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业务逻辑很合理又很不可思议

字节游戏战略彻底转向,是事发突然还是早有预兆?

竞核获悉,今年9月份字节游戏业务负责人(朝夕光年)严授飞到新加坡述职。坊间猜测主要是两大内容,一方面是回顾过去游戏业务的进展,另一方面是探讨游戏业务跟抖音如何协同。不过从上线游戏流水规模来看,显然未能达到张一鸣的预期。至于跟抖音的协同性,随着头部游戏主播转向抖音,以及中大型游戏厂商接入抖音SDK开始直播带玩,字节自研游戏填补抖音游戏内容这一点,也开始站不住脚。

据悉,严授从新加坡回来后,请了两周假。“十月份之前他的状态不太对,周报没有写,很多会议上也没有讲话。”一位知情人士称,“当时感觉有事情会发生,甚至有传言称严授准备离开。”

原本在十月份,他状态好起来后,大家都觉得这个风波就过去了。

不过上周五(11月24号),事情又突然变得严峻起来。竞核了解到,当天严授跟北京绿洲工作室负责人王奎武、杭州兼深圳工作室负责人鸟叔、广州工作室负责人李白分别开了30分钟的会议,传达裁撤非上线项目,剥离已上线运营项目的决定。接着在上周六,朝夕光年HR开始加班测算名单,上周日各个工作室负责人提交最终保留跟裁员名单。

昨天(11月26日),竞核在一文中已指出,字节游戏要砍掉所有非上线项目,在线项目持续运营的同时,也会积极寻找卖家寻求出售。今天,朝夕光年回应称,字节会大规模收缩游戏业务,保留部分创新型游戏探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做游戏到底是为什么?

经过今天一整天一波又一波的开会,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竞核会议内容主要是宣布裁员名单跟保留名单。后续,工作室负责人还会点对点跟核心项目人员进行沟通、答疑。有人认为,对于已上线项目,未来可能会有三种出路,可能性依次如下:第一、出售给其它厂商;第二、合并至公司其它业务线;第三、保存在朝夕光年体系内。

多数受访人士都认为,对于当前还留在朝夕光年体系内的项目,本次大裁撤带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项目组士气。对他们来说,眼下最要紧的事情是保持核心项目组的稳定性。

或许是字节终于想清楚为什么做游戏,才会如此果断裁撤游戏业务。

有人回忆道,起初字节游戏才几百人时,张一鸣问过一个问题:“腾讯游戏有多少人,网易有多少人。如果我们招一万人做游戏,能否占到同样的市场份额。”当时很多内部人都建言,说做游戏的逻辑不是这样,不能够以大力出奇迹的方式去做,需要靠产品去打磨。

不过,慢工出细活的思路并没有反应在字节游戏策略上。所以,我们看到18、19年字节游戏拿了一些不太好的产品,给出了高溢价收购公司等。这种打法,相当于是想要拿下多少游戏用户,就拿多少款产品去市场上试。

用户是字节做游戏的根本出发点。竞核了解到字节游戏自研工作室员工入职培训前,都会向员工传达一个字节做游戏的理念:即通过自研游戏业务,填补抖音游戏内容空缺,以期提升至少5000万活跃用户。

鉴于此,从业务逻辑角度来看,当抖音游戏内容供给得到体外厂商保障后,字节做游戏的战略出发点便失去了根基。不少受访者,对本次字节游戏战略转向,及上千人裁员表示不感到惊讶,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说起来平台型公司VS研发商公司,做游戏的出发点存在着本质的不同,至少是在决策者的认知层面。

像亚马逊、Meta、字节跳动等平台型公司,它们做业务的核心逻辑是增长。至于纯游戏内容研发商,像是米哈游、鹰角网络,抛开热爱游戏业务,本质上是追求利润最大化。

聚焦到字节跳动业务体系,公司在2021年官宣成立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业务板块。经过这两年发展,大力教育被砍、朝夕光年业务逐步收缩,本质上是面向C端用户的变现业务线逐步收缩。至于TO B变现业务,由于跟抖音业务不存在排它性,得以继续保持发展。

