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V乔木在文中说,作为贾平凹的老乡,“贾平凹是陕南的商洛人,靠近湖北四川;我是陕北的榆林人,靠近内蒙甘肃宁夏。” 他以老乡的身份泄露了贾平凹的内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木在文中直奔主题:贾平凹最大的权力、涉嫌利益交换的是他担任《延河》和《美文》两家刊物。

这个开场白表明乔木其实了解贾平凹的软肋!并且敢付负责任说话!不知道贾平凹先生这下如何应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以下摘自乔木原文:

贾平凹最大的权力、涉嫌利益交换的是他担任《延河》和《美文》两家刊物的主编,这在中国是个极端稀缺的资源,外人不知道,但在文学、教育界会有无数的人求他,发文学作品、发文艺评论,好评职称,或成为能加入作协的作家。
网络文章写得再好, 但只要不是发在圈内人承认的文学刊物上,就没有行业认可和官方加持,不承认是作家。
很多人为了发表作品,散文、诗歌、中短期小说发表在刊物上,必须要求文学刊物的主编。
这些刊物同时也发表文艺评论、文学研究的论文。各级学校、研究机构人员为了发文章、评职称,特别的是高校的,都要巴结主编。
由于需求巨大,而刊物有限,就有了巨大的资源寻租空间。

乔木说了什么内幕?

一、贾平凹涉嫌利用《延河》《美文》主编利益交换!

二、不认识主编,普通作者根本无法在刊物上发表作品!

这也就衍生出为什么全民声讨“贾浅浅屎尿诗”及其副教授职称问题,因为他爸爸是中国作协副主席兼陕西作协主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残雪胆大包天!竟然说“当今文坛,跟黑帮团体差不多!”

残雪曾发文批评了国内文坛现状,毫无底线地互相吹捧,排挤圈外人!

她怒斥当下国内文坛:“当今文坛,跟黑帮团体差不多!”

这无疑让中国作协副主席贾平凹及莫言两腿发抖,毕竟他们都有个“文二代”女儿!难道她们都是文学的天才吗?难道都是天生的高材生吗?难道没有父辈身份的影响吗?显然不是!

放眼望去,这些圈内人互相吹捧,自己人给自己人评奖颁奖毫不脸红!

著名诗评家郑正西先生@郑正西
就写过文章,说:“时代不同了,诗歌可以过节,我不反对诗歌节。但是,诗歌节,诗歌节,顾名思义,要让诗歌过节,要让写诗的广大诗人过节。而当下的诗歌节几乎办成了“诗官节”。东南西北办的诗歌节,邀请参加的几乎都少不了那几个诗官和固定的所谓名人。而且,诗歌节的內容也是宣传他们的作品和权力。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下面只举某诗歌节一例即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新一次的圈内人互相吹捧与颁奖场面曝光!地方主席为中国作协副主席颁奖!

11月24日晚,莫言亮相2023武汉文学季闭幕式,领取“年度杰出作家”奖,著名作家池莉为莫言颁奖。

池莉是谁?原来是湖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武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一个地方作协主席颁奖给中国作协副主席!真可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肥水不流外人田!

请问:年度杰出作家的标准是什么?没有!有的是圈内人互相吹捧的几句话而已!这叫什么标准?!这怎么令人信服?!

莫言获奖了!偷笑都来不及。一个宣称“文学不能赞美只能批判”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家,却从来没有、不敢批判活生生的现实!然而,他却获奖了,这里面是不是圈内人的无底线吹捧?作协是不是他们家的自留地?你们的“杰出作家”人民群众认可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牙齿与中国文学

|信陵君

噢!我的天!

中国“作家”齐聚一堂!

莫言、贾平凹、曹文轩、余华

妖艳的蛇吐着蛇信

一种毒滑过柔软细腻的肌肤

甚至一些文字嗑疼了我的牙

我的牙齿疼痛不堪

一颗坚强在魏晋竹林

一颗依偎在唐宋诗词

剩下的几颗,摇摇欲坠

嘴里早已乱石穿空

几行文字惊涛拍岸

想起苏东坡失眠的那年

青石板温暖了饮醉的一夜

一颗牙齿咬碎了坚硬的石头

如果实在吞不下琴音

那就连同素琴一起打碎

把一颗牙吞下肚子

让文学的硬骨胎死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