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是一种神圣且责任重大的职业,人们常言道:老师是一盏明灯,照亮孩子前行的路。老师教书育人,带领孩子们走向光明的未来。

即使不同老师的教育方式不同,可不管哪种教育方式都坚守着一定的底线,但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的某位老师就是个例外,她的教育方式明显超出教育的限度,甚至触碰刑事犯罪的红线,导致一个健康8岁女童变成重度残疾,让无数学生家长义愤填膺:这哪儿是教育,简直就是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情发生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劲松镇,该镇上只有一所小学,名为壮志小学,黄某琴是一位在该校任职的45岁左右的女教师,主讲语文和数学。

镇子不大,镇里人都相互认识,黄某琴在这个镇子上算是名人,首先因为她是老师,几乎每个家长都会去巴结她,希望她在学校多照顾一下自家的孩子;其次是因为她十分严厉喜欢体罚学生,出了名的惹不起。

高朵朵出生于2007年,小时候的她开朗活泼,身体健康,直到2013年高朵朵上了小学,成了黄某琴班上的一份子,她的噩梦就此开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朵朵原本有一个姐姐但后来因为得了系统性红斑狼疮去世了,所以一家人特别疼爱她,她的母亲于丽听闻黄某琴的威名和教育方式之后,为了让自家孩子少挨点打,便选择了以送礼的方式去讨好黄某琴,希望孩子在学校可以过的轻松点,不会被“体罚”的太重。

于丽称:“我给她送过半扇排骨,送过几次鸭蛋、鹅蛋,一次送100个,都是买的;送过香肠,我丈夫从哈尔滨带回来的;我三姐从上海给孩子寄的好吃的,我听说她(黄某琴)孩子从哈尔滨回来了,也赶紧挑点好的送过去。

2014年,她丈夫让人打了,她给我打电话,说“我家男人住院了,腿坏了,我还得照顾他,想起来就头疼,我一听这话,赶紧给她送了500块钱。”黄某琴仗着自己老师的身份,收起礼来毫不手软,在她这里只有收礼,从来没有回礼。

不仅是于丽还有许多家长也给黄某琴送过多次东西,为的就是想让她看在东西的面子上放过自家孩子,不用体罚的方式惩罚他们。那收受了东西的黄某琴真就如家长们所愿吗?

答案是并没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某琴的打没有偏爱,没有例外,不论与她关系好坏,都少不了她的教训。我们还是低估了她的可耻程度,据高朵朵陈述:只要我犯了一点错误就会挨打,她(黄某琴)想打人的时候不管有没有理由她随时都会打人。

可见黄某琴绝不是省油的灯。在高朵朵读一年级的时候便挨过她的打,像拿书打头,被教鞭抽都是家常便饭,甚至会被扇耳光,踹腿、腰、肚子,而被打的理由一般都是通常的题不会做或者写字错了,虽说是教育孩子,可她的方法已经严重侵害了孩子的健康权。

除此之外,黄某琴还特别强调了她的“规矩”,在校挨了打回家不准告诉家长,否则会受到更严厉的处罚。

在一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黄某琴还一再要求同学去她家里补课,如果家长学生不愿去,她还会找上门,用各种理由达成她的目的。

这天她去找了高朵朵的母亲于丽,提出让高朵朵放学去她家里补课,原本于丽的母亲还在犹豫,可她却说高朵朵连基础的题都不会做,必须要私下补课才能提升高朵朵的成绩,望女成凤的母亲自然相信了黄老师的鬼话,于是高朵朵家每月都要多交300块补课费,放了学去黄某琴家补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高朵朵称,大概有四五六个学生补课,补课期间,从来都是学生们自己做题、看书,黄某琴坐在一边玩手机、电脑,从来都没有为学生们指导。听上去让孩子补课是为了孩子好,其实也只是满足她的一己私欲。

黄某琴长期的殴打已经造成了女童很大的心理创伤,可伤害还在继续发生……

2015年12月17日,高朵朵因为带了美工刀被黄某琴殴打了。据高朵朵称:“当天要上美术课,要求带上美工刀,我把美工刀放在书包里,那个有着多动症的男孩把刀翻了出来,一直在用刀刺纸,没有伤到自己和其他人,那天还有另外两个女生也带了美工刀”。

在美工刀被发现之后,她们都受到了黄某琴的殴打。黄某琴将她们三个人喊到教室面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拽着高朵朵,不停的推搡,还掐了她们的脖子、后背、腰,还在她们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这次小朵朵回家被三姨看见了她身上的伤,三姨问起来她如实回答了,还让三姨保密不要告诉她母亲,可这么明显的伤痕如何能瞒得过去?