除开黑天鹅事件外,被砍掉或收缩的TO C业务线,都面临着考验,即占抖音营业额多少?是否能够有效消化抖音流量。如果左手倒过来右手倒过去,流量变现不及预期,那么业务继续存在的合理性就会受到挑战。

“即便是我们(朝夕光年)一年做到米哈游的流水。这对字节跳动而言也是没有任何价值的。电商业务不到一周就能做到这个数据。”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竞核,“再加上游戏这个存量市场,很难看到高速增长的空间。”

他表示,如果你清楚了解到字节做游戏的展露和愿景,那么对当前这个结果会相对容易接受。对于还留在字节游戏体系下的自研团队而言,他们下一步需要思考的是,公司想要剥离自研团队,会采取何种方式,又会在哪个时间段完成。

对于大概率会在本轮被裁撤的朝夕光年员工来说,他们已经在积极开始投简历,寻找下架。一位游戏猎头告诉竞核,这两天收到朝夕光年的简历有大几十份,不过他也承认游戏圈就业环境艰难,很难给候选人找到合适的下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朝夕光年某研发工作室楼下

在一些游戏群里,笔者还看到自称是网易游戏HR、FunPlus HR等公司的人,蹲点在朝夕光年办公楼下。不过,笔者实际探访发现大楼门口跟往日并无不同。

这或许也意味着,被裁掉的这波人还得游好一会儿,才能成功上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晶核来早还是来晚了?

六年时间,转瞬即逝。字节跳动最终还是未能在游戏圈上岸。

从2017年最早做休闲游戏算起,字节游戏业务大致经历了:2016~2019年起步阶段,以休闲游戏为主;2019~2021年加速探索,收购研发标的,组建自研四大工作室;2021~2022年优化阶段,组织架构调整,确立朝夕光年游戏品牌;2023年至今,自研游戏初步释放,眼下却面临字节跳动去游戏化。

聚焦中重度游戏领域,2017年字节跳动收购了朝夕日历,即朝夕光年前身。同年,前新浪游戏事业部副总经理俞佳加入字节,开始负责字节游戏业务。后续字节成立百人团队,开始了以自研重度游戏为主的“Oasis项目”(绿洲计划)。2018年4月,前完美世界高级总监王奎武加入字节,随后在次年6月接替俞佳负责“Oasis”项目(绿洲计划),后者转去负责Rgame项目。

不过,直到2023年《晶核》上线前,朝夕光年北京(绿洲)工作室先后两任负责人都没有推出成功的游戏作品。

据此前晚点LatePost统计,近些年朝夕光年北京工作室约开发了6个项目,包括:一款战略游戏(2020年初关停);面向海外的《荣耀之地》(2022年8月保留少部分人维持运营);一款面向海外的博彩游戏(团队裁撤);一款末世题材射击游戏(2021年9月关停);一款面向海外的游戏(2022年6月关停);以及2023年上线的《晶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平心而论,就《晶核》的商业化表现来看,已经算是游戏市场中的爆款。游戏自7月14日上线以来,在国区iOS游戏畅销榜最高排名Top3,前两个月处于Top10,目前稳定在Top20内。据相关数据统计,游戏首月流水或达到10~15亿。

不过也有行业人士认为,四年多时间,朝夕光年北京工作室明面上投入的六个项目只跑出来一款,其投入产出比算比较低的。此外,《晶核》研发周期约有3年时间,产品品质相当高,也意味着投入比较大。换言之,这不是单靠《晶核》初期商业化表现能收回工作室成本甚至产生收益。

此外,放眼整个字节游戏布局,近年来公司也是经历多次调整。2019年初,原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兼任朝夕光年负责人,随后在2020年全面负责字节游戏业务。

但或许因为严授并非游戏行业出身,其关注点可能更偏行业宏观和数据层面。这也导致,朝夕光年业务高层大多来自外部,早期游戏项目多为代理或收购标的产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截至2020年,朝夕光年游戏产品概况

