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日韩外长再度握手,向外界释放何种信号,引人关注。

11月26日,在韩国釜山的APEC世峰楼,中日韩三国外长的手终于握在了一起。

当天,第十次中日韩外长会议在当地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出席会议,距离上次三国外长聚首已过去4年多。

作为中日韩合作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三国外长会议被视为筹备三国领导人会议的最后一个重要环节。在国际局势动荡不定,合作与对抗、多边与单边、开放与封闭等多股力量持续较量的背景下,中日韩外长再度握手,向外界释放何种信号,引人关注。

三国合作:变中有定

作为亚洲次区域合作的重要平台之一,中日韩合作机制始于亚洲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东盟框架,也曾经历高光时刻。

它在1999年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期间首次举行中日韩三国领导人早餐会,自2008年起在国际会议外单独开会,每年由三国轮流做东。

经过近24年的发展,中日韩三国合作机制从无到有、日臻成熟,已形成以领导人会议为核心,以部长会、高官会和70多个工作层对话机制为支撑的多层次、全方位合作体系。三国间贸易额从1999年的1300亿美元增至2022年的近8000亿美元,为三国和亚洲的现代化发展注入动力。

不过,中日韩上一次外长会要追溯到2019年8月,同年12月在成都举行了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但自那以来,受到新冠疫情、日韩关系恶化、外部力量干扰等因素影响,三国合作机制陷入4年停摆。

虽然双多边关系和合作局面起伏不定,但三国之间仍有一些稳定因素保持不变。比如,作为搬不走的邻居,中日韩合则利、不合则俱损的基本格局未变;经济相互依存、产业链高度融合的状况未变;各自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国家任务也不曾改变……

如今,随着疫情渐退、日韩关系改善,在三国的共同努力下,继9月26日举行三国高官会后,三国外长会如期在韩国釜山举行,被视为中日韩合作机制迈向重启的重要一步。

“本次外长会议的举行,表明在轮值主席国韩国的推动、中国和日本的实际支持下,三国合作机制的重启取得了一些进展。”辽宁大学美国与东亚研究院院长吕超指出,总的来看,中日韩合作对于三国是互利的。在各种逆风逆流之下,加强合作仍是三国共同诉求和主流声音。人们有理由对三国合作的重回正轨和进一步发展抱有信心。

“中日韩外长会议以及三国领导人会议都是具有多年历史的机制化安排,中断后重启可以说是某种必然。”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吕耀东从合作内容和现实需求两个方面对机制重启进行解读

内容上,三国合作机制一直囊括关乎三国共同利益、共同和各自关心的广泛话题,有利于推动地区的稳定发展。

需求上,当前,在美国推进大国竞争、地区局势面临复杂因素的背景下,中日韩三国对国际和地区问题有着不同看法,需要通过双多边沟通来表达各自观点,知晓对方的理念和立场,共同探讨解决办法,以促进整个东亚乃至亚洲的和平、稳定与繁荣。这是三方的共同愿望,也是机制重启的意义所在。

会谈议题:先破后立

这是三国外长时隔4年3个月再次聚首,正值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5周年,也是中韩关系迈入第二个30年的开局之年。

在前几次领导人会议上,三国已就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强环保合作等议题达成诸多共识。如今,三国如何在气候变化、科技和数字经济等领域进一步拓展合作,受到外界关注。

根据多方发布的消息,26日下午,三国外长会议在釜山的APEC世峰楼举行。王毅在会上表示,作为一衣带水的近邻,中方将继续本着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方针,同韩方、日方共同努力,推动三国合作重入正轨。

韩国外长朴振在会谈后介绍会议成果时指出,三方重申了在各方均方便时尽早举行三国领导人会议的共识,还就今后三边合作发展方向交换意见,并就朝鲜半岛局势、乌克兰危机、中东事态等国际局势展开交流。三方商定为应对气候环境、公共卫生等全球性挑战深化合作。

