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江忘让我全家不得安宁,我弟弟把他看成敌人,可我还是跟他结婚了。

家人都说我瞎了眼,才会看上这样的人。

可江忘总会在关键时刻守在我身边,让我感觉他还是在乎我的。

他曾问我,是否也觉得他害死了我父母?

我直勾勾地望着他的眼睛,笑着对他说:“当然。”

可这并不代表我怨恨他。

我只是想让他知道,我清楚地记得他做过的一切。

无论他怎么弥补,都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但我爱他,我要和他在一起。

1、

在遇到江忘之前,我不过是个小护士实习生,每天做做杂活儿。

有一天,我在医院里找东西,突然江忘就闯了进来,吓了我一大跳。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他突然捂住我的嘴,把我按在墙上,让我别出声。

我有点儿懵,但也没反抗,毕竟他看起来挺狼狈的。

等外面的人走了之后,他就放开了我,我那时以为他可能是欠了别人的钱被追债。

就提醒他要还债,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他报警,找我当警察的青梅竹马帮忙。

听到这个,江忘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看着我笑了半天。

从那天起,我们就认识了。

我并不知道江忘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长得很帅。

那时候我傻傻的以为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

江忘很爱来医院找我,每次来都装出一副这儿疼那儿疼的样子,然后让我给他看看。

看着他这样,我每次都翻个白眼说:“不舒服就找医生,我又不会治病。”

2、

有一天,江忘去医院找我,说要出国一趟谈生意,他神情严肃,让我有点紧张。

我问他要去哪里,但他只是摸摸我的头发,笑而不语。

他这一走就是三个月,期间完全没有联系我,让我以为他可能已经忘了我,重新找了一个可以调戏的小女孩。

但他突然回来了,出现在我下班的路上。他带我去了一个别墅,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坐在沙发上朝我伸出手,我走过去握住他的手,一言不发。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起来苍白而虚弱。

他问我:“回来晚了,你不会生我气吧?”我当然不会回答“是”,就问他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他没有回答,只是牵着我的手问我:“念念,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我是喜欢江忘的,一次次的见面我早就对他芳心暗许。

所以我没有迟疑便点头了。

江忘一带力,我便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拨弄着我的头发轻声说:“希望念念不会后悔。”

我不明所以。

他却抓着我的手放在了他的左腹“这里受伤了。”

接着又把我的手移到他的右肩“这里也是。”

我连忙去掀他的衣服,看到的伤口让我触目惊心。

我颤抖着去抚摸他的伤口“这是什么伤的?”

江忘抿了抿唇,说道:“枪伤。”

我瞳孔一缩,猛的收回了手。

“你干什么了?”我问。

江忘看着我笑。

此刻我当然知道他不是我所想的简单的富二代,也不是普通生意人。他做的生意肯定是上不了台面的。

我知道自己该远离他,但是被他漆黑的眸子看着我,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问:“你后悔吗?”我却摇头了。如果早知道他带给我的是深渊,我一定在那天远离他,逃得越远越好。

3.

和江忘在一起不到一个月,我就被绑架了。

下班路上,突然有人从背后勒住我,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一个破布袋子直接套在我的头上,把我快速的拽进了一辆车里。

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套在我头上的破麻袋终于被摘走。

我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站着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男。

我后来才知道他叫聂生,是江忘的死对头。

聂生挑着眉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问他身边的小老弟“这就是江忘的马子?”

“就是她。”

聂生一脸淫笑的打量着我的胸口,目光又落在我的屁股上,搓着下巴“他是懂享受的。”

我很害怕他对我做什么,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身体下意识的绷紧。

好在他只是看看,然后便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把她带下去,看好咯,别出岔子。”

上来两个人要把我带走,我挣扎着。

聂生走下来给了我一巴掌,让我老实点。

脸火辣辣的疼,我不敢再动。

此时一个小弟拿着电话跑到聂生面前“是江忘。”

我眼睛一亮,江忘知道我被绑走了,他会来救我。

孽生接起电话一副“我是你爹”的表情,趾高气昂的喊“小子。”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狠戾的盯着我的脸。

我后背发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半晌,孽生挂掉电话,他的脸色难看,眼神像是要掐死我,压着嗓子怒吼一声“放人!”

他的小弟愣了一会儿,随后马上给我松绑。

我出去的时候江忘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我看到他紧绷的神经才完全放松。

江忘见我出来,几步上前搂住了我,我靠在他怀里问他“他为什么绑我?”