与此同时,近些年公司先后收购/投资了上海墨鹍、上禾网络、盖姆艾尔、有爱互娱、沐瞳科技等诸多游戏标的,并将其纳入自身研发发行体系,组建了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四地工作室。试图从自研游戏领域切入,弥补自身短板。而朝夕光年北京工作室,直到2023年《晶核》面世,其自研游戏正面效果才渐渐显现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江南工作室还保留了几百号人

字节游戏上海工作室为字节自研游戏业务打响了第一枪,但太早出成绩延续性并不高。

2019年3月,字节跳动以1.1亿元从三七互娱手中收购了上海墨鹍,组建上海101工作室,由原墨鹍科技CEO杨东迈任负责人。

杨东迈拥有十余年网络游戏行业从业经验,是国内资深的游戏制作人。2005年,杨东迈曾在腾讯负责3D引擎开发,期间承担了网游《斗战神》项目自研引擎架构开发工作;2008年杨东迈加入上海纽维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和3D武侠网游《武林至尊》的首席制作人。

2013年5月,杨东迈创立墨麟集团子公司上海墨鹍,全面负责上海墨鹍的战略规划,以研发网页游戏及手机游戏为主,曾上线过《全民无双》《决战武林》等游戏作品。

此外,由于墨鹍曾和中手游研发的IP手游《择天记》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字节也将航海王、SNK等一众IP授权手游开发工作交到了101工作室手上。

就在朝夕光年的第一款重度自研产品《航海王热血航线》上线前几个月,传出了杨东迈离职的消息,当时业内猜测杨东迈是因为长期没有自研产品推出而离职。

对此,有相关人士认为这或许和《航海王热血航线》的实际研发情况相关,一说《航海王热血航线》是朝夕光年找中手游定制的产品,一说该作是由双方合作研发,但无论哪种说法都无法证明101工作室的独立自研能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东迈的离职也产生了连带影响,工作室中的原《全民无双》团队独立为无双工作室,也就是《航海王热血航线》的研发团队,负责人为原墨鹍制作人黄琳彬。而101工作室则由原育碧上海工作室联合开发总监刘军接任。

据统计,101工作室和无双工作室曾立项过约8个项目,最终成功上线的仅有《航海王热血航线》和《花亦山心之月》两款产品,而由101完全自研的《花亦山心之月》的表现并不算理想,这或许也是导致101最终被裁撤的关键原因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其他项目,竞核了解到101工作室曾立项一款MOBA项目,但在2021年3月字节收购沐瞳后便被放弃;另有两款合作产品《全明星激斗》、《DC英雄:放置联盟》在101工作室被裁撤后交还给了合作方;已上线项目《花亦山心之月》则在工作室解散后合并到发行部门继续运营,在上海远程汇报给深圳国内发行线负责人纪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外,有知情人士告诉竞核,去年6月101工作室解散时,《航海王热血航线》仍未回本,这或许也导致了同属航海王IP的《航海王:梦想指针》也在2022年8月被朝夕光年放弃。结合去年9月传出的无双工作室裁员风波来看,情况较为吻合。

同时,一零一工作室有部分团队合并至PICO团队,做自研第一方工作室,但历经前些日子的PICO裁员后,这部分人员也已离开了字节游戏。

几轮风波后,朝夕光年上海工作室迎来了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今年5月,无双工作室负责人黄琳彬因个人原因离职,工作室整体向江南工作室负责人汇报工作。竞核获悉,事实上上海工作室等于已合并至江南工作室,江南工作室目前手握《星球:重启》《航海王热血航线》《花亦山心之月》三款自研产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也就是说,江南工作室目前是除了绿洲工作室外唯一有上线自研项目的工作室,按照上线项目剥离出售的规划来看,江南工作室在市场上较有竞争力。

同时,江南工作室的团队背景也十分过硬,是由网易盘古工作室原总监胡天磊及十几位管理层加入组建,曾开发过《天谕》《荒野行动Plus》等项目。

竞核曾在一文中报道,2021年初时,江南工作室规模已达到400人,当时共有四大项目在研,分别为生存射击游戏、多人在线竞技手游、女性向手游和虚拟偶像手游,但最终除了《星球:重启》外其他项目均被裁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竞核了解到,目前江南工作室还正在研发一款二次元开放世界项目,但有知情人士称此次调整中也被波及,而前些天刚曝光的深圳引力工作室百人射击项目实际上也是向胡天磊汇报。

可以看出,朝夕光年在立项研发阶段也裁撤了多款项目,这在研发厂商中也比较常见。不过,对于一直追求“快速见效”的字节跳动来说,似乎并不是一项十分契合的业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发行线保持不变or ?

让继续把目光移向华南,朝夕光年在深圳的布局一直以发行为主。在大举进军游戏的2019年,朝夕光年通过收购上禾网络,将业内资深大佬那拓招入麾下。

彼时,那拓担任重度游戏发行线总负责人,而他的老部下wenwen和Hector则分别成为国内和海外的发行负责人,并拿出了《仙境传说RO:新世代的诞生》、《航海王:热血航线》、《Marvel Snap》等较为成功的发行案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尤其是和Second Dinner联合推出的《Marvel Snap》,不仅上线首月的下载量突破1200万,营收超1000万美金。游戏还获得了TGA 2022年度最佳移动游戏,称得上叫好又叫座,它也为朝夕光年打开了北美市场的空间。截至目前,游戏在美国iOS畅销榜上仍保持在[30,60]名区间内,并时常通过活动和版更冲上榜单头部。

可惜的是,这些成绩并不足以抵御行业的变化。为扭转游戏业务入不敷出的局面,朝夕光年在去年年中进行了一波裁员瘦身,发行线自然也受到影响。反映在管理层就是那拓离职,职务由严授暂代。wenwen也在同期离开,职务由纪承接替。她曾在完美世界、掌趣任职过,负责过多款重度游戏的发行。

然而动荡并没有止于高管变更。去年12月底,朝夕光年将国内发行与海外发行两条业务线合并,成立全球化发行工作室ONE Publishing Studio。并确立了“新产品均要求面向全球用户,做全球化立项”的要求。

据脉脉上字节员工爆料称,发行线合并后,此前一直亏损的国内部门领导上位,盈利的海外业务领导和下属基本被裁完,项目也被抢走摘果。同时,工作室在年前又裁撤了大部分一线执行员工。不知道,后续发行线会有怎样的变动。

有意思的是,就在裁员消息出现前夕,朝夕光年旗下引力工作室的3位核心项目成员,还参加了虚幻引擎的公开日活动,就UE5在射击游戏中的应用做了技术分享。他们分别是S1项目主程伊诺、工作室动画程序TA负责人章瑞兹,以及S1项目角色TA负责人Yiban Lee。

据悉,引力工作室负责人为元斌,2021年10月加入朝夕光年,参与了工作室从0到1的建立。目前,工作室的团队规模在250人左右。当前可以确定的消息是,百人吃鸡项目被砍,仅保留一款VR游戏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和飞书、剪映等团队坐落在深圳湾创新科技园不同,引力工作室在太子广场独立办公。工作强度相当高的同时,走的是脸萌科技的外包合同,并没有正式字节编制。而从最新进展来看,该工作室也没有避开裁撤的范围,员工们的脉脉状态大多是近期活跃的状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广州工作室,上线产品《Dragonheir: Silent Gods》继续保持运营。目前也持续,寻求出售的状态。

如今裁员的景象,像极了暖和得不行的冬日,反常怪异又很合理。字节布局游戏业务六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七年前,抖音打响短视频战役,为供给游戏内容,开始布局游戏业务。五年前,抖音布局游戏直播输在了游戏版权。可今天,抖音已经成为游戏厂商直播带玩必争的平台。

自研游戏内容对抖音还有必要吗?从字节管理层的决定来看,这个答案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爆料丨合作丨招聘:点击戳微信号 luoxuanwan11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