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的时候,我们支行的老行长退休那天,手续已经办完,他很不舍的看着熟悉的一切,熟悉的人,按耐住眼泪,让司机送他回家,司机面无表情的说,暂时不行,因为一会要出去办事,而这个司机,给老行长已经开了五年多的车了。老行长没说什么,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 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了,在退休的前几天,因为大家都抱怨近来食堂做的午餐太难吃,老行长就说了食堂的负责人几句,谁知道对方回答他,你都马上退休回家了,管这么多干啥?语气很不耐烦,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点头哈腰的人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行长和我老公家里有点亲戚关系,这些年走动的也比较勤,他这辈子的好多事情,我都听婆婆说过,一言难尽。老行长姓宋,私下里我都叫他宋伯,宋伯当初是从郊区的乡镇调到市里的。宋伯年轻的时候,长的很俊俏,是村里的会计,那时候还不叫村,叫生产大队,他是老三届的初中生,毕业不到两年,就当了大队会计,因为他在上学的时候,学习一直很好,还是班长。宋伯家里很穷,在那个普遍都不富裕的年代,他家穷得更彻 底,三间旧草房,除了窗台有几块砖头,四面墙都是黄泥垒的。

而且宋伯还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宋伯在读初中的时候,和班级里一个女生关系不错,还曾经憧憬将来一起考出去,去城里生活,虽然没有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但已经有了朦胧的情愫。现在都回家务农了,宋伯心里依旧念念不忘,在他20岁那年,他让家里托媒人去提亲,没想到的是,对方的父母一点面子都没留,直接说老张家太穷了,这门亲事根本不可能。宋伯不甘心,也去找了那个女生,但人家只是摇头,虽然没有像她父母那么直接,但拒绝之意依然很明显。

受到打击的宋伯消沉了大半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们村的老村 长看中了他,把小女儿嫁给了他,从宋伯这论,我得称呼为宋大娘。宋大娘特别慈祥,外表还不错,中等稍微偏上,个子不低,但肯定没有宋伯的那个女同学漂亮,因为这俩人我都见过,后面再细说。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因为有老村 长照顾,额外给了一块宅基地,盖了三间房,墙还是黄泥的,但屋顶盖了瓦,小家庭算是稳定了下来。但自从宋伯结婚后,他除了要养自己的家,还得负责照顾父母和弟弟妹妹,这些年从没断过,难得的是,宋大娘即使心里不太满意,但一直都没说什么。

宋伯结婚后,有俩孩子,大的是儿子,小的是女儿,长的都很像宋伯,男帅女靓,而且学习都很好。在宋伯小女儿出生后,不到一年的时候,宋伯遇到了他这一生中第 一个机会,那时候,农村信用合作社成立了,很缺人,宋伯作为会计,被村里推荐了过去,去了合作社上班。这相当于有了正式的工作了,在当时,十分难得。没过两年,又平调到了农行,那时候,这算系统内调动,因为当时这两家就是一家。在那工作几年后,宋伯在镇子里分到了一块宅基地,他很开心,他想的是,把村里的那个房子卖了,就可以在镇子里盖三间砖瓦房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的想法被父母给否决了,父母的意思是,让他把村子里的房子给他弟弟,因为弟弟也要结婚了。宋伯很纠结,因为当初盖村子里那个房子,就是和岳父家借的钱,现在刚还完,要是不卖的话,新房子就没有钱盖了。他也和父母商量这事,说了自己的难处,但父母不为所动,说他是长子,照顾弟弟是应该的,眼泪汪汪的,宋伯无奈,只能答应。盖新房子又是和岳父借钱盖的。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由于宋伯工作认真,人缘也不错,他被提拔为镇里营业所的主任,虽然官不大,股级干部,但在乡下,这也算相当的厉害了。

这个时候,之前看不上宋伯的人,全都围了过来,包括当初拒绝他那个女同学,那个女同学现在是小学老师了。都是想让宋伯帮忙贷 款,但宋伯比较有坚守,不符合条件的,基本都拒绝,但也有实在推脱不开的,他尽量自己做担 保,这也埋下了隐患,让他失去了职务。起因是宋伯的妹妹,他找哥哥贷 款,想开个养鸡场,宋伯心里不太愿意,因为他知道妹妹两口子,不是很靠谱。养鸡又是个很精细的活,他有些不放心,就劝妹妹,说你就是养猪我都能放点心,养鸡你们做不来,但妹妹一家一心要干,无奈之下,宋伯只好自己担 保给大妹贷了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不出所料的是,妹妹两口子根本不是那块料,所有的环节都粗心大意,Z终全赔光了,钱也还不上了。宋伯一时半会也还不上,就在他和别人筹措钱的时候,被人把这事弄到了上面支行,宋伯被撤职了。瞬间他身边的人又都没了。也不再是走到哪里,大家都先和他说话的人了,各种直接和非直接的嘲讽扑面而来。更过分的是,他大妹也讽刺他,说白当了个主任,这点事都摆不平,她就没想过,她哥哥是因为什么被撤的。但宋伯没有气馁,宋大娘也一直安慰他,说不当主任也没啥,我们一样能把把日子过好,宋伯的心态也很稳,照常兢兢业业的工作。

