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取悦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在教育生态链之中,包含学生、学生家长和教师。这三方势力,到底谁应该更“凶”一点,这其实是一个根本问题,也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问题,几乎无解。

当然,这种“凶恶”不是指代一种蛮横,而是谁掌控着话语权、到底听谁的、谁说了算。

在过去的五千年时间里,“学在官府”这一特点决定了教师的“凶恶”程度高居学生和学生家长之上——教师就是官员的第二职业,身上叠加了生杀予夺的buff,人们不敢不敬不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算在2000年之前,各种各样的教育改良没有盛行的时候,学生家长们心中虽然有一种蠢蠢欲动的迹象,想要污损教师群体的清誉,把教师群体踩在脚下,但似乎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地形成一种潮流,很有一些“小人常戚戚”的意思——教师和父母基本划了等号,人们不好意思羞辱自己的父母。

在这种教师“凶恶”的教育生态之下,我们普遍的心理感知是:现实风气偏向于淳朴厚重,人伦秩序没有混乱无常。

可就在最近的二十年间,伴随着新生代学生家长成长起来,他们开始抢夺原本属于教师群体的话语权,以“向教育开战”为荣,这让我们的现实开始处处失序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前,在新媒体发展势头比较蓬勃(你也可以认为是某种“乱象”)的长沙某个学校门口,就发生了一场校外成年人主动向学校“开战”的事件。不过,由于学校保安举措得当,这个事件反成了校外成年人“网暴自己”的闹剧。

一名年轻女子作为视频当事人,自行发布了一段短视频:当时,她正在学校门口,以学校大门为背景进行录制。学校的保安发现之后,进行了制止,希望她能够离开。

但这名女子的怒气值立刻被点燃,她将镜头转向了保安,并质问:“这个保安不让我在学校门口拍摄,这条道路是你们学校的吗?”

保安面带微笑,平静地回答:“学校门口不允许拍摄广告,不允许拍摄短视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后呢?!”女子贴面拍摄,并开始质疑。

“没有什么‘然后’,麻烦你离开就行。”保安始终面带微笑,体态姿势也始终非常放松。

“我要是不离开呢?!”女子的挑衅意味确实比较浓重。

“不离开也没关系啊,我也不能动你。”保安大叔仪态娴雅,像极了某个著名相声演员。

“那你说了不是白说了吗?!”

保安大叔依然保持着冷静和微笑:“我只能劝导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子继续咄咄逼人地指责:“你劝导就可以了吗?你那么凶干嘛?”

听到女子说自己凶,保安大叔仍旧微笑着回答:“你比我还凶啊。”

对于保安的反击,女子竟然并不以为意,继续火力攻击:“那我肯定比你凶啊,你穿这个衣服就给人感觉很不舒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保安始终非常放松、面部表情也非常“狡猾”,他没有被“衣服给人感觉不舒服”的无解问题纠缠住,更没有被激怒,出现语言漏洞,他云淡风轻地强调:“这里门前三包,这是我的责任点。”

女子厉声质问:“这个地方是人行道吗?请问?”保安实话实说:“这是学校门口。”
女子继续追问:“这是人行道吗?”
保安肯定地回答:“这是人行道啊。”
女子继续挑衅:“那我拍了怎么样呢?把我抓起来啊?!
保安笑意更明显了,他说:“我没说抓你啊!”
女子咄咄逼人的口风更进一步:“那你想怎么样?”
保安:“我没怎么样啊,你使劲拍啊,又不浪费我的电。”
输了气场的女子愤怒:“噼里啪啦说什么呢?又不准拍!人家都笑死你了,看不到是吧?!”
保安不慌不忙:“是在笑我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女子反问:“不是在笑你吗?难道是在笑我吗?你滨江护卫跑到这里来干嘛?”
保安大叔仍旧带着笑意表示:“那你去跟校长投诉啊!
女子则直接说:“我肯定投诉,我拍了视频!
保安的回答:“行行行!”

视频到此结束。事后,这名女子以“天安门都可以拍,为什么学校门口不能拍呢?是我们保安大哥太严格了,还是我这个人太多事了呢?”的诱导性文案挂出了这则视频,希望能够掀起一场舆论风暴,成就自己、摧毁教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过,适得其反,多数网民在这则视频前保持了冷静,他们一致认为视频拍摄者越过了界限,属于无理取闹。可以说,每当这种视频被摆上桌面,教育就成为了罪恶的代名词;但这次例外,教育竟然成功扳回一局。

可我觉得:这次的胜利,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保安大叔淡定的气场和他微笑中藏着的无所畏惧的态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保安大叔淡定的气场和他微笑中藏着的无所畏惧的态度来自于哪里?只可能来自于他工作和生活中,没有人对他施加额外的压力,甚至,他可能还有一定“背景”。

不在教育行业里面待过的人不会知道:而今的校园保安工作有一定可操作空间,能够成为校园保安的人,通常也不是家里急等用钱的主儿。

从视频画面来看,这名保安的心态实在了得:始终不急不躁、面带微笑,最后,他甚至还主动向视频拍摄者发难——你去跟校长投诉啊!

他这种处事风格不可能移植到教师身上:教师们在当下的教育改良中身心俱疲,宛若一根绷到极致的弓弦。他们像一只被皮鞭抽打得旋转到一刻不停的陀螺,没有什么职业幸福感可言。他们感受不到轻松愉快,因此,他们绝对也不可能具备保安大叔的心态。他们只会在教育局外人的挑衅下乱了方寸、大为光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乱了方寸、大为光火”之后,这些教育局外人就会如同苍蝇嗜血一样找到莫名的成功感,进一步抓住和放大教师的不当对策,让问题失控——你们是教师,怎么能这个态度?!事实放在一边,你们怎么配得上“为人师表”四个字?!

退一步讲,教师即便扛住了压力,稳住了心态,完整移植了保安的做法,学生家长也可能认为这名教师的态度不够庄重严肃,没有把学生家长的诉求放在心上。

更重要的一点是,保安可以在最终时刻风轻云淡地说:“你去跟校长投诉啊!”如果教师们这么做了,当下的校长们只顾着自己的乌纱帽,不可能为教师们做主。他们只会无底线媾和学生家长群体,反过来指责教师们:不管怎么说,你们对学生家长的态度不好、你们没有完美处理好这件事、你们没有安抚学生家长的情绪!——仍旧是“抛开事实不谈”,只谈教师的态度问题:投诉者有理。

这就是可悲可叹的教育现实,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