小朵朵终于把挨打的事告诉了她的母亲于丽,于丽十分心疼,转眼第二天就去学校找黄某琴理论,黄某琴在面对家长的时候和蔼可亲,可家长一走转眼就变了脸……她十分生气的让高朵朵站起来,假装问她一年有几个月?

可根本不等高朵朵回答,就开始教训她了,先是用手抽了她六七个大嘴巴子,然后一直用书扇她的头。高朵朵被打得吐血了,可黄某琴还不准她吐出来让她咽下去。

接下来的一整节课,黄某琴总是提问高朵朵,问一个问题便打她一次……一个45岁的老师就是这么“严格”的对待她8岁的学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果说这次的殴打已经严重侵犯了孩子的健康权,那么下面的这次更加直接的触及了刑法。某天周五大扫除,学生们都在打扫卫生,黄某琴坐在讲台上,第二节课下课后她突然叫高朵朵来讲台上写字。

高朵朵写完了,黄某琴又一言不发的打她,即使已经将她打倒在地还会拽她头发将她拽起来继续殴打,在被打的过程中她不敢反抗,因为无用的反抗会带来更严重的殴打。

这次回家高朵朵的身体便出现了明显的异常,于是她的父母带她去了北京求医,在北京辗转一年,陆续诊断出右下肢活动障碍、肌力Ⅱ级(肌力共分5级,5级为正常,2级肌力可在床上平行移动)、神经功能障碍、脊髓损伤、创伤后应激障碍、躯体化障碍,被鉴定为重度残疾,并获得了残疾证书,这样一个阳光健康的小女孩就此毁在了黄某琴的手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朵朵的父母都十分痛心,将黄某琴告上了法庭,打官司的道路十分漫长,法院一共开过三次庭,在此期间,高朵朵的父亲高卫国备受打击,一直焦心案子的进程。第一次开庭,黄某琴就说高家人敲诈她

在最后一次开庭,黄某琴又说高朵朵本身就有病,因为她姐姐也是得病死的,这次带给了高卫国更加沉重的打击。

他们搬家了,给高朵朵换了学校,希望能一家人平安度过一生,可最终高卫国在某天夜里心力交瘁,死了,临死前在睡梦中说:如果能让朵朵晚一年上学就好了。

一个美好完整的家庭就此毁于一旦,高卫国的死也给高朵朵和于丽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原本以为搬离这个是非之地,一家人就能平安生活下去,可现实终究未遂人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管是高朵朵的残疾,还是高卫国的死,都与黄某琴有直接和间接的关系。最终黄某琴因犯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壮志学校一次性赔偿起诉人167301.33元。

2019年7月,大兴安岭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部分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以案释法]

黄某琴的行为是否构成故意伤人罪?

本案中黄某琴将8岁女童打成重度残疾,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某琴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是否得到了相当的处罚呢?

黄某琴为人师表,却不以身作则,反而因为学生的一点小错便殴打侮辱学生,甚至制造各种机会向学生泄愤,诸如扇耳光、踹、拽头发、用书打头此类情况更是家常便饭,给孩子们的身体和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高朵朵是许多受害者之一,也是最严重的那个。

因黄某琴的直接原因导致其重度残疾,精神和身体上都出现很大的问题。而高朵朵年近六荀的父亲也为了高朵朵的事四处奔波,最终心力交瘁,去世了。

老师殴打学生违反了多个相关法律,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这种行为侵害了学生的人格尊严和其他合法权益,必须严厉打击这种行为,严禁体罚学生,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法律责任,造成学生轻伤以上构成故意伤害罪。

结语

老师教育学生是天经地义的事,因为老师的职责便是教书育人,可是教育要有符合教育的理念,不能打着教育的幌子欺负弱势群体。学校也应保证老师的人品师德,不要让“恶魔”混入,扰乱正常的教育秩序。诸如此类事件法律也应引起重视,不要让凶手逍遥法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