好运再次降临了他,没过俩月,区里支行领导,觉得对宋伯的处理有些太过,就把他调到区里,在区支行会计科,当副科长(实际是副股级),虽然比之前低了半级,但毕竟又有职务了,而且是在区里上班,算是离开农村了。而他的遭遇,像演电影一样,之前离开的人又都回来了,虽然很没意思,但这就是现实。尤其是宋伯的父母和弟弟,说宋伯都要把家搬到区里了,镇上的房子是不是能让给弟弟?反正区里将来能给分房子。

宋伯说,这房子没盖几年,盖房子的钱还没还给岳父呢,我得卖了房子还钱,而且目前没分到房子,还在租房子住呢,要是把这个房子给了弟弟,我以后怎么生活?但是父母不停的和他说这事,到后来,宋伯无奈,把卖房子的钱给了弟弟一部分,弟弟把村子里那个房子改造成了砖房,宋伯剩下的钱还给了岳父。而两年后,宋伯转正,当了科长,身边的人更多了。尤其是当初那个女同学,竟然来找宋伯,想求他帮忙托人,她想把工作调到区里的小学。

宋伯表示没有能力,毕竟不对口,但那个女同学反复地找他,宋伯无奈,通过好几个人转接,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个女同学的工作转到了区里的小学。这件事,宋大娘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以后,很生气,哭了好几天。在宋伯的儿子上高中那年,他的职务有了质的提升,他从区支行,调到了市分行会计处,当副处 长(系统内称呼,实际是科级),家也搬到了市里。这个时候,宋伯的父母还有弟弟妹妹,在村里显得很张扬,他们认为哥哥发达了,他们俩也能跟着借光。他们俩家都是农民,别的光也借不上,但是,可以找宋伯借钱

只要遇到任何事情,都直接找宋伯要钱,比如孩子上学没钱,看病没钱,过年过节宋伯也得给两家的孩子钱,至于父母的生活费,全部由宋伯负责。后来宋伯弟弟妹妹的孩子去区里打工,然后结婚,把家安在区里,虽然是郊区,但毕竟不是农村了,买房子也找宋伯借钱。宋伯知道,说是借,其实就是要,宋伯每家先后都给了一万,虽然现在看起来不多,但那时候,一套房子也才几万块。

在宋伯儿子上大三的时候,宋伯成为了市区支行的行长,支行很大,有三百多员工,而几年后,宋伯还兼任了市分行的副行长。这个时候,宋伯身边的人更多了,各种找他办事的,每个人看到他,都先笑再点头。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他们同学聚会,每次都一定让他出席,他不去,就聚不起来。尤其是宋伯那个女同学,又一次找到宋伯,让他帮忙给孩子安排工作,她儿子是学会计的,毕业后想进银行,因为专 业对口,宋伯也不算太为难,给安排了。

我毕业那年,和男友来到他的家乡,在老公家里第 一次看到了宋伯,很淳朴的一个人,因为我的工作就分配到宋伯的支行,我开始还有些拘谨,但宋伯几句话就让我放松了心情。而我上班后不久,就在宋伯的办公室看到了他那个女同学,她听我没喊宋伯职务,而是喊宋伯,很是特意和我聊了几句,主要是问我有对象没,很无语。她来找宋伯,是求宋伯提拔她儿子的,宋伯说现在都是竞聘,要是员工不投 票,他也没办法,后来那个女同学总和别人说宋伯不爱办事,不帮助老同学,她就忘了,她儿子的工作是谁给安排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我后来听婆婆说,宋伯要是再圆滑一些,职位或许能更进一步。婆婆说,宋伯有以前老派人的风格,有些较真,原则性很强,除了帮助过当初提拔他的老领导之外,没做过其他额外的事。给他开车的司机,原本想在他退休前,能竞聘个办公室副主任,但宋伯给否了,说他的条件不满足竞聘要求,司机的心思是,条件改一下不就行了,但宋伯不为所动,司机心里有了心结,他就没想过,能给宋伯一直开车,就已经很照顾他了。

而且,宋伯的眼里,容不下不正之风,看到的和听到的,都会严肃处理,也暗中得罪了一些人。而且,宋伯退休后,再有同学聚会,他也不是一定要到场的人了,世态炎凉。宋伯退休后和我公婆走的更近了,他没事就过来聊天,说现在生活的很安静,儿女也都成才了,父母也早都不在了,也不用烦心别人找他办事了,感觉比之前那几十年活的舒服多了。而宋伯这些年,虽然一直在领导岗位,但家里的条件并不比别人强太多,除了退休金比较有保障之外,而且刚退休的时候,也并不太多,毕竟是90年就代退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