像我原来老房子那么大的面积没有了。不行的话,你再找地方呗。我那条街还有几个门面。不行的话,你租我那条街的门面。”

加代说:“那条街位置没有这个好。”

“那肯定没有这位置好,这位置不好找啊。那你说怎么办呢?不是我不租给你,重新规划拆迁了,我也没有办法。”

“那我这买卖干不成了?”

“那你干不成,也不怨我呀。这边规划的拆迁,又不是我让的。是不是?我也想让你干,你干不成了,也不是我的问题。”

加代说:“那行吧,那就拉倒吧。我还给你们买点礼品呢,礼品我就给你放着吧,就当我们交个朋友吧。我也不干了,你把租金给我退回来吧。”

高胖子说:“租金退不了啊。”

“啊?”

“我说租金退不了。为什么说退不呢?你看啊,我不是不租给你。我租给的这个门面房拆了,我还有别的门面。我隔壁那条街还有好几家,这条街上我还有三家没拆。你租我那三个呗。我那三个房子加一起能有三四千平,打包租给你,一年三百万,行吗?”

加代一听,“哥们,你是欺负我,还是怎么的?”

“我欺负你?这叫什么话呢?我也不是不租给你,你不就是换个地方嘛。”

加代说:“不是,现在我不租了。”

“合同签了,你不租了,当时也没讲租金能退呀!现在不是我不租给你呀,我可以租,我不说了吗?那边还有几个,你住那几个呗,一样都在这条街上面,面积都差不多。”

“你是欺负我是外地来的,还是怎么的?高老板,我不是吓唬你啊。你把我惹急眼了,我不光把租金要回来,我把你拆迁款都要回来,你信不信?”

高胖子说:“你跟我说江湖话啊?你知道我姓高的是干什么的吗?我两条街有十几家门面,我有自己的茶园。我有多少买卖,你知道吗?你跟我玩这个?你他妈爱租不租,反正租金退不了。”

“不是,你什么意思?”

“什么我什么意思啊?我在最后跟你说一遍,哥们啊,这三百万你交到我手了,就没有退那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