“这次外长会议最主要的内容是三方如何协力让三国合作机制重回正轨、继续发展。这符合三国利益,也可有效引领亚太地区以及整个世界经济的发展,因此具有广阔前景。”吕超说。

吕耀东认为,可从三国合作机制设立初衷的角度,来观察三国外长的交流议题。

“中日韩三国合作机制的设立,旨在通过加强沟通、解决问题,来促进东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发展。”吕耀东说,长期以来,中日韩三国在经贸、人文等多领域的合作一直没有中断,但三国间也存在不少有争议的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合作。

至于外界最为关心的筹备三国领导人会议,“韩国方面正在积极推动,但它需要拿出诚意。”吕耀东说,中国在促进三国合作方面一直很有诚意,始终坚持与邻为伴、与邻为善,坚持通过合作化解分歧。如果韩国一面表达期待,一面又做出一些不利于地区和平稳定的事,就不可能推动三国合作机制的真正重启。

地区发展:乱中求治

时隔两个月,从三国高官会到三国外长会,中日韩合作似乎正迎来新的契机,也向世界传递积极信号。舆论认为,这一局面来之不易,值得珍惜,尤其是在三国合作仍面临一系列挑战的背景下。

从国际局势看,“目前,三国合作机制的恢复面临两重相互矛盾的国际背景。”吕超说,一方面,美日韩不断加强所谓“军事合作”,在安全方面加紧勾结,且直接针对朝鲜、针对中国,为地区制造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随着中美元首会晤、中日领导人会谈的举行,整个亚太地区出现趋向缓和的迹象。在这种相互矛盾的背景下,韩国为恢复三国合作机制采取怎样的行动,显得尤为关键。

“近年来,美日韩形成所谓‘戴维营机制’,不断加强防务等领域合作,扮演东亚地区和平稳定破坏者的角色。”吕耀东指出,与此同时,日韩也在对华关系问题上采取不利于中日、中韩关系的行动,冲击三国合作机制。

从地区问题看,“三方在政治外交方面仍存在分歧。”吕超说,比如日本核污染水排海问题,受到中国坚决抵制,也受到韩国在野党和民间强烈反对;又如朝鲜问题,三国立场仍有差异。

从双边关系看,“与中日关系比,中韩关系的改善步伐可能要更艰难一些。人们对中韩关系能否出现转圜和恢复仍抱有担忧。”吕超说,中日领导人在旧金山举行会晤,就两国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协商,重申了战略互惠关系这一原则性定位。尽管包括福岛核污染水排海等一些问题仍未得到解决,但双方正在朝着协商解决的方向发展。

在25日王毅与9月上任的日本外相上川阳子举行首次会谈后,上川用“极具意义”加以形容。在此之前,日本公明党党首结束对北京的访问,与中方达成恢复执政党之间对话机制的共识。“这一系列进展都让外界对中日关系开始触底反弹、向好发展抱有期待。”吕超说。

中韩关系则不同。“韩国总统持‘一边倒’的外交政策,近来多次就台湾、南海等问题发表错误言论,对中国横加指责。在韩国各界加强对华接触的呼声较为一致的背景下,韩国总统突然发表的一些挑衅性言论,显得不合时宜,也成为影响三国合作机制重启的一个焦点问题。”吕超说,如果韩国总统不对此作出纠正,中韩关系实现转圜将较为困难。

站在时代的十字路口,“中日韩三国合作符合三方利益,承载各方期待,但仍受到一些政治因素干扰,真正恢复仍有较长的路要走。”吕超说。

“希望日韩能和中国一道,真正从地区共同利益、而不仅仅是自身利益的角度来看待三方合作机制,承担地区主要国家应有的责任,照顾彼此的战略关切,坚持此前达成的政治文件,不干涉别国内政,不渲染所谓‘中国威胁’。”吕耀东指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动三国合作机制朝着有利于整个东亚地区和平、稳定、发展的方向前进。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