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胖子把三百万的存折拿了过来,又签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递给了加代。加代接到手里看了看,揣进了口袋,说:“来,过来过来。”

“还有什么呢?钱都已经给你了。”

“钱给我又能怎么着?跪下!”

“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说:“跪下给我服个软,道个歉,说代哥我错了,我服了。”

高胖子站着没动。加代说:“我耐心很有限,快点!你别他妈等我拿万砍你。赵要把你茶园砸了,损失更大。”

高胖子说:“我要不跪呢?”

“那就打你,砸你的茶园。要不你就试试。”

高胖子身后的兄弟一个个气得往前走了两步。高胖子说:“我不说了,我也不跪。你砸吧,你敢砸就行。你砸完,我会让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加代一听,“你将我呀?”

“我不是将你。我扣你钱,我不对。你今天跟我俩玩横的,玩硬的。行,你牛逼,今天我服我认。你叫我给你跪下肯定不行。你砸吧,店我不要了。我也不说大话,你砸吧。”

加代一回头,江林手一挥,“砸!”丁健等人朝着车的后备箱冲了过去。老高身体往旁边一让。

老高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接,“大哥,没事,我让他砸。不是,不用过来,不用过来,不用来人。啊?到了?”老高抬头一看,十多辆阿sir的车过来了,往边上一停,全副武装的阿sir下了车。领头的喊道:“别动,都别动!”

正准备冲进艺术团的江林等人站住了,加代回头一看,几十人阿sir过来了。加代一摆手,示意江林等人回来。

老高朝着领头的阿sir一摆手,喊了一声刘哥,握了握手。文二哥手下的刘哥问:“怎么回事?你老婆给我打的电话。这是谁呀?”

“他不是在这吗?”

“因为什么呀?”

老高说:“他租我的门面房,房子拆迁了,我让他租我别的门面房,他不同意,要我把租金退给他,我不肯退,他就跟我装牛逼,叫这些人来了,要砸我茶园。”

刘哥一听,“没事。哪里过来的?”

“深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刘哥问:“跟你认识吗?”

“不认识。”

“我收拾他。”刘哥转身手一指加代,“你是领头的?过来。”

加代站着没动。刘哥喝道:“胆子不小啊!我叫你过来!我说话不管用吗?”

加代往前一来,问:“什么意思?”

“你们哪儿的?干什么来的?闹事啊?我把你们全收进去,信不信?”

加代说:“我们怎么了?我们打人了,还是干什么了?”

“你他妈跟说话什么语气呢?来,你跟我走。”刘哥一挥手,说:“带走!”

加代一摆手,“等会儿等会儿,大哥,我不要提谁了。我既然敢带这么多人过来,我肯定不是一般人。我不跟你提人。今天你过来了,我给你面子,我走。你也别难为我,我也不找人对你这个那个的,行吧?我俩没有仇,我跟姓高的也没有仇,但这事要这么弄,就弄大了。姓高的,你跟我玩这个是吧?本来没事,你跟玩这个,吓唬我。你跟我玩背景,你等着,这事没完,我还找你。大哥,我走,你看行吗?让走不?你要说不让我走,我就打电话找人。”老刘和老高都看着加代,也都能看出来不是一般人。刘哥回头看了一眼高胖子,然后对加代说:“你上这边来,跟你说两句话。”

加代回头对江林等人说:“你们都别动,上车回酒店吧。”
麻子说:“我艹,我哥这气势了不得。我哥到底认不认识他呀?”

马三说:“别吵吵,我哥不认识。弄不好,我们要废了。”

加代来到刘哥旁边,刘哥说:“老弟,没有外人,我给你提个醒,高胖子是我一个弟弟。我跟你这么说,在我们这里也不是一般人。你俩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别叫我难做。我也不想去收拾你,不想掐你。我不管你是哪来的,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要想掐你,我肯定是有证。我说实话,你就认识天王老子,你在我手里边,也许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我肯定能让你难受难受。相互给个面子,这事拉倒,你走你的,这事过去了。你看行吗?”

“大哥,我想过去。但是姓高的一点面子都给我啊。”

“他不给你赔钱了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加代说:“大哥,他赔的钱叫什么钱?我大老远来的,我给他送烟送酒,带送礼,我也不是想找事的人,我想踏踏实实地做点买卖,要不然我能给他送礼吗?他跟我玩好横的,欺负我这个外地来的。我说你把租金退给我,他不退,拿短把子吓唬我。我当时要是再说一句话,就打我了。大哥,如果你遇到这样的事,你憋气不?谁不是男人呢?我让他这么吓唬呀?我他妈就那么怂,任他这么欺负吗?我今天来也没想把事情闹大。如果我想砸,我早就砸了。我还至于让他在门口站着吗?”

听了加代的话,刘哥说:“行了,行了。老弟啊,我也能看得出来你不是一般人。你这几句话说的挺男人的。你听大哥的,你走你的。这事回头我再跟他说说,行不?你也讲理。大哥我也讲理,我们交个朋友,认识认识。有机会一起吃个饭行吗?老弟,你该做买卖做买卖。你有性格有脾气,挺横,大哥很欣赏你。但今天我到了,这事就拉倒。行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别让我难做。”

“大哥,贵姓?”

“我姓刘。”

加代伸出手,“来!”和刘哥握了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