江忘把我扶上车,轻轻抚摸着我被打肿的脸颊,心疼的皱起了眉“他想拿你来威胁我,怪我,没护好你”。

“那你跟他说了什么他肯放了我?”

江忘把我搂进怀里。下巴靠在我的头顶。

“这些你不用知道,我不想把你牵扯到这些事上面,以后我都会派司机接你,也会有保镖跟在你身边保护你,我跟你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

江忘不说,我自然就不会再问,其实我心里明白,他们这样的身份,做什么都有可能。

4.

爸妈邀请江忘去家里吃饭,想见见这位未来的女婿。

我没有告诉他们江忘的具体职业,因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每天上下班都是司机接送,在他们眼里,江忘应该是某个有钱人家的子弟。

爸妈说,总是麻烦人家的司机接送,应该请人家吃顿饭,顺便看看这位未来女婿是否靠谱。

当我和江忘提起这事的时候,他显得有些犹豫。

他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父母会不会看不上我?”

我笑了笑,坐在他的腿上搂住他的脖子说:“江老板还怕这个吗?在别人眼里,是我高攀了你,不是么?”

江忘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念念是世界上最好的念念,不是你高攀了我,是我有幸被你看得上。”

“那你去不去?”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江忘还在犹豫,我以为他不愿意见我的父母,有点生气。

见我生气了,江忘亲吻着我的手心温柔地说:“我只是担心你父母会瞧不上我是个孤儿。”我安慰他说:“我爸妈不是那种人,只要你是个正直的人就好。”

最后江忘还是答应了去我家吃饭。我们约定在我休假的日子去。我跟爸妈还有弟弟提前打好招呼,不要问江忘的家庭背景,他是孤儿,不要伤害到他。

5.

我爸妈和弟弟没见到江忘,第一个见到他的是我青梅竹马万千屿。

他家住在我家楼下,那天我们三人在我家门口碰面了。

万千屿看到江忘牵着我时,明显呆愣了一下。

我问他:“千屿,你来干嘛?”

万千屿回过神来挠挠头:“我爸妈旅游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你妈说今天有客人,也让我顺便来吃午饭。”

接着他把目光投向江忘:“男朋友?没听你提起过啊。”

他的眼睛微眯,看着江忘的眼神很不友好:“做什么的?”

江忘扬起下巴,并没有回答。

“你怎么像是审犯人一样啊。”我朝他挤挤眼睛。

正尴尬,我妈从里面打开门,看到我们三个在外面,笑笑说:“来啦,快进来呀,都站门口干嘛?”

万千屿摆摆手:“不了阿姨,念念带男朋友回来吃饭这种重要的事,我就不掺合了,我回家自己煮面条。”

他三两步就下了楼。我只好拉着江忘进了屋。

江忘表现得很好,知书达理懂礼貌,温文尔雅人老实。爸妈似乎很满意,直夸江忘一表人才。弟弟时少虞反而一句话也没说,安安静静地吃水果,偶尔悄悄看一眼江忘。

休息间隙,时少虞趁江忘去帮我妈洗菜,拉着我悄悄说:“姐,我怎么瞧着他像黑社会,还是千屿哥看着好。”

我掐了他一把让他闭嘴。

江忘洗好菜出来,我妈也跟着出来让我爸出去买瓶醋回来。

江忘拉着我说:“我和念念去吧。”

买醋都要拉着我,肯定是有话要说。

果然,我们刚下楼江忘就板着个脸问我:“那男的跟你家关系不错?”

“什么那男的,他是我楼下的一个哥哥,我妈和她妈是至交,几十年的老闺蜜了,我俩从小一块儿长大,关系是挺好的。”

江忘掐了一把我的腰,表情有些气鼓鼓。

我笑的灿烂,第一次见江忘有这种表情。

要是让跟在不远处的保镖和司机看到,他们肯定不敢相信。

我和江忘一路打闹,在外面买了醋还买了水果,牵着手说笑着往家走。

刚走到小区门口,就听见轰地一声爆炸声。我被吓了一大跳,一把抱住江忘。

缓了几秒我想看看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江忘却将我的头按在他的怀里。

我感受到他身体轻微的颤抖,语气也不太好:“念念……”突然之间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猛的推开他,朝爆炸